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樂人齊喊:「我們都是徐超斌」 願用歌聲為台東偏鄉蓋醫院

「在我七歲大那一年,因為我二妹感染麻疹,併發肺炎。偏鄉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父親一直要拖到很久,就覺得不行才送(二妹)到醫院去,就來不及就往生了。我當時就深感偏遠地區醫療貧乏,所以我那時候才七歲大我就發誓,將來我要當醫生。我不希望再有人在送去醫院途中再枉死了。」——徐超斌醫師

台東縣南迴公路沿線四鄉(太麻里、金峰、大武、達仁)全長 118 公里,長期缺乏醫療資源,沒有一家救命的醫院,徐超斌醫師多年來為實踐醫療正義,發起興建南迴醫院,期間更因過勞中風病倒,卻不曾放棄建院的夢想。音樂人毛恩足曾於 2015 年,號召原住民音樂人共同錄製第一張《4141 為南迴而唱》公益音樂合輯;今年,他與達卡鬧合作錄製合輯續篇《4141 用歌聲蓋醫院》,希望透過音樂的感染力,繼續支持徐超斌醫師建院的理念。

徐超斌醫師於南迴醫院預定地(鍾佳陵攝)
徐超斌醫師於南迴醫院預定地(鍾佳陵攝)

《4141 用歌聲蓋醫院》的計畫,於 11 月 1 日上午 11 時,在玉成戲院錄音室首度發表。以「跨界文化」、「樂團聯手」為概念,強化南迴醫院的重要性,不僅是在地居民的需求,更是全台灣人的需要。此一最新公益音樂合集的參與者,包含音樂團體與個人,如:陳明章(台語詞、曲創作暨演唱)、林生祥(客語詞、曲創作暨演唱)、新寶島康樂隊、董事長樂團、滅火器、旺福、泰武古謠傳唱隊、沖繩與台灣音樂團隊「島嶼音樂人」、Summer & 小毛、達卡鬧、李常磊、毛恩足。

兩度發起與製作南迴公益合輯的毛恩足表示:「當初偶然間讀見徐超斌醫師的南迴醫院大夢,回想起自己也曾多次行經這條漫長寂寞公路,便不難理解箇中滋味,於是想著如果太平洋是最蔚藍的陪伴,那麼,音樂便是最溫柔的安慰。因而從第一張合輯由原住民族音樂為自己的家園發聲,到第二張以跨界、樂團的概念,讓愛沒有分別,十一組跨種族、語言、地域的音樂人,一同築起方舟,承載更多的愛。都是希望能夠呼應徐超斌醫師所說的——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這樣一個屬於全人類的普世情懷。」

製作人達卡鬧則表示,「希望藉由這一張合輯再一次呼喚台灣人民齊心完成南迴居民對醫院的盼望,讓我們一起成為『徐超斌們』!」

《4141 用歌聲蓋醫院》合輯
《4141 用歌聲蓋醫院》合輯

本合輯收錄的 11 首歌曲中,風格迥異的各家樂團竟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以東台灣為創作靈感,表達對其風土人情的想望與關懷,參與的樂團中,滅火器以〈台 11〉這首歌,獻給如同心靈良藥般的台東;而旺福的〈背包客〉,首度巡迴演唱即是在台東,這片土地對吉他手姚小民來說,俱有能鎮定副交感神經般的神奇作用。

前輕鬆玩樂團主唱 Summer 的母親是知本卡地布部落族人,因此她將這份盼望回家的心情寫成了〈路〉。董事長樂團則是獻上當初為反對台東美麗灣飯店開發案而寫的〈美麗啊!〉,以表達對土地、人權的正義之聲。新寶島康樂隊的〈路途〉,作詞人林佑丞也正是在南迴公路上完成此曲的。

林生祥與女兒林奇葦一同聲援「我是徐超斌」(侯勛翰攝)
林生祥與女兒林奇葦一同聲援「我是徐超斌」(侯勛翰攝)

客家代表,林生祥的〈細細妹〉將身為父親面對早產兒脆弱生命的無助與盼望,反映出醫院本為救人的真義。台語代表,陳明章選擇以大眾耳熟能詳的〈伊是咱的寶貝〉則希望我們能牽起雙手,疼惜、珍視每一個人。泰武古謠傳唱隊〈U NI YO〉歌詠的,是原住民古老智慧中最重要的「共享」主題,不論共享的是喜怒哀樂。

跨國連線,沖繩與東台灣音樂人所合作的〈島嶼之歌〉 ,歌詞與旋律都充滿了陽光正向的能量,眾人合力,與建蓋南迴醫院的宗旨很貼近。

毛恩足與達卡鬧合作的〈朋友加油〉、以及與李常磊合作的〈超人之歌〉,堪稱為南迴醫院與徐超斌精神量身打造的兩首歌曲。合唱曲〈朋友加油〉如同台灣版的〈We Are The World〉,特別邀集參與第一張《4141 用歌聲蓋醫院》與第二張合輯的音樂人共同錄製,帶有彼此鼓勵與為南迴努力的意義。〈超人之歌〉描寫了超人醫生孤獨守護家鄉、不屈不撓的身影,和越來越多「徐超斌」一起同行的心路歷程,其中徐醫師更在歌中為其理念「獻聲」說法。

〈朋友加油〉錄音工作照(林景堅攝)〈朋友加油〉錄音工作照(林景堅攝)

「4141」以徐醫師著作《守護 4141 個心跳》書名為靈感,也是南迴協會的電子發票愛心碼 4141。這群熱血的音樂人從第一張公益合輯開始,便以「我們都是徐超斌」口號推廣,希望喚起更多支持該理念的志工,以各自所長為南迴醫院奉獻心力。你可以透過「改善南迴醫療」的活動網站,了解南迴醫院計劃的進度,或至「4141用歌聲蓋醫院」活動網頁,給予他們實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