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音速死馬鄭各均「音樂是實作主義,不是編很滿用放的」

音速

同時獲得第四屆金音奬最佳電音單曲奬及最佳電音專輯奬的小各,鄭各均,絕對是近來最受矚目的電子音樂人。以「音速死馬」、「屍術控」名號活躍於地下社會及各大音樂節,充滿即興與互動性的現場演出,確實開啓了一種新的表演模式。這次邀請到女孩與機器人的合成器手蛋與小各,進行一次充滿合成器宅味的有趣對談!
文/女孩與機器人 蛋

蛋:第一次知道你的時候,你是「歐噴愛」的吉他手,可以跟我們聊聊你的音樂背景嗎?

小各:我一開始是彈爵士吉他出身的,到現在比較常在聽的還是爵士樂。其實歐噴愛的貝斯手是我的吉他老師,我爵士樂是跟他學的,也是他教我一些錄音軟體。

蛋:那你是如何開始對電子音樂產生興趣的?

小各:大學時聽了很多,也有一些喜歡的電子音樂,像是 The Chemical Brothers、Fatboy Slim 跟 The Prodigy 等。

接著喜歡 drum ‘n bass,因為那時 drum ‘n bass 都是跟 jazz 合在一起的,像 Photek、4Hero、Adam F 等;然後再從 drum ‘n bass 聽到像 Aphex Twin、Squarepusher 他們。

喜歡 Squarepusher 的原因是,他本身是超技樂手,bass 超強,強爆了!他做了很多革命性的東西,尤其97、98年那幾張,他對音樂的深度跟廣度,是很多 solo artist 沒辦法進去的地方,我就想要可以做這樣的表演。

▼ Squarepusher Live

蛋:除了 Squarepusher 外,還有哪些影響你的音樂人嗎?

小各:很多,都是爵士樂的。像 Marc Ribot,他跟 John Zorn 同一掛,非常跨領域跨類型的吉他手,幫像 Tom Waits、Norah Jones 他們彈過吉他;他自己的音樂是 rock 中帶 jazz 又非常的前衛,做那種現代音樂、聽不懂的東西。

然後也喜歡 Roland Kirk,一個前衛薩克斯風手,最著名是同時吹三支管樂。他是個盲人,沒有讀過書也不會看譜;六零年代是黑人平權的年代,有很多行為上本質上的改變,像爵士樂本來是為了服侍飲酒作樂的人的流行音樂,他們當時就有一群人想把這個概念翻轉。表演的時候他會發很多簡單的樂器給台下的觀眾,讓大家跟他一起集體即興一起玩。所以我覺得他是個器樂能力高超,又很有想法,想法蠻前面的人。

蛋:有想過表演的時候也發一些什麼 controller 給台下嗎?

小各:有啊有啊,有想過啊,只是還沒有執行而已(笑)。
其實不一定是 controller,我之前有做過一些互動裝置,有可能會再朝這個方向做。

蛋:從喜歡電子音樂到玩電子音樂,你是如何踏出第一步的?

小各:大約是2002年開始自己玩。那時候還是用一台很爛的電腦,在上頭做音樂,連 CD-ROM 都還沒有,要錄出來就對錄到錄音帶上。

蛋:對錄到錄音帶上有 multitrack 嗎?

小各:沒有啊,要再疊一次就再錄進去一次,用一些很笨的方法。(笑)那時還有用像 Rebirth RB-338,就是比 Reason 還早,兩台303一台808一台909的模擬;或是 C-sound,那一堆看不懂要寫語言的。

會接觸合成器則是因為我那時很著迷 Ladytron,有兩個正妹彈 MS-20,超帥的,所以就想辦從日本弄了一台假的,就是 Korg 當時出 Legacy Collection 的 MS-20 controller。後來出了 MS-20 mini 也又買了一台。

▼ Korg MS-20 controller

蛋:從音速死馬的現場我們知道你平時演出是以吉他、控制器搭配軟體為主,至於創作的時候是否也會用一些硬體呢?

