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張瀚中(阿雞)─ 不論是手風琴手、鋼琴手,在當那個「手」的時候,就要把那個「手」做好

阿雞_十九兩
蛋:今天很高興很榮幸訪問到樂團圈的鬼才,什麼都會,可以用橡皮筋solo的阿雞老師!首先想請教的是,你到底會多少種樂器?

雞:沒有啦,我覺得我主要就是會三樣事情:第一個是鋼琴,第二個是手風琴,第三個是吹奏的東西,以這三樣東西為基本。我小時候是學鋼琴,國中上國樂班,有拉過大提琴但拉不好,所以就跑去吹嗩吶…。

蛋:國樂班有大提琴?

雞:因為國樂在二十世紀初的時候經歷了一場「國樂交響化」。以前的國樂,例如歌仔戲,是沒有中低音的,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的民族樂器都不太有低音。後來他們就發明了一種樂器叫「倍革胡」但根本就是大提琴;但因為倍革胡的共鳴圈很大,必須要用巨蠎皮,實在是太貴了,所以乾脆直接用大提琴。

蛋:原來如此,又長知識了!那手風琴呢?

雞:手風琴是大二的時候開始的,因為想要當街頭藝人。我原本是吹口風琴,但覺得一個堂堂五尺男子漢吹口風琴很鳥,所以就想說學手風琴。

蛋:我們知道你對於鍵盤及合成器也是非常的精通與熱中,這部份又是如何開始接觸的呢?

雞:我大學的時候其實是一個 acoustic 愛好者,很多東西都希望是以 acoustic 來表現,所以我從那時開始陸續收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小小打擊樂器、民族樂器等等。那時對於合成器還不了解,(對於鍵盤的印象)都是看到電視上的老仙彈伴奏琴,但伴奏琴的聲音實在是太鳥了,覺得那不是真的。

一直到研究所的時候開始跟娃娃(魏如萱)合作,他的歌裡面有時真的是需要合成器,只用電鋼琴彈實在是很不對,就想說來找一台可以發出那些聲音的琴,所以我咬緊牙根買了 Korg 的 M50 去找蛋老師上課(笑)。其實在那之前已經接觸有一年的時間,但都覺得那些音色不是我要的,或是一些很奇怪的合成器做的 ambience 的聲音,覺得自己做的很鳥,怎麼會這樣。

阿雞_娃娃
阿雞與娃娃

蛋:說到這裡,十分好奇老師入行的經過,因為你也參加過「拷秋勤」,也有自己的「十九兩」雙人組,又常常出現在比較主流的演唱會像娃娃、萬芳等,是如何造成這樣多變的機會?

雞:是因為拷秋勤。24、25歲的時候我們簽給野火樂集,就跟著他們一起表演,那時候我是吹嗩吶,完全還沒有其他的部份。因為常常跟著一起跑,原住民在結束之後很喜歡大雜燴,他們就說反正我會手風琴也會鋼琴,那不如我也加入他們的演奏,所以我開始當鍵盤手跟手風琴手。當了一兩年之後,娃娃需要一個可以彈鋼琴和一些阿里不達的事情的樂手,我就剛好進去。

其實這些事情都很運氣,娃娃做不到一年,蘇打綠的阿鞏剛好去當兵,他們需要鍵盤手代班。因為大家都附中的,就說找一個學弟就好,就剛好有了這個機會。後來又有人問一個原住民的音樂前輩,說萬芳需要一個鍵盤手有沒有人可以,他就剛好知道有一個。所以一切都是剛好,也所以後來才沒有在做一般的工作。

蛋:回到剛剛的話題,怎麼會想要從 M50 作為出發點呢?

雞:因為那時會去瑞揚,最常遇見的合成器是 Korg 的 M3 跟 Yamaha 的 Motif,這兩台的價格我那時都付不起,所以我就做功課,發覺 M50 用完應該就會用 M3,但 Motif 不買 Motif 就不會用 Motif,所以只好選前者(笑)。

阿雞

蛋:作功課大都是透過什麼樣的管道?

雞:為大家分享一下我作功課的方法(笑),就是我會在 youtube 上搜尋 M3 的 review,想說用「看」的看看會不會,review 完之後,相關連結就有 M50 的 review,通常我就一定會點,因為我想知道為什麼它會是相關搜尋。看完之後發覺它們介面非常像,再查一下價格覺得負擔的起就買了。但一年半以內就換成了 Nord。

我喜歡看樂團的 live,不太喜歡只聽 CD,因為常常聽完 CD 覺得這首歌怎麼這麼屌,但它現場怎麼做的?所以我看到一個喜歡的樂團我就會去 google 他們用的 preset,或是直接看 youtube 看他們是怎麼做的。

蛋:但很多時候我們看現場聽到的聲音,是看不到它如何被做出來的,很可能是用放的,這樣會覺得失望嗎?

