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睡不著,請留言──守夜人的《晚安使用手冊》

由旭章和其偉組成的 Night Keepers 守夜人,去年年底(12/29)推出第二張專輯《晚安使用手冊》,並於發行隔週躋身博客來華語 CD 銷售榜 TOP 20。也許你對這個組合並不熟悉,但很可能早在某些手機遊戲中聽過他們的作品。

守夜人鍵盤手兼團長旭章(左)和鼓手其偉(右)。
守夜人鍵盤手兼團長旭章(左)和鼓手其偉(右)。

旭章是張懸 Algae 樂團的鋼琴手,曾參與製作《神的遊戲》專輯及巡迴演出。2013 年他成立了冰鳥工作室,與其偉和幾位音樂夥伴們一起從事遊戲影視及廣告等配樂製作。

由於參與遊戲《Mandora》、《Deemo》、《VOEZ》等歌曲製作,長期合作的雷亞遊戲公司特別在原創手遊《Cytus》的「Night Keepers」章節中,以他們為藍本發想角色設定。2015 年,守夜人樂團正式誕生,隔年推出首張創作專輯《永夜島》,展開一系列奇幻的音樂冒險。

新作品《晚安使用手冊》是一本結合歌曲創作、配樂、朗讀與插畫的晚安詩集,除了收錄 6 首歌曲以及旭章所寫的 57 篇短詩,還有由藝術家 Bo Hsu 徐德寰(拾參樂團主唱小寶)所繪製的插畫,裝幀設計則出自神秘的低調設計師洪章聯。

原本有三位團員的守夜人,由於女主唱葉子在2017年因個人規劃退團,這次新專輯主要由旭章擔任主唱,並邀請柯泯薰、詹森淮和 LUPA 跨刀合唱,三位風格截然不同的女歌手,讓整張專輯在溫柔療癒的光暈中增添不少迷幻色彩。

身為守夜人創作主腦的旭章,同時也有在幫主流歌手寫歌編曲、擔任演唱會樂手及製作人。因為抽到跟自己生日數字(3/18)一模一樣的統編號碼,覺得是命中注定,就成立了冰鳥工作室。
身為守夜人創作主腦的旭章,同時也有在幫主流歌手寫歌編曲、擔任演唱會樂手及製作人。因為抽到跟自己生日數字(3/18)一模一樣的統編號碼,覺得是命中注定,就成立了冰鳥工作室。
楊其偉,金牛座A型,因為很會開車被大家稱為Uber司機,副業才是鼓手(並不是)。同樣是冰鳥工作室的成員,從事編曲與音樂製作。
楊其偉,金牛座A型,因為很會開車被大家稱為Uber司機,副業才是鼓手(並不是)。同樣是冰鳥工作室的成員,從事編曲與音樂製作。

農民曆是我的朋友

說起《晚安使用手冊》的創作緣由,其實是來自於旭章對於人類學、星座書和農民曆的狂熱。

曾在上海、香港、台灣、美國不同城市往返居住,旭章小時候因時常搬家而沒什麼朋友,也不太跟陌生人打交道。他每天翻看農民曆,想像有個人總會貼心地提醒自己該做些什麼、注意什麼,「所以我想創作一本虛擬的對話對象,打開任何一頁都像有人在跟你說話,他可以是任何你想像的模樣。」

「因為心能乘載的重量有限 / 試著請不相關的人離去」 「每一份焦慮都是因為有人 / 也這樣牽掛你」 「真正有愛的人 / 是願意做那些 / 一般人也不覺得酷的事情」 ──節錄自《晚安使用手冊》
「因為心能乘載的重量有限 / 試著請不相關的人離去」
「每一份焦慮都是因為有人 / 也這樣牽掛你」
「真正有愛的人 / 是願意做那些 / 一般人也不覺得酷的事情」
──節錄自《晚安使用手冊》

翻開手冊,筆觸簡單的插畫讓文字有了呼吸與生命,它勾起人們不小心遺落在某處的記憶,將那些好的壞的、快樂的悲傷的光景重現,淺嚐品味著。繪製插畫的小寶與旭章是舊識(旭章彈的第一個獨立樂團就是拾參),如同親兄弟般熟稔。但由於小寶以往的畫風與《晚安使用手冊》想呈現的氛圍不太一樣,旭章特別去了趟師大路的 Mangasick,尋找像寄藤文平那種風格簡約卻意象深遠的圖文作品給小寶參考。

