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看大團: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開發場 9

20171128_TNBT 開發場九_750X390

時空穿越車庫迷幻分靈 鱷魚迷幻 CROCODELIA

幕還沒開,西塔琴般的迷幻音階已從暗處響起,我們好像不慎闖進危險的東方世界。破音吉他持續暗示,本次航線座標接近赤道,站到甲板左顧右望,熱帶沼澤有巫毒,鼓與貝斯撞出了一個個膨脹至破裂的泡泡。

主唱兼吉他手郁夫喊出聲,蠻橫的咆哮,還以為是出自牙齒掛鍊與七彩圖騰穿上身的莽漢,沒想到出現在眼前的他,是西裝略鬆的瘦實青年。襯衫紮進褲頭裡,像一個會玩團的上班族,反而讓他的舉手投足都更具魅力,在最髒的聲音裡,他站姿優雅,手腳俐落,五官輪廓如蓄鬍的落魄貴族。經友人提醒才知,郁夫原來早有「桃園張震」的美名。

前身為黑膠上將,來自桃園的郁夫與貝斯手弟弟郁允,在今年找上來自日本的鼓手 Shindou 組成新團「鱷魚迷幻」。會以車庫搖滾之身混入迷幻搖滾的世界裡,起因為 PS4 的一款遊戲,畫面裡的埃及世界與迷幻聲音,以鱷魚為具體形象。他們遂把鱷魚(crocodile)與迷幻(psychedelic)合在一起,混做鱷魚迷幻(CROCODELIA。樂隊粉專名為英文,查詢按讚時請注意)。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受到電玩影響,兄弟檔小時候玩 PS2 的《吉他英雄》早以啟蒙他們聽樂史經典,台茂購物中心與中壢站前的電動遊樂間,那些仿爵士鼓的節奏遊戲機,也供給他們搖滾能量。整場演出,郁允低啞的和聲,以及油滑的貝斯音色,中和了電吉他辛辣的稜角,半小時的音樂從不間斷,時時刻刻能達到暴衝晃腦的高潮。聽到〈Under the Sun〉前奏的吉他樂句,我不禁想起滾石樂團的〈Paint It Black〉,但他們並不只把世界「塗黑」,還讓你的心神直接失焦。

埃及神話裡的鱷魚之神索貝克(Sobek)是令人又畏又愛的神,祂行事善良,卻因為嗜血外貌和飢餓天性,而常做出錯誤的決定遭到懲罰。鱷魚迷幻的音樂亦如索貝克,會讓你既害怕又著迷。

TNBT 2017 鱷魚迷幻_1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11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10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9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8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7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6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5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4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3_1

TNBT 2017 鱷魚迷幻_2_1

台產新青年探路後民謠 老王樂隊

少了主唱立長的幽默幹話,「老王樂隊」在見證大團的演出特別專注,似要把歌認真唱完,讓觀眾順利合唱。不若上回在 The Wall 有些音場問題,這次換到 Legacy,飽滿的聲音聽起來暢快多了!

演出前有機會專訪到老王,想辦法把他們寫過一回。初次見面時,輕聲細語的二代大提琴手佳瑩,上了舞台特別有存在感;演奏大氣、穩定而沒有專場時的緊張感,拉在琴上的弓,好像能直接滑過你的心,我非常喜歡。當偉碩飆起吉他獨奏,她編織綢緞般的底。是阿,沒有黑夜,怎能襯出銀河繁星?

從不插電編制的校園比賽組合到現在,老王成了新一輩中備受矚目的民謠搖滾代表,其魅力核心,無疑是立長寫歌的才華。他總能用很簡單的語言,畫出情景交融的日常,寫下同輩人都過耳難忘的金句,譬如這晚的開場曲〈那些失眠的夜與難以忘懷的事〉有句:「比你聰明的人啊 都在努力往前 我無力地閉上眼/在這無力的世界我等待著明天」,輕而易舉地唱出競爭的自由市場中,每個擔憂落敗者的惆悵。

除了 EP《吾十有五而志於學》那些反思教育體制的歌,我也一直很喜歡立長寫的情歌〈曾經的女人阿 你在哪裡 你在哪裡〉,那句「雜亂狹小的宿舍 它是我的家」何其感人。台灣學子的青春期,失戀的孤獨不必往草原的流浪誇大,我們逃亡的地方,也不過是宿舍罷了。

專訪時我曾問立長,會不會注意「詞曲咬合」,他點頭回覆說,在錄音時,如果自己把「我不想在漆黑的日子裡 獨自哭著無法往前」唱成「『肚子』哭著無法往前」就會很不開心。這段歌詞出自〈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早已是老王樂隊的招牌曲,線上有學生在求譜翻唱,線下是現場的大合唱。不意外地,老王在我寫這篇現場回顧時,已入選大團年終場的四強之列。當天依然要見到大家唷(眨眼)。

TNBT 2017 老王樂隊_1

TNBT 2017 老王樂隊_11

TNBT 2017 老王樂隊_10

TNBT 2017 老王樂隊_9

TNBT 2017 老王樂隊_8

TNBT 2017 老王樂隊_7

TNBT 2017 老王樂隊_6

TNBT 2017 老王樂隊_5

TNBT 2017 老王樂隊_4

TNBT 2017 老王樂隊_3

TNBT 2017 老王樂隊_2

野青死慾另翼搖滾險路 謝謝你得 肺癌。

團員皆是苗栗山區的同學,「謝謝你得 肺癌。」在接受大團訪問時也真的在吞雲吐霧,獵奇又有點屁孩的團名,其實讓他們在登入樂團公用信箱時特別困擾(他們的帳號是:[email protected])。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謝謝你得肺癌就是會把自己逼到極限的團,寧願燒乾也不要浪費一條命。見證大團場,全員白衣上陣,像一群逃出瘋人院的神經病,或《發條橘子》裡結隊鬧事的混混。底下一部分觀眾或許覺得太過刺激,便往出口逃離。他們的歌,挑戰你對聲音扭曲的極限,謝謝你得肺癌或許真做了一場,今年大團最「難熬」的演出。

果不其然,也擅長挑戰極限的黑狼黃大旺,也相當推薦這組新生代的龐克樂隊。台上把臉塗了一圈白的主唱小州,最近和大旺在死金樂團暴噬者的新 MV〈Selling Short〉有一段前世恩怨對手戲。想看飾演犯人的小州,被飾演獄卒的大旺帶到野外暴頭的,不妨去查看一下(最妙的彩蛋是,他們倆在 MV 裡投胎後,分別變成了漂流出口的鼓手林肯,以及白目樂隊的高小糕⋯⋯。感覺就會有續集)。

儘管觀眾往出口逃了,他們發狂的力道絲毫不減,越脫越多的小州甚至在台上「勇敢地」問,有多少觀眾是來看他們的。前一句有多少人是來看鱷魚迷幻,後一句有多少人是來看老王,輪到該提自己的組合時故意留白:「有多少人是來看⋯⋯。」叫聲一起,不禁感謝觀眾的狗腿。

原來,表面混蛋的他們也是想要攀得更高啊。歷經四首歌的腥風血雨,他們唱了〈風神依卡洛斯掉下來〉,有趙一豪與 Double X 的邪惡架勢。希臘神話中,飛的太靠近太陽,羽翼因而融化墜地的依卡洛斯,可作為人性因為自大而毀滅的象徵。撕啞著依卡洛斯的悲劇,小州的聲音透露出千絲萬縷的不甘心。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1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2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3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4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5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6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7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8_1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9

TNBT 2017 謝謝你得肺癌_10_1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亨 攝影/ Brian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