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約翰主唱浚瑋的另一個身份:Vocal Coach歌唱教練

29 歲的浚瑋有兩種身份,一是甜約翰樂團的主唱,二是 VBS 教室的 Vocal Coach(歌唱教練)。在 Youtube 上,你可以搜尋到一系列「歌神幫幫忙」的影片,片中的浚瑋透過模仿宋冬野、周杰倫等人唱歌,進行歌唱教學。舞台上溫柔深情的模樣,與影片裡冷面笑匠的他判若兩人。在 Vocal Coach 的世界,他會面對聲帶長繭的健身教練、童年被笑過從此不敢唱歌的人。他說,這職業比起老師,更像是醫生。

13522783_1193678237362996_8694946837949299009_o

調整聲音也調整心態

浚瑋會接觸 VBS 教室,是因為前樂團 Nature outcome 的一場演出。當時共演樂團的成員知道 VBS 在徵人,聽出他很有歌唱實力,便推薦他去面試看看。

VBS 的原意為「聲音平衡系統」(Vocal Balance System ),是源自於美國的 SLS(Speech Level Singing)的歌唱方式。他們企圖訓練每個人,使用講話的方式唱歌,用最輕鬆的方式發聲。這套美國系統被帶到台灣後,逐步改良成適合華語體系的樣貌。在業內,他們不以「歌唱老師」稱呼自己,而是用英文的 Vocal Coach(歌唱教練)。

在接觸 VBS 之後,浚瑋才發現自己以前對「唱歌」這件事有多不熟悉。只知道真假音轉換,或是高音要用力,自己卻沒辦法很輕鬆的歌唱,容易疲累。關於歌唱時,喉部動作的細節,著實讓他在培訓期間吃了不少苦頭,也更下定決心要增進自己。經過兩年的培訓、考核後,直到一年半前,浚瑋才開始正式教學。

浚瑋目前的指導學生有近 80 位,一半是台灣人,一半是對岸的學生,多數學生們都以線上教學為主。而 VBS 也有提供獨立的授課教室,進行面對面授課。另外,在臉書上有個 VBS 的社團,開放任何對唱歌有疑問的人去發問,並由 VBS 的教練們解答。

「這個工作其實很像機器人。」浚瑋說,擔任 Vocal Coach 不需要唱歌好聽,技術上能不能做到示範程度更為重要。且比起歌唱教練,這行更接近醫生。

Vocal Coach 平常的教學內容,主要是矯正學員發聲時的喉部動作,學生百百種,初期教過的學生裡,年齡層最大到七十歲;來訪的目的不只學唱歌,許多工作上需要長期說話的人也會來尋求協助。過去曾有健身房的教練,因為長期使用喉嚨不當,聲帶長繭來求助;還有學生,小時候在同學面前唱歌被笑,導致日後只要想開口唱歌,就完全發不出聲音。

不只是生理的喉部動作要調整,學員的心理也要照顧。面對無法開口唱歌的學生,他「對症下藥」的第一步是為他排除心魔。他在示範時,故意破音好幾次,並告訴學生說:「你看,我都破音了,不要怕,唱出來就對了。」

螢幕快照 2018-01-18 18.04.02

沒有不會唱歌的人

「對我來說,沒有不會唱歌的人。」浚瑋認為沒有人是不會唱歌的,只要經過指導練習,最少都能有 80 分的表現。華語地區的風氣,很常把「天份」二字看得太重,自認為不是天籟的人很容易會放棄。但西方國家的風氣不盡然如此,一如 VBS,他們會將發聲訓練系統化,讓每個人找到對的發聲方式。

將「沒有不會唱歌的人」這概念驗證在自己的教學上,浚瑋分享了讓他印象深刻的例子:曾有位學生,只要不跟著音樂唱,吐出的音符就歪七扭八,完全變調成另一首歌,連音高都無法分辨。這樣的例子通常被歸類成「音癡」,但對浚瑋來說,他只是「沒有將音(符)聽進去」。

「我請他上網找(網頁模擬)鋼琴,配著調音器一起練習,一個音一個音慢慢跟著唱,兩、三個月之後,他不僅音準進步很多,甚至還練出了絕對音感。」浚瑋笑說連學生都比他還厲害了,絕對音感他自己還辦不到呢!

