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看大團: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年終回顧場

20171221_TNBT 年終回顧場_750X390

每個樂團大抵都會有不想記住的演出,之於老王樂隊與害喜喜(還有甜約翰找來的客席小號手),今年的大團年終場,大概就是那不想記住的場次了。

2017 年到了年末,見證大團也輪到年終場,綜合樂迷投票與大團團隊的決選分數,今年選出的四團很妙地皆走民謠路線,然而他們也不只是民謠——「老王樂隊」、「害喜喜HighCC」、「黎可辰」、「甜約翰 Sweet John」,帶了 band sound,旋律能抒情也能懾人,編曲有潔淨也有華麗,寫歌題材更是多元:升學主義、同志遊行、失戀回憶、家鄉風景⋯⋯。

單從這一場便能體會到,台灣新一輩的都會民謠創作其實面向豐富,格局不止於小我呢喃,寫到現實議題,還多了些詼諧態度,懂得旁敲側擊。譬如老王的〈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把補習班前常見的優秀考生照片,與葬禮的黑白遺照作聯想,這場葬禮的死者自然是個體的獨立思想。與之對照,害喜喜的〈小六升國一〉,把國文課本裡的雅量、稿紙、余光中還有橘子(顯然在隱涉朱自清的《背影》)寫進歌詞,還有空耳版本的元素表!荒謬的歌,諷刺義務教育中荒謬的背誦文化。

今晚的大團便由老王和害喜喜開場,然而受到十二月入冬的影響,兩團的主唱都感冒了。老王樂隊先發,主唱立長每每唱到高音,聲音便緊地讓人提心吊膽,團員們的狀態也不穩定;偉碩凸槌的獨奏,整團沒對齊的點,與歌曲本身勾魂的魅力相違背,邊聽邊有種進退失據的挫折感。

聽起來實在不夠爽快阿!還好有聽到一首新歌〈垂釣〉。鼓手會元在台上開玩笑說,這是他們目前為止歌名最短的一首。然而直播上打出來的歌名〈乾涸的河流 擁擠的舟 無知的人們 垂釣的鉤〉,卻顯示這可能是他們歌名最長的一首。新歌裡的絕望感,萬萬沒想到會在演後的團員眼中看到⋯⋯。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1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11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10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9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8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7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6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5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4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3

TNBT_2017年終回顧_老王_2

如果老王太收,接著上台的害喜喜就是外放到,感覺好像嗑了太多藥,隨時會OD。

實際上也確實有嗑藥。主唱嚴文康當天受訪時幾乎沒有聲音,帶著一包特效藥,吞了便上台敬業(聽說那包也有分給立長呢)。那歌聲是出來了,但總遊走在失控邊緣,隨時有跌落鋼索的可能。

初聽害喜喜的奇險轉音與段落會有驚嘆感,第二次聽,遇到的竟是今晚的失控版,反而讓人有些卻步了。尤其中後段的〈貓貓〉、〈水塔〉,只見嚴滿頭大汗,高音爆走後對麥噴咳。我覺得做人有時候,真的要學會放過自己。

害喜喜曾表示今晚年終場要來「雪恥」,也許這份使命感與年終場的抬頭賦予他們太多壓力,演出過分用力。我比較喜歡十月開發場時的他們,那種長髮、赤腳,從山洞衝出來不畏世界的野生感,〈給人謥〉的人聲還過了一個 VoiceLive 的震顫效果,非常敢!年終場時,這個效果音拿掉了,嚴文康與吉他手巫康裘,也雙雙剪短頭髮,穿起西裝外套、襯衫與靴(巫康裘甚至放了增高鞋墊);整理過後的模樣,搭上那些花腔轉音,反而讓很會唱的嚴文康有林育羣 aka 小胖的既視感⋯⋯。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1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2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4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5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8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7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6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9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10

TNBT_2017年終回顧_害喜喜_3

今晚的亮點落到了第三組的黎可辰身上。比起他們的發片專場,大團年終場的表現更穩當。新專輯名稱「」字投影,像星星連成線,開場就唱了快十分鐘的〈星星散落〉,現場版放到網路上後頗獲好評。能文能武能搞笑,主唱 Zyco 自備講稿介紹樂團、團員,自曝對胖的人會有好感,唱〈我愛你因為你有雙下巴〉惹得眾人笑,最後情欲橫流的〈凌晨三點的台北路邊〉也齊柏林式的「阿阿阿——阿」,喊叫入神。

黎可辰為了在今年能第三次到 Legacy 表演,年終場投票時催票特別用力,能夠動員的票倉,主要來源是同志圈的「熊族」(不清楚什麼是熊的人可以 google《慾望熊市》,找這部電影來看,或在台北同志大遊行時去西門町晃晃)。就團員解釋,熊族看到與「熊」字相關的就很容易高潮,所以一開始投票常誤投給另一組樂隊,體熊專科。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1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3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2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7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6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5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4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11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10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9

TNBT_2017年終回顧_黎可辰_8

團員各有正職,平常難約齊練團,錄新專輯也是各自到錄音室分軌錄的甜約翰,為了年終場特別集訓,大團當天更一同請假彩排。是的,相隔前一場大團演出的這半年,甜約翰生出了第一張專輯《Dear》,真的有曲曲動聽的程度。然而因為專輯編曲做太滿,想現場還原不免手忙腳亂,於是特別請了知更(身兼 hue 的吉他手)外援兩首歌;多功能的合成器手 Mandark,也找來學弟幫忙吹小號。

布幕拉開,甜約翰開場的〈失蹤人口〉還是聽得出器樂間跟得不夠緊,但暖身後漸入佳境。主唱浚瑋平常在教唱歌(請上網搜尋『歌神幫幫忙』),歌聲一出來就能吸引注意,嗓音溫柔到,總把傷痕累累的故事唱得太無恨,把失去唱得太美好。他們的歌總在緬懷過去,唱久了,自己也成為樂迷聽過歌後,不絕於耳的樂團。無論是〈Angelina〉反覆喚名,或是〈Dear〉與〈留給你的我從未〉,浚瑋與 Mandark 此起彼落的合唱。若說今晚有何缺憾,大概就是〈留給你的我從未〉的客席小號沒吹完整吧。

甜約翰演出當天,是《Dear》全面數位上架之日,他們預告明年三月會準備完整的專場,邀請大家來玩。作為 2017 年最後一場大團,他們給了我們期待明年的理由,一時之間也忘了這是近期最後一場大團線上直播,也就不在意沒過幾天就是年底了。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1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11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10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9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8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7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6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5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4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3

TNBT_2017年終回顧_甜約翰_2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亨 攝影/ Br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