戴居:每次看柯泯薰的演出,我彷彿見到光的切片

還記得會認識柯泯薰(柯柯)的音樂,是從現場來的。那時候去看表演,剛好她唱下半場,聽得還不夠過癮,就買了她的手工 Demo,開始關注起她的創作。沒料想到的是,與她再次相遇,一樣也是發生在現場,只是這次身分從聽眾變成巡迴的工作人員。

她說:「覺得自己很像電塔,接收這些被來到我生命的歌,我只是在 follow 他們而已。」

Misi Ke 柯泯薰

跟幾年前的柯柯相比,不只是把長長的秀髮一刀剪成了清爽的短髮。 回歸音樂,初聽柯泯薰 2017 年的新專輯《DON’T MAKE A SOUUD 不能發出聲音》,便可以明顯發現早已與三年前《PLAY 遊樂》時期的她截然不同。

那些新歌並沒有如同前作那般,如此琅琅上口,甚至器樂演奏的篇幅還拉得更長了,且她更大膽玩起了更多聲響的可能性(包括同步錄音、現場聲音採集等)。順著音樂,像抵達某種遠方,明明那些聲音都是來自生活周遭,但併著歌發聲,卻聽起來非常陌生,十分有趣。

然聽她說,在籌備《DON’T MAKE A SOUUD 不能發出聲音》時,曾經歷過一段很長的黑暗期,直到寫出專輯開門曲〈引起貓的注意〉才重見天明。於是,專輯名便來自這首歌的第一句歌詞,她唱著:「不能發出聲音,眼睛裡面有星星。」不只將對自己的質疑、思索與沉澱全放進作品裡,還碰撞出了星火,燃成燦爛的星象圖。每首歌都在各自的位置,閃閃發亮。

這首歌同樣亦定調了整張專輯的製作方向與接連一系列《DON’T MAKE A SOUUD TOUR》巡迴的表演風格。

柯泯薰化身成貓,不僅一樣喜愛探尋、收集各種聲音,也趨光,專輯收錄了多首跟光有關的曲子,如〈失去光的螢火〉、〈流刺網流星雨〉、〈光害〉以及〈炙熱是一首歌〉。在演出時,場子以凝凍開場,她用安靜、低語的狀態包覆著炙熱的情緒,呈現出一種混沌、曖曖的聽覺質地。從〈形狀〉、〈遊樂〉到〈這是我的地方〉、〈光害〉,會發現柯柯擅長的那些動人旋律依在,只是會感動人的部分,不僅於此。

整張專輯到專場,柯柯同時身兼「被聆聽」與「聆聽」的角色,時而製造聲響碰撞吸引眾人目光,時而採集、傾聽大家的低語,甚至還在十座不同城市的舞台上,利用卡帶收音機,現場收音,錄製每一次的〈石頭與石頭之間的對話〉這首作品,一次又一次完成她對於聲音實驗與觀眾互動的實踐。

而柯泯薰的四位團員,包括電吉他手大偉、鼓手千千、貝斯手高潮與合成器手蛋,他們不僅一起陪她到台東泰源幽谷採集蟲鳴聲、也在教堂中同步錄音製造聲音,更在現場演出上更給予她在追求聲響表現的厚實依靠。

Misi Ke 柯泯薰

累積了快一年發片宣傳與巡迴的能量,5 月 12 日,柯泯薰將回到巡迴首站台北,舉辦《DON’T MAKE A SOUND TOUR-Noise Session》專場。這次的演出,將憑票每人贈送一張 《DON’T MAKE A SOUND TOUR》LIVE EP,該碟共收錄 5 首歌曲,是一個獨立的篇章,來自於去年八月在台北 Legacy 的首場演出錄音。這張 EP 為雙封面,不做數位與實體販售,只贈送給 5 月 12 日購票入場的樂迷朋友。

現在回想,每次看他們的現場演出,總發現當下的時間緩慢地流動到,似乎快要暫停了。而當屏氣凝神地聽著時,彷彿可以清晰看見光的切片。那些光,並不是柯柯試圖去捕捉的,亦或刻意製造的。而是她本身便是自然而然,會發光的人。


作者

戴居

戴居

寫音樂的人。現為「台灣搖滾映像誌」擔任共同策劃人暨主編,也是「台灣音樂書寫團隊」成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