當然,浚瑋的這份工作也應用到錄甜約翰專輯時。除了自己,女主唱 Mandark 的配唱也由他負責。還記得第一次配唱 demo,Mandark 因為唱得不理想,直接淚灑錄音現場。但能怎麼辦?時間有限的他們只能擦乾眼淚繼續錄音。

他說,許多樂團對於「配唱」這件事情其實很沒有概念,也沒有很在乎,多半唱唱氣氛。過去採訪配唱製作人蕭賀碩時,她也曾提過相同的想法。比起 vocal,多數玩團的人更專注於吉他、鼓等樂器訓練,卻忘了聲音也是種樂器,也需要訓練。

成也模仿,敗也模仿

為了教學,浚瑋學起了從來沒碰過的鋼琴,花了兩個月在家苦練,直到自己能自彈自唱。正式教課後,他興起了一個想法,VBS 平台上其他老師們的教學影片已經非常齊全,自己該怎麼做才能夠吸睛呢?想起自己從小就喜歡模仿,順勢當起 Youtuber,錄製一系列的「歌神幫幫忙」。

透過模仿知名歌手的唱歌特色,他迅速打開一定的知名度,許多學生看了歌神幫幫忙便慕名而來。在系列影片中,浚瑋曾經模仿周杰倫。他自曝自己是周董的死忠粉絲,人生第一個模仿的歌唱對象就是周杰倫。卻也因為太愛模仿周杰倫,在早期的歌唱生涯碰了不少壁。

2007 年,選秀節目「快樂星期天 校園歌喉戰」到成功大學進行校內選拔,浚瑋也是當時的參賽者之一。當時他選唱的歌曲是偶像周杰倫的〈龍捲風〉,沒想到才唱到第二句就被淘汰。時任評審包小松、包小伯給出的淘汰點評:「難道你是杰倫嗎?」

模仿得太像成了致命傷。自此之後浚瑋不再聽周杰倫的歌,誓言擺脫模仿的影子,找回自己本來的歌聲。在經過了七、八年後,VBS 的教練卻在培訓課時,問了他一樣的問題,「那時候真的覺得很崩潰!以為自己甩掉那個影子了。」

近期他索性在自製的影片裡大方模仿,調整心態。脫離了大學,經過 VBS 培訓過後,自己也多了份自信,擺脫模仿的陰影,可沒想到組團錄唱片又遭遇另一場陣痛。

Vocal Coach 與樂團主唱其實衝突的兩種角色,前者如機器人的訓練模式,注重聲音運用而非情感發揮,但身為歌者,語氣與個人特色皆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好聽的聲音,並不一定是有效率的發聲方式,」他舉林宥嘉為例:「例如林宥嘉習慣的『翻假音』唱法,以技術來說就是比較辛苦的發聲,但是真的很好聽啊!」這樣的念頭困擾了好一陣子,甚至擔心學生拿林宥嘉質疑他。

二次調適心態,現在的浚瑋告訴自己,站在舞台上,我就是表演者,技術的層面留在平常練習當中,在樂團演出時自然發聲,就是最好的聲音。

我還是想教唱歌

甜約翰發行專輯後,浚瑋在學生間漸漸更有知名度。一天平均授課時數更逼近十個鐘頭,從早上十點開始忙碌,工時幾乎跟過去當工程師時差不多。

想起上份待了四年的科技業工作,待遇雖不差,卻多半要等年底的分紅才知道該年公司的收入好壞。另外,在科技業必須給老闆留個好印象,於是同事間開始流行一種潛規則:不能比老闆早下班!偏偏老闆也都在公司待到晚上九點、十點,以致同事間沒有人敢按時下班。平常只有他沒在理會這個潛規則,六點一到準時走人,回憶至此,他語氣無奈地說:「於是我就被老闆討厭了。」

不願待在越來越悶的辦公室,浚瑋放棄高薪,變成一天面對十個學生的 Vocal Coach 。問起薪水,絕對不比當初在竹科當工程師來的優渥,但從中獲得的成就感,臉上的神情滿足騙不了人。

最後我問浚瑋:讓你再選一次,仍會選擇轉職當歌唱老師嗎?他肯定地點點頭:「儘管收入跟以前比起來有差,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當 Vocal Coach。」

photo by 陳晨 Che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