小各:基本上我全部都是用軟體,硬體除了效果器會拿來錄音外,買回來大部份都是當玩具(笑),睡不著無聊的時候的時候拿來玩,研究一下。

我其實有夢想可以有一張全部用像我有 MPC3500,或 Yamaha 的 SU-700 取樣機這些硬體做的專輯。因為跟合成器比起來,我喜歡跟比較常玩的還是取樣機,可以去找很多不同的 sample 丟進去,我自己做音樂就是這樣。

SU-700 的效果器很強、非常即時,當時看到 demo 覺得超帥的,可是買回來才發現太難用,因為它讀磁片,容量小讀取慢而且 sample 不能存在內建記憶體。它後面雖然有外接硬碟用的 SCSI 插槽,但 SCSI 本身就快要一萬元,比機器本身還貴!

▼ Yamaha SU-700

蛋:雖然難用,但聽說早期的取樣機聲音都有種個性,像是還蠻討喜的失真?

小各:對沒錯!所以我的 sample 取樣都是直接對錄,不是從電腦抓的,直接對錄出來的聲音就是不一樣,沒那麼多細節;但我覺得這個聲音是好聽的,就是老硬體的感覺。

你會發現現在有很多模擬器是專門模擬老取樣機,像 SP-1200 或 MPC-60,它就是有種失真、不乾淨,有點 harsh 的 digital noise,或自然的 bit-crusher 的感覺。很多嘻哈人愛用像 Akai 的 S-900或 S-950之類,什麼東西都要過一下,就會覺得,哇!這個聲音很 vintage。(笑)

蛋:在製作電子音樂的一路上,你是如何獲得這方面的知識的?

小各:一開始是用很慢的網路慢慢找;05、06年左右,我開始會看 Comuter Music,每一期都有買,那對我來說還蠻重要的。直到前兩年發現它又開始講以前的東西,就不買了(笑)沒有啦,有些想看的系列還是會買一下。

現在都是自己去找自己想玩的東西來看來玩,像我大部份的軟體效果器都是 custom 的,表演的時候 host 是 Ableton Live,但裡面效果器都是用 Reaktor。

蛋:覺得你的表演形式既有趣又精彩,跟我們聊聊怎麼會想到要這樣做?

小各:我02、03年的時候有一陣子很喜歡也想玩後搖,雖然我現在已經不聽了,但當時因為喜歡世界末日女朋友(World’s End Girlfriend),去看過一兩次表演,卻發現現場超無聊,他電腦放了然後吉他就開始彈,我就「啊?」

後來那陣子我去看了一個對我來講很重要的演出,是兩個玩 MPC 的沖繩 DJ,叫 Hifana,他們演出的所有聲音都是現場做的。那時是跟另一個DJ去幫他們暖場,就覺得這個就是我想要呈現的電子音樂的表演方式,什麼東西都是可以操作的,所以我才會有兩台 MPC。

他們的現場很好玩,有很多花式的玩法,像兩個人交換打之類。後來有越來越多人用這種方式表演,像是 Maschine 的代言人 Jeremy Ellis 等。另外他們在前面兩個負責表演,後面還有一個 team 是專門做影像的。

▼ Hifana

蛋:所以這也是為什麼你的演出之中,影像佔了很重要的角色嗎?

小各:對啊,我受他們的影像蠻深的,不過當然音樂類型是差蠻多。其實 MPC 一開始並不是拿來做 finger drumming 的,是到九零年代之後才有個派別發展出「原來這個樂器可以這樣用」。例如 Bela Fleck and The Flecktones,一個九零年代非常有名的爵士樂團,bass 手是大名鼎鼎的 Victor Wooten。重點是他們的鼓手非常有趣,他是 Victor Wooten 的哥哥,叫 Future Man,名字很帥!他應該算是第一代的 finger drummer,大約1991年就已經在玩這個。他的樂器本來是一款叫 synthaxe 的 midi guitar,被他拿去改成有很多 pad 可以打的 controller。

