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顯然樂隊與馬頭先生的奇幻之旅

顯然樂隊〈明星〉

顯然樂隊提出了「社會學搖滾」,並加以批評,該曲風在音樂形式上並無明顯的識別標準。主要特徵是在創作音樂之前,先對其聽眾進行社會學地分析,包括階級、原生家庭和收入來源等層面,再與當紅的高點閱率歌曲進行比對,歸納出「大家喜歡聽什麼」,了解如何運用自身文化資本「寫出這個世代的心聲」,並轉換成市場價值。

這首〈明星〉收錄在首張專輯《我最討厭搖滾樂》,到台灣最南端鵝鑾鼻公園取景拍攝,獻給在該地舉辦多年(今年移師滿州小墾丁度假村)的「春天吶喊」。顯然本週末開始將展開三場專場巡迴,屆時 mv 中,由專業劇場演員飾演的「馬頭先生」也將現身,延續未完的故事。

台北公案 Taipei Cases〈我不夠 G8〉

以直接犀利的歌詞探討人們所面對的各項生活議題,台北公案就像城市說書人般,透過音樂唱出市井小民的心聲。日前他們發表了新單曲〈我不夠 G8〉,四小節前奏結束後,主歌一下,旋律和歌詞不禁令人聯想到草東沒有派對的〈大風吹〉,團員表示,此曲確實延伸自〈大風吹〉題材,卻轉了個彎,反諷做人要機掰才會成功。

一個月前,台北公案於官方粉專公布鼓手陳翰因個人音樂生涯規畫而決定離團,〈我不夠 G8〉是陳翰在離團前所參與錄製的歌曲;相較於之前的作品,此曲添加了電子元素,在原本大家熟悉的器樂基底上,建構了嶄新的聽覺感受。

NOISE BOOK〈遠鄉人〉

NOISE BOOK 是桃園三件式龐克樂團,〈遠鄉人〉原本唱著長大後,放棄或遺忘夢想的無奈,後面隨著音樂愈加激昂,決定重拾目標,反覆唱著:「是不是該去實現了/當初的那個夢想」。

這首作品從錄音到 mv 製作,有不少好友鬥陣相助,隨性樂團主唱蛋糕擔任製作人、魚條樂團主唱 Dennis 擔任錄音師。mv 則是謝謝你得肺癌的 Leeon Chen 和 Zack Chiu 錄製及後製。其中蛋糕對主唱周諺楨喊話「唱歌要多加油囉~!」今年更發現他在結婚後,與對方成了遠房親戚,要他「不要再叫我老師 要叫我姊夫~。」

TRASH〈青春的夢 Dream of Youth〉

「青春的夢」看不見形狀,於是 TRASH 踏著輕快的步伐,重回校園,透過同學們的活力,抓住了青春的尾巴。他們邀請同學們 cover 演唱,也設計了幾個問題,策畫簡單的訪談。問及「在成為大人的過程中,最不想失去的是什麼?」不少人毫不猶豫地回答「音樂」;「給五年後的自已一段話。」則有人說:「不要讓過去的自己失望,不要讓以後的自己後悔。」那些話,不僅砥礪著同學別忘記初衷,更像在喚醒每個大人都曾擁有的熱情。

全台語演唱,在咬字上,加倍有力,曲末的大合唱,尤其令人熱血沸騰。如果你〈青春的夢〉尚未消逝,必定也能在這部 mv,看見過去的自己。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 不熟的朋友派對〈Electronic PIG 電豬〉

有時候,你會不會期待黑白 mv,能出現原始的彩色版?為陳彥竹拍攝〈屋〉的導演,在 YouTube 上公開了自己私留的彩色版。黃俊團導演去年七月幫不熟的朋友派對拍攝了〈電豬〉mv、剪完預定地黑白色調、一鏡到底官方版作品之後,特別以彩色的手法,重新剪接了另一個版本。