翻開版權頁,看見「設計:Asperger syndrome (kiiiick)」覺得納悶,這個名字是……亞斯伯格症候群?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是圈內相當知名的設計師洪彰聯(Elf-19),作品從運動雜誌到 plenty、toe、The fin.、張基河等國內外樂團/歌手演出海報,數量繁多,種類多元,然而因生性低調,每次在不同設計作品上都會使用不同的名字。

《晚安使用手冊》以夜光油墨呈現裝幀設計,讓作品隨著時間、空間而改變,透出獨一無二的光亮。
《晚安使用手冊》以夜光油墨呈現裝幀設計,讓作品隨著時間、空間而改變,透出獨一無二的光亮。

在發行的前一天,守夜人與數位創意代理商「Dream’s Monster. 夢之怪物」合作設計網路活動「晚安留言」聊天機器人,如果你睡不著,只要留言給守夜人,就可以獲得來自宇宙的神祕訊號,可能是文字、照片、音樂或影片;也能選擇自己要不要成為訊號的創造者:寫下一段文字,守夜人會幫你傳達給同樣睡不著的某個人。

設計概念發想自廟裡拜拜所抽的籤詩,其偉和旭章創作了一百多個「訊號」,按照聊天機器人暗示的步驟進行,玩家會隨機抽到三個訊號。每天都可以重新抽籤,第二天之後,所抽的前兩個訊號依然來自守夜人,第三個則會是其他玩家創造的文字。

「感謝大家很踴躍參與創作,目前我們已經蒐集約 10,000 個訊號了!」其偉也開玩笑說,這個遊戲都快變成交友軟體了!原來,收到其他玩家的訊號時,也可以看見對方的大頭照和名字,雖然不太容易只靠這些線索就發展出什麼邂逅,但如果有心搜尋,依然有機會串起命運的紅線。

「晚安留言活動」不僅能收到守夜人的訊號,也可以主動創作文字,在宇宙中漂流,成為別人的訊號。
「晚安留言活動」不僅能收到守夜人的訊號,也可以主動創作文字,在宇宙中漂流,成為別人的訊號。

與柯泯薰的孽緣

採訪前,我們先躲在練團室外偷聽了一會兒,裡面剛好在練〈倒數開始〉。這次的編制是旭章、其偉、柯柯(柯泯薰)和合成器手 Ruby(鹿比 ∞ 吠陀),之所以強調「這次」,是因為守夜人的表演並沒有固定編制,有時候會邀請杉特、大偉(熊寶貝、擊沈女孩、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或小龐(依錚依靜的依靜)擔任吉他手,也會找客座女主唱。

「孽緣」二字是柯柯自己說的,意思是「認識旭章是人生中非常幸運的事」。

柯泯薰在去年 6 月發行了自己睽違三年的新專輯《不能發出聲音》。
柯泯薰在去年 6 月發行了自己睽違三年的新專輯《不能發出聲音》。

兩人在張懸《潮水箴言》演唱會上初次見面,但僅止於知道彼此,並沒有互動交談;正式認識是在杉特的「好舒服工作室」,也就是現在的「好意思錄音室」。後來因為做遊戲音樂需要女主唱,旭章就想說找柯柯來唱:「沒想到她剛好有個童心未泯、很適合電玩的一面。」像這首收錄在《永夜島》專輯中的〈Undo 拆掉〉,一開始有個柯泯薰唱的電玩版本。

對旭章而言,創作〈倒數開始〉就像施展了一個魔法:「有點像咒文、禱告或箴言,在緊張時我讓自己倒數,沉澱下來,再去面對困難。」身為重度哈利波特迷,喜歡《獵命師傳奇》、《晚安,布布》和《青春電幻物語》,平常總是窩在漫畫店寫歌詞,旭章的作品或多或少帶了點奇幻色彩,宛如說書人般用音樂或文字講述著一千零一夜故事。

