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樂講座筆記】李欣芸與林生祥對談 笑提大佛配樂第一輪就勝出

引進搖滾、爵士、古典等各類型音樂電影的翻面映畫 B-side Film,為了預熱即將上映的《電影配樂傳奇》,自上週五 (3/2)起陸續舉辦系列講座,邀請七位正在創造屬於台灣電影配樂傳奇的配樂職人,分享各自的配樂工作經驗、創意發想過程與幕後心路歷程。

首場講座在信義誠品音樂館舉辦,由製作過多部電視、電影配樂的資深作曲家李欣芸,以及去年操刀《大佛普拉斯》配樂便榮獲金馬肯定的客語音樂人林生祥擔任講者,話題除了圍繞《大佛》的製作故事,李欣芸也分享了不少錄製《心情電影院》的經驗與想法。

(圖片來源:翻面映畫)
(圖片來源:翻面映畫)

將創作想法跟電影對話是很耗能量的事

由於李欣芸錯把松菸誠品當作信義誠品,在趕路前來的途中,由林生祥率先開講。

生祥先說了一個自己與女兒玩撲克牌的故事:「在最後一張王牌出手前,我們有個習慣,會哼一段音樂警告對方,那段旋律就是《教父》的配樂。」很多時候,人們對音樂的記憶比你以為的還要深刻,而當音樂連結到畫面、情緒或氛圍時,更容易內化成生活的一部份。

「即便不是電影配樂,音樂也富含著影像。」生祥將無法在樂團中體現的想法放進配樂裡,玩得不亦樂乎,《大佛普拉斯》只用一個月的時間就做完了,和多數電影配樂相比簡直神速。「這都要感謝導演黃信堯和劇組,《大佛》整部片的想法很明確,從初剪到最後幾乎沒改。」

厲害的電影導演,在攝影、美術甚至音樂方面都要有平均值以上的素養,才能將好的素材放在對的地方。《大佛》的配樂製作算是相當順利,但生祥也表示,將自己的創作想法跟電影對話是很耗能量的事情,因此雖然很歡迎其它合作機會,卻也沒有打算在短時間內做很多電影配樂。

「一定要很喜歡(這部片),而且預算條件一定要夠。」這是生祥接配樂案的兩個首要條件,畢竟真實樂器錄音所需支付的樂手費用不能省。「這次《大佛》的預算剛好符合條件,所以做得很開心。」他也表示,自己曾拒絕開價三萬的配樂製作邀約,引起全場大笑。這個例子說起來像笑話,卻證實了影視產業中依然有些人對音樂需求不重視。(據說好萊塢電影在配樂上的預算是所有製作費的 5%)

音樂是隱形的,卻會比畫面更早進入人心

《大佛普拉斯》是生祥製作的第一部電影配樂,第一部就得獎,讓李欣芸很羨慕。身為今年金馬評審之一,李欣芸偷偷爆料:生祥早在第一輪初選就贏了!「配樂可以用各種形式呈現,但最後得獎的作品,通常都會有它的原創性和性格,並且跟電影契合。」

「音樂要做到讓人哭已經很難了,要讓人笑更難。」李欣芸認為,配樂不只要好聽,還要有功能性。「雖然音樂是隱形的,卻會比畫面更早進入人心。」她以電影《大白鯊》為例,一群人在海邊戲水的歡樂場景,卻配上象徵大白鯊即將出現的音樂,強烈的反差感能讓觀眾陷入緊張刺激的氛圍。

生祥表示,好的配樂應該不搶戲,但也絕對不會是用來襯底的背景音樂。當你想起電影,腦中會自然浮現主題旋律,這樣的配樂就成功了。

「為什麼要發行原聲帶?我們又不是周杰倫。」

2016 年底李欣芸發行了雙 CD 專輯《心情電影院》,分別收錄了多部從未發行原聲帶的電影配樂作品,以及 10 首個人創作。製作團隊特地遠赴東歐保加利亞進行錄音,李欣芸也在講座上分享那次的錄音經驗。

之所以自費也要發行這張專輯,是因為過去幾年台灣電影並不流行出原聲帶,音樂作品除了跟隨電影,並沒有以其他形式被保留下來,李欣芸覺得十分可惜。「我曾經跟某個劇組討論到發行原聲帶的問題,對方卻回覆說『為什麼要發行原聲帶?我們又不是周杰倫』,令人哭笑不得。」不過這個現象從去年開始慢慢有所改變,從國際影展的曝光到行銷手法的改變,觀眾對原聲帶的詢問度增加,使電影劇組不得不重視音樂這塊的發展。

(圖片來源:翻面映畫)
(圖片來源:翻面映畫)

《電影配樂傳奇》即將於 3 月 9 日上映,以漢斯季默為首,除了邀集各路配樂大師齊聚暢談配樂奧義,片中也公開了不少影史經典配樂譜寫錄製過程與幕後秘辛。(更多電影與講座資訊請見翻面映畫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