蛋:感覺的出來你非常注重演出的內容是現場即時製造的。

小各:以我個人來說,我覺得音樂是一種「實作主義」,是可以彈的或可以被操作的,而不是編的很滿但都用放的。有些樂團考慮的是現場的完整度,選擇一個比較安全的方式;但我的表演方式本來就比較小眾,如果說我在大舞台上這樣表演,其實也蠻怪。

每個人的觀點不同,觀眾也不一定會在意這些,但以一個樂手的角度來說我不會喜歡用放的表演,我是希望可以看到音樂實際上被產出的現場演出的,像 Tim Exile 或 Moldover 這種表演中有很多互動的,這種風格叫「Controllerism」。

像 Moldover 自己 custom 的那台 controller 叫「Mojo」。我的 Reaktor 效果器就是用他的 custom,我的吉他上面會有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也是因為他,只是我在吉他上面貼的是 Dicer。 ( MOLDOVER – NOT YOUR MIRROR)

蛋:跟我們分享一下你表演用的 setting 和傢俬好嗎?

小各:我現在不太用實體效果器了,全都用電腦。在吉他上我也一直有在用 midi pickup,之前是用 Roland 的 VG-99,現在新換的這個是 FISHMAN TRIPLEPLAY 無線的。同時手上還會有個 iPhone,也是作無線 controller 用。

Roland V-Guitar System 吉他合成器

蛋:你在眾多可對應 Ableton Live 的 controller 之中,為何選擇了Quneo?

小各:因為 Quneo 它一個 pad 可以送好幾個參數,包含 note、pressure、X、Y 等,每個都可以,也可以設定成送 CC,或是切 bank,太方便了。之前是用比較接近 MPC 的 padKONTROL,覺得它 pad 的觸感比較好,Quneo 的 pad 算可以接受。

這個 foot controller 也是一樣(下圖1),同一家公司出的,它也是一個鍵可以送超多參數的,按下去是一個,力度是一個,X/Y 各是一個,還可以有左轉右轉,只是我沒有用而已因為太麻煩了….。

蛋:有左轉右轉就可以像跳舞機….(笑)

小各:對啊對啊,表演的時候就會忙的要死….但就是很方便可以送 midi out 控制其他的效果器。HOG 也是我蠻常用到的效果器(圖2),它可以做像organ 的聲音,當我想要比較「有機」一點的時候(笑)就會用到它。

還有這個像戒指的東西,Hot Hand 其實也是 midi controller(圖3),基本上可以送出 X 跟 Y 兩個參數,新的還加上 Z。它的功能還蠻厲害的,可以送一般控制,可以送 note,也可以設成 trigger 當一個開關,手一揮就有什麼。大部份是噱頭,表演的時候很好用,可以個做 wobble bass 什麼的(笑)。

蛋:那麼表演的內容是排好的嗎?或是即興呢?有這麼多的控制器和參數設定,你平時是如何練習的?

小各:其實我表演很多,雖然沒什麼人看(笑)。

演出是到這一兩年才算比較ok,之前摸索期超慘的,亂七八糟有時候都不知道在幹嘛,電腦又常常當機。演出的設備也是前年才完全確定,之前用過很多不同的方式,當然那時沒有這麼方便的 foot pedal,也沒有 launchpad,routing 起來超麻煩。

很多 setting 都是即興的,像現場做的 loop 大多都是;有些歌就算是 set 好的,solo 的部份也仍然是即興,除了 unison 會對到之外,其他都不太一定。我其實也沒辦法對的超準,有時候有東西沒拿到就挫屎,就想說算了用別的東西彈。

然後所有的控制器包括 iPhone 在內,控制的都是同一個 Reaktor 系統,所以不管在哪個地方,我想要怎麼做就能怎麼做,這樣表演才會好玩。

蛋:相對於比較流行或慢慢鋪陳的音樂,你的作品的段落變化蠻快的,是如何進行編曲的呢?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嗎?

