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真的是臭OO:許含光

專訪之前,許含光的〈藍色房間〉早在社群上洗版成一片,從輕快的吉他開場,溫柔特別的嗓音,到整隻徹頭徹尾藍成一片的音樂錄影帶,連青峰、許茹芸等都力挺推薦,令我好奇這一個包辦詞、曲、編曲的新生代「全自作」歌手,是怎麼樣竄出頭來,吸引這麼多資深音樂人目光。

踏入許含光所屬的音樂公司辦公室,遠遠看見他坐在電腦前忙碌。留著一頭及肩捲髮,許含光自帶一種不入世的氣質,說起話來跟唱歌一樣輕輕柔柔,偶爾迸出一兩句驚人之語。與他交談之前,略知他的家世背景,爸爸是有名的詩人許悔之,潛移默化了他,《曖曖》專輯中的創作,歌詞如詩般夢幻,若不是今天實際地跟許含光聊一聊,要參透他的詩與歌,倒是有很大的難度。

許含光4

詩與歌

出身書香世家,「詩」在許含光生命中是個重要的角色。許多歌曲的前身,都是詩。「我覺得不管是詩或歌,他都只是創作的一個介質,有些創作我一開始會先用詩、純文字的載體先記錄下來,寫成歌(時)就會經過一個再翻譯的過程,對我來說詩是一個核心概念的紀錄。」造就許多歌曲都是先有詩,才有歌的創作模式。

另一個寫歌習慣,則是要有一個訴說的對象,許含光也毫不避諱地說,通常都與愛情有關。「創作其實是在尋求一個親密的溝通,這點跟愛情一樣。兩者想要呈現的理念,在某一面是相符合的。」

關於愛情的理想樣貌,許含光表現在專輯中最後一首收錄的作品〈樹屋〉,描繪主角為台南的安平樹屋。同名詩早在 2014 年就已完成,是在專輯完成選曲,開始製作之際,最後一刻才決定要放進專輯的曲子。

許含光說,當下看到安平樹屋時,內心既震撼又感動,樹屋的綠意盎然,有著不息的生命力,纏繞著房屋而生的奇觀,體現植物與建築兩者完美共生的精神,也是他心中對愛情的嚮往。「請你住進/我的身體/請你註記/流轉四季/這是我最美麗的樣子/你是我最燦爛的日子」將道不盡的千言萬語,依託在歌裡,期望自己能遇到有緣人,住進這間名為許含光的房,成為相知相惜的樹。

許含光2

眼前的藍不是藍

去年九月,許含光與柯智棠兩人騎機車去跑山,從花蓮騎到台東,由於柯智棠不習慣被載,許含光只好坐後座,整趟旅程下來,渾身不自在,之後還跑去收驚。

許含光說自己以前是很愛爬山的,不過有一次與媽媽一同登山,在山裡迷路,無法下山的他們被迫在山上睡一晚,從此之後講到爬山,他只有害怕。「我覺得那時候應該是碰到魔神仔了啦!所以我現在心情紊亂時我會去看海,海能讓我感到平靜。」

專輯裡一首被我誤以為與海有關的歌曲〈睡眠的航線〉,取名來自於吳明益的同名書籍,但「航線」二字,描寫的卻是飛機的飛行航線。某個學生時期的夜晚,與三五好友唱完歌要續攤,跳上計程車後座的剎那,覺得自己擁有整個夜晚的年輕,腦中浮出九零年代英國慢動作電影的情節,而自己親身體驗。

許含光創作中,不乏有許多「海」、「銀河」等字彙,這些字詞的印象都接近藍,與這次專輯的定調「藍色」,似乎有些關聯?許含光解釋:「是我在跟其他人談論專輯架構時,他們所見到(我)的顏色。」

比起藍色,許含光會注意的反而是綠色。對他而言,尤其特別、美好的事物,都是「綠色」的。專輯其中一曲目〈midori〉 既是人名,也意指日文裡的綠色。說穿了其實許含光的生命裡,從沒出現過一位叫 midori 的人,只是習慣創作裡有一個對象,並將美好、歡愉的記憶,託付在這位「綠色」的虛構角色裡。

DSC07543

許含光形容自己比較接近生意盎然的綠,但到了別人眼中,卻轉成了深深的藍。眼中的自己與別人所見差異極大,他擁有自己的光譜色,感受感知自有一套標準,他人所描述的藍,在他眼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學時期的租屋處,許含光將它漆成藍色,他笑著解釋說那只是一個隨意之舉,自己也是在某天清晨醒過來,看著陽光灑落房牆之際,才意識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藍色房間」。那時的藍色對他而言只是個意象,不具有任何顏色上的意義。

「如果我今天把房間漆成紅色,歌就成了〈紅色房間〉了吧!」

歌裡的躲貓貓

延續對顏色的感知這題,我拿出36色彩色筆,配合專輯英文名稱《a portrait of my milky way》,請許含光幫我畫一幅他心中的銀河。他攤開色筆,思量好一會,開始動筆。

大量的藍色線條描繪出銀河的底,但許含光說,在這裡也不是絕對的藍,「我心中的銀河除了藍色也是紫色的,草原是紅色,裡頭有鐵軌、有動物。綠色的這些是星星。鹿、大象、貓等算是我私人對動物的迷戀,也代表著我的執著。」

DSC07694

執著的他,用心解釋他畫中整個銀河系的佈置,問我說是不是要做心理測驗,好似滿心期待有人能讀出他心裡的故事。聆聽許含光的歌,也像是聽者的心理測驗,從歌詞未必能理出頭緒,但旋律至少能從汪洋中找到一個航行的方向,離他的中心島嶼近一些。

他分享了前陣子幾米音樂劇「時光電影院」裡,主角提到小時候與朋友一同玩躲貓貓遊戲,其中一段台詞是這樣子的:「我把自己藏得太好,天黑了都沒有人找到我。」許含光說,這個矛盾的心態好像自己,創作時也在玩躲貓貓,把真實的想法藏得太好,沒人發現又感到落寞。當時舞台劇的這段劇情,好似在警惕他,下一次,要藏在一個別人找得到的地方。

整段訪談下來,許含光所提及的,全是期待被聆聽與了解的渴望,一個渴望被看透的人,卻寫出了最不易讀的句子。在訪談最後,我丟這顆球給他。球迎面而來,他揮棒:「那我真是傲嬌吶!真的是臭婊子!」

「在你離開之前請叫醒我」-許含光 LUMI【曖曖】專輯發聲場

日期:3/24(六) 19:00 入場,20:00 開演
地點:公館 The Wall
售票: 雙人預購票800元 / 單人預購票500元 / 現場票600元
購 票 : https://thewall.tw/shows/lumi2018
取 票 : 活動當天 THE WALL 現場取票 (下午四點開始受理)
現場販售專輯即送限量海報,表演結束後進行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