雞:我覺得這跟我的工作有關係。我的工作也是樂手,我們也有用放的,那他到底留了什麼東西需要現場做,又是用什麼器材做,我就覺得這個器材一定是他非常需要的才會留在現場做,所以這個器材應該可以買!(笑)我那時買了 M50,卻怎麼看大家都在用 Nord,所以我又開始看 review,把他們所有的型號都看完,看完之後決定買 Nord Stage 2,而且我還知道 Stage 跟其他款的差別在哪,優點又是什麼。

很多人買了琴但其實根本不知道這東西可以幹嘛,或是直接就開始用 preset;但我除了看 review 我還很喜歡看說明書。

阿雞

蛋:沒錯!我也很喜歡看說明書,真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那麼從 Korg 的工作站合成器,到 Nord Stage,又是如何進入類比合成器的階段?

雞:因為其實我帶 M50 找蛋老師上了兩堂課(笑),上完之後發現這台琴的設計對於想要變化聲音來說是非常的麻煩,這讓我覺得很震撼,覺得它的存在不是拿來「好玩」的,而是你一定要知道做什麼事會發生什麼變化才能去調它,它就只有四個鈕。後來買了 Nord Stage 2 開始研究,它上頭有 Nord Wave 百分之六十的界面。玩一玩又覺得聲音好像沒有很厚實,常常我調一個音色調了很久,大家都說沒有聽到,就很不爽。剛好那時喜歡聽 dubstep,dubstep 的聲音都很劇烈。用類比合成器做 dubstep 的人很少,但我當時看 youtube 看到的那個人是用類比琴錄的,疊了好幾次,於是就有了「dubstep 還是要用類比合成器做啊!」的這種想法出現在腦海中,決定來玩玩看(笑)。

於是又開始大量的 video search,每天知道一個型號之後先看 Sonic State 的 review,再看 Future Music,再看 Sweetwater(看價錢)。想來想去,覺得 C/P 值最高的是 Mopho X4,就入手了。接著是 Minibrute,MS20 mini,然後 Minibrute 賣掉換 Microbrute,覺得真心的喜歡 Microbrute 勝過它哥哥。接著 MS20 mini 賣掉換 MS20 kit,玩一玩又覺得乾脆模組合成器一下好了!就開始買。Minitaur 則是上個月為了要當惠婷的貝斯手才買的。

蛋:在這樣的歷程之後,你對於數位的跟類比的合成器之間有什麼看法?

雞:我覺得在演奏的時候,類比的東西比較有趣。意思是當我用 MS20或 Microbrute,從一首歌接到另一首歌,音色不是按一個鍵跳過去的,而是要立刻把參數轉到下一個 setting(因為沒有音色記憶),它可能會有個變化的過程,我要在家裡練個十次二十次以上,這就覺得有趣而且有挑戰性,不然每次都彈一樣的歌無聊。而且我後來有個很深的體悟,就是在不同的場地你所調出來的 preset,台下聽到的聲音真的都是那樣嗎?一定會不一樣,所以 preset 調那麼準幹嘛?用轉的可以邊聽覺得「轉到這裡就好」,配合場地的聲音。還有就像是我不相信吉他手隔了一天的 tone 是一模一樣的,就連 pedal 蓋起來走回家,不小心跌倒一下 preset 就不一樣了,然後大家都對鍵盤手很嚴厲,覺得聲音一定要一模一樣?我覺得鍵盤手也應該要相信自己的耳朵。

蛋:最後是如何進化到模組合成器(modular synthesizer)的?

雞:因為買了 MS20 mini(semi-modular),玩一玩覺得真的很有趣,有時候根本不知道為什麼發不出聲音(笑)。有一次颱風天半夜睡不著,打開它就玩了五個小時,覺得它比我之前接觸過的合成器都更刺激!所以就覺得不如回到類比合成器的誕生地﹣真正的 modular。

阿雞

蛋:那 modular 之後呢?

雞:可能還是買個液晶電視吧!(笑)

蛋:接下來想請老師簡單的談談對各台合成器的感覺,從 Microbrute 開始好了。

雞:首先 Microbrute 比它的哥哥 Minibrute 實在是好帶太多了(笑),Minibrute 雖然也沒有很大,但是長的像一個 pizza 盒,背包也裝不下,什麼都裝不下;當初會買 Microbrute,只是因為它有一個八格的小 patch,後來才發現這八格的小 patch 實在太方便了!因為 Microbrute 接上 USB 之後(目前是用 Ableton Live,Logic 不知為何不行),LFO 的速度就可以被電腦驅動,所以我就會有一個 on-beat 的 LFO 輸出,可以 trigger modular或 MS20,簡直是如虎添翼啊!加上它也有 CV/Gate 輸出,功能性極強,個人大推!