「旭章是個很像夜晚的人,我唯一願意在夜晚保留一點善意給自己,大概就是在跟旭章講話的時候。」柯泯薰說話有種獨特而緩慢的鬆軟氛圍,〈倒數開始〉是她在感到悲傷或孤獨時,腦中會不自覺響起的歌,像是有一大群朋友陪著自己慢慢數著,數著,就不會害怕了。「我的歌裡很少寫到愛,可能是因為內心比較沒有那個層面,但旭章反而……雖然他外表是個很暗黑的人(眾人大笑),但在創作上卻願意寫正面的東西,願意把愛分享給別人、成為光的角色。」

森女、魔女與藥女

另一位神秘嘉賓是旭章的鄰居兼消夜好朋友──詹森淮,別於柯泯薰的俏皮輕巧,森淮的聲線有種空靈感性的沉穩氣質。

〈給畏光的人〉不唱歌,森淮緩緩念著口白,像是開了許久夜車終於望見遠方窗光那般溫暖,像是給過於努力而疲憊的人一個擁抱,輕輕在耳邊述說「好想讓你知道 / 你不需要 / 過得更好」。〈小事〉中森淮的合聲清澈而透明,伴隨著旭章的溫柔聲線,一首簡單舒服的小品卻蘊藏了幸福安心的力量。

「聽著守夜人的歌,總覺得好像不會有孤獨、不會有時間,身體輕飄飄的。」柯柯回想第一次聆聽〈小事〉:「感覺好像會被吸進去,前奏是火車的聲音,沿著軌道彷彿就要進入魔法洞裡。」火車音效來自 Ruby,忽遠忽近的車聲載著入睡的人們離開床被,穿山越嶺進入夢的國度。

Ruby不只參與音樂製作,有時也會在表演中擔任合成器手。
Ruby 不只參與音樂製作,有時也會在表演中擔任合成器手。

聲音魔法師、女巫、召喚師、魔女、石內卜……,用這些邪氣角色稱呼 Ruby 毫無違和感,總是穿著整身黑衣,她研究塔羅、研究星盤,擁有(人類圖)51 號閘門特質,自稱是非常典型的魔羯座,每天在睡前都會嚴厲審問自己做了哪些事,如果毫無生產的話睡覺就是件懶惰而會被懲罰的惡行;她曾出版過小說、得過文學獎,個人 project「鹿比 ∞ 吠陀」遊走於實驗與電音之間,無論文字或聲音創作都充滿極強的個人特質。

「對我來說,守夜人的音樂比較接近人,是很重要的存在。」Ruby 參與了〈小事〉、〈傷心的人睡不好〉的合成器與音效設計,雖然暗黑元素在守夜人的音樂裡被磨掉了大半,但「畫面感」依然保存良好,聽一聽就被扯進故事中的魔力未曾減少。

第三位獻聲的是「藥」味很重的神祕女子 LUPA。(「藥」應該是 kiang 的意思,筆者擅自解讀)

原本〈傷心的人睡不好〉打算找林意倩(林瑪黛主唱)合唱,後來輾轉由黃少雍推薦了全才型的臥室音樂家LUPA。「因為我一直跟小雍說我想要很『藥』的人。」旭章笑說:「聽了 LUPA 的〈〉後我寫信給她,跟她說,守夜人的歌就長這樣,如果你有從裡面聽到藥味的話才答應我,如果沒有,那我們就不要合作。」結果 LUPA 二話不說直接唱來了 demo,而且是在上海家裡用手機隨意錄的,夾雜了些許生活情境聲響。

確定合作後,LUPA 的部分依然沒有進錄音室,而是自己在家宅錄,再交由黃少雍後製處理。

「多數人對於樂團的樣子有種既定的投射,但我們每張專輯都不只是固定成員的延續,曲風也不同。」原本旭章很擔心守夜人特立獨行的做法聽眾不會買單,但從社群互動與專輯銷售量看來,擔心顯然是多餘的。「我們意外發現聽眾很有凝聚力,代表有人需要它、喜歡這樣的作品,這些回饋是支持我們繼續做的動力。」

《永夜島》涉足電玩,《晚安使用手冊》出版圖文詩集、開發 AI 人工智慧,一直以來守夜人都致力於跨界合作,並持續嘗試各種類型的創作。旭章和其偉表示,未來也會繼續以這種未知的模式做下去,試圖找尋更多音樂與科技結合的可能性。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