兩種版本各有各的特色,黑白色調上,令人更加關注片中舞者的眼神、與明暗的層次,除去了視覺上的雜質。彩色版本則讓人驚艷,原來當初拍攝時,主角的服飾,甚至是場景的布置、色調,是如此繽紛。一盆盆翠綠的植物,雖然無法動彈,但是在陽光的照射之下,其實也像主角般,充滿了生命力。

LEO37 + SOSS〈357〉 ft. 阿爆(阿仍仍)ABao

LEO37+SOSS 的首張專輯找來了《BE WELL WORLD》找來了 9m88、阿爆、CoolBeanz、薩克斯風手謝明諺等實力派音樂人合作,結合放克、靈魂、爵士、藍調等多重音樂元素。

LEO37 說〈357〉在他於北美生活的經驗中,直覺會想到槍枝(.357 Magnum),不過回到台灣,這數次通常意味著一紙三年、五年或七年的合約,且通常夾著大小通吃的陷阱,或是更糟的條件,於是他意識到,「這兩著都有可能被用來勒索金錢,甚至是人生。」所以他以此為題,寫了這首歌,提醒大家把罩子放亮一點。

MV 的故事也從 LEO37 的歌詞藍本出發,到最後運用了恍若一鏡到底的手法,配合歌曲的綿延流長。阿爆輕巧而游刃有餘的母語演唱,提升了歌曲的層次感,更調和了 LEO37 的緊湊和故事敘述,和幾句深遠的叩問。

莫宰羊〈尿尿〉 ft. T.I.G 鐵巨人

莫宰羊以〈魚〉、〈水〉兩首作品為人熟知,他這次延續了和液體相關的主題,邀來蒸蒸日上的 T.I.G 鐵巨人合作,信手拈來把抽菸時總會突然內急的情況,化作輕鬆寫意的小品。一句洗腦的「我要放尿/找無便所」,想必將在現場演出炸裂開來。

MV 特別前往陽明山拍攝,原本綠油油的草原,經過 BMK 首腦李宸瑋的後製剪輯,成了遍地金黃,在視覺上緊扣主題;而當日的藍天白雲,則與歌詞的配色相互輝映。話說回來,山上洗手間難尋,也無怪乎兩人靈感湧現。

Higher Brothers x HARIKIRI〈5:30AM〉

Higher Brother 攜手合作已久的老搭檔:英籍牙買加裔製作人 HARIKIRI,帶來全新 EP《Type-3》,收錄四位團員的 solo 之作。這樣的做法,也讓人更能仔細欣賞他們在 flow、歌詞、嗓音、演唱技巧的表現。

EP 名稱「Type-3」源自 Higher Brothers 理解中的「第三類」人。他們認為:「大致可以把人們分成三種類型:第一類,墨守成規,做大家認為應該做的事;第二類,肆意妄為,只顧自己不計後果,他們是真正的壞;第三類,亦正亦邪,他們內心善良,敢於突破,不被所謂的邊界束縛,像我們一樣。希望世界上多些第三類人。」

Melo 初期以 Battle 著稱,高難度的快嘴、flow 技巧讓他總是技高一籌。這回,他也算是回歸本格派。〈5:30 AM〉整首歌從 beat、歌詞,乃至 mv 的色調,都像是黎明之前,最黑的夜,歌裡的故事,值得細細咀嚼品嚐。

Higher Brothers x HARIKIRI〈Nothing Wrong〉

DZ Know know 的 mv 有別於 Melo 的黑暗,反倒是翻玩了 vaporwave 的元素,配合動畫,呈現明亮繽紛的色彩。現代化的沙發、極簡的客廳擺設中,不乏中國佛像、石獅子等物件,可說是另類的文化融合。

Know Know 的唱功本就無庸置疑,這次他還展現了一點 R&B 的技巧,令人耳朵再度為之一亮。《Type-3》EP 的 solo 計畫,是讓聽眾更深入認識四位團員的一記好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