小各:大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當然還是有些歌有鋪陳的。記得我專輯裡有一首11拍的歌,那個應該就是一直跳一直跳,因為11拍我沒有辦法讓idea持續太久。

說到這個,其實我還很喜歡 Venetian Snares,我覺得他做的東西就是未來音樂,有很多快速的取樣橋段。後來我做的東西都會有點像他,因為07年左右聽太多了。我的專輯裡有蠻多這樣的 style 是用 Renoise 做的,因為它可以很快的去處理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他沒有一首歌是四拍的。有一首他取樣 Billie Holiday 的 Gloomy Sunday,但是直接把它換成七拍,超帥的!( Venetian Snares – Öngyilkos Vasárnap)

蛋:之前在 facebook 上有看到你用過 Roland 的 AIRA 系列,感覺如何?

小各:那次是剛好有朋友新買了 TB-3,就大家聚在一起拿來跟真正的303還有其他 clone 一起做 AB test。覺得很好啊,物超所值,又很漂亮;但畢竟我本身現在已經不太用硬體了,買回來現場也用不到。

TB-3 跟真的 303 比…我覺得可能是因為輸出的問題,畢竟真的303到現在也三十幾年了,硬體會耗損,感覺聲音沒那麼尖,但本質上聲音是一樣的。

AIRA 系列 TB-3


蛋:你做音樂的能量來源是什麼呢?

小各:我之前講過說「創作是犬儒式的反抗」,因為沒有那個洨去丟炸彈,所以就來做音樂(笑)把一些心裡想要做的事做出來。我覺得創作是反抗最簡單的方式,如果說你想要跟大家一樣,那大概就不適合做這個東西。

但我覺得因為很多東西可以是後設的,你可以把這些後設的東西加到創作當中;但如果加太多就會變得很假掰….不管啦,總比當順民好啊。

蛋:接下來有什麼規劃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小各:今年如果來得及,「屍術控」可能會發。就是同樣的玩法,但是音樂更雞巴;比較像我想玩的前衛爵士的感覺,可以自己跟自己即興;也有互動裝置,像是插草人,草人被插可能會叫「啊~」「It hurts!」「Fuck you!」之類的,可以玩很久。

另一個想做的組合是國樂。之前做過一個互動裝置,讓水變成觸發當作打擊樂器。這個作品叫「流水」,它是一首古琴的曲子。(看流水影片)

蛋:最後,給年輕的音樂人一些建議好嗎?

小各:多嚐試新東西,不要再玩老人家玩的音樂了(笑)。而且樂器一定要練!器樂能力還是重要的,對不管作曲或表演都一定有非常大的幫助,有器樂能力才有辦法進行一個還 ok 的表演!如果你是一個合成器手,你要做的應該是彈黑鍵跟白鍵而不是轉鈕而已;現在很多人表演的時候,明明就有一個主旋律可以彈,卻都在轉旋鈕。我覺得現場還是要能控制一些東西,而不只是一堆合成器放在那邊,內容其實都是 sequencer 送出來的,表演轉轉 cutoff 咻咻咻而已。

像我看 Jeremy Ellis,我就會想「對!我應該要把我的 drum pad 能力練好」;或是可以把轉轉轉練到超強,像 Tim Exile 那種,他是我表演的偶像,他表演的想法跟概念是一直想要去嚐試的。他現在的表演全部都是互動跟即時,沒有其他樂器,全部用自已的聲音,透過 custom 的 Reaktor 效果器處理。他寫了很多 Reaktor 效果器,像 The Mouth。他表演的時候也都沒有在看電腦,所有的錶頭都做成直接顯示在 controller 上。

每次有人問說什麼 controller 超帥的,我就說你去看他,他用的 controller 全部都是最便宜的,可是做的東西就是超厲害!


作者

蛋

蛋,現任《女孩與機器人》之機器人之一及《濁水溪公社》鍵盤手。 熱愛合成器及合成音色,尤其是類比機材。 憑藉著這股熱情,在合成器及軟體教學上亦有所累積。 出生在八零年代,對八零年代的 synthpop 有著莫名其妙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