不過還是有一些小地方,像是當成 CV/Gate 介面的時候,它的八度切換沒有作用;它本身的聲音,就是一種聽起來爛爛的聲音但我很喜歡;跟 Minibrute 做 AB test,Microbrute 的低頻感覺多一些。我最主要用電腦帶著它跑一些很奇怪的 sequence,一些就算太怪也沒關係的東西,搭配Boss的RE-20用。

阿雞

蛋:那 RE-20覺得怎樣呢?

雞:RE-20有 reverb 跟 delay,完全就是一個類比合成器所需要的東西!它很小台,出國的時候放在前袋就好;它的 delay 有 tap tempo;加上因為模擬舊機器,它會有一個 feedback,在結束的時候很好用,可以放著讓它響然後帥氣的退場!

阿雞

蛋:接下來是 Mopho X4。

雞:Mopho X4是因為那時 Dave Smith 說他們家是全世界唯一在做複音類比合成器的公司。也有考慮過 Prophet 08,因為聽到 James Blake 的聲音,想說這麼詭異的聲音到底怎麼做出來的,但 Prophet 08超出我個人需要的長度。我現在買合成器很注重長度,對長度的要求就是可以帶上飛機,因為我不託運類比合成器,所以選了 Mopho X4。其實一開始聽到它的聲音我很不喜歡,覺得怎麼會有這麼硬梆梆這麼鐵漢的聲音,後來用久了之後發覺它的設計在做現場的時候那個聲音跟氣勢是出的來的,就覺得還蠻好用。而且用它的 aftertouch 拿來做像是 side-chain 的效果也很不錯!

阿雞

蛋:我也很喜歡 DSI 的 aftertouch 剛剛好的感覺,像 Minibrute 的 aftertouch 很容易壓一個就太多。

雞:Mopho X4我主要用它來做一些 pad,或是 supersaw 的 lead(疊在一起)。雖然一開始彈會覺得「彈琴技術好成這樣,竟然只能同時發四個音!」(笑),後來還是就習慣了。有一次調了超久,調出 James Blake 的tone 覺得很感動!但是它的 software editor 真是不行,只拿來排音色的歌序,就是「數位的東西要先排好,類比的一定要現場調!」雖然只有四個發聲數,但每個音都可以有 sub oscillator,再加上第二個 oscillator,又有不同八度的 sub oscillator,整個用完真的滿到不行。

蛋:再來 MS20 kit。

雞:MS20 kit 因為是我個人親手做出來的,所以有一點點問題(笑)。

蛋:我還以為你要說所以很有感情。

雞:MS20 kit 裡面有一個小開關可以切換是初期或後期的 filter,為什麼不直接做在外面哩?我彈惠婷現場的 bass 原本是用 Minitaur 加 MIDI keyboard,但後來發覺 Moog 的 bass 整場下來會讓大家聽覺太累,因為它讓sub woofer 震的太厲害,所以改用低頻沒有那麼多的 MS20,PA 好像也比較會調這種沒有那麼低的 bass。MS20真的是一台可以放一輩子的琴,我為什麼想要買它,其實是因為有一次卡夫卡的 PA 社長看我玩這台,他說以前日本的話劇社各種效果都是用 MS20做的,我一聽心想「太浪漫啦!」所以十九兩如果要什麼效果,我都可以用這台做出來!譬如說打人的聲音,或突然下雨了,我就都可以現場做出來,不像以前是用放的,現場的氣氛完全不一樣!

MS20的聲音真的是很好聽,它有一個很低的底噪,之前覺得很爛,但是有一天蛋說那是它的特性之後就覺得真的很好聽。

蛋:又是我又是我!(笑)話說你的單發聲數的琴裡 Microbrute 跟 MS20的 filter 個性上是比較相近的,都是12db/oct。

雞:但是 MS20的 filter 聲音好聽太多了。Microbrute 的 filter 在轉到快接近爆掉的時候,會出現一個澇屎澇屎的聲音(笑),平時聽是蠻可愛的,但需要兇狠時還是 MS20比較好,穿透力比較強。我在小巨蛋試驗過,我用Microbrute 做 LaLa 表演的一個音效,回去看 youtube 什麼都沒聽到,就覺得很不爽;後來又有一次機會表演,我就帶 MS20去,這一次我看觀眾的 youtube,那個聲音大到爆炸,爽到不行!這不是 PA 的問題,Microbrute 的 filter 比較容易被其他樂器吃掉,練團和表演都這樣,不知道為什麼,經驗如此。以濾波器定生死的話,我會推薦 MS20(還有Moog)。

阿雞

蛋:還有想要問一下對於 modular 的看法又是什麼?

雞:你以前跟我說過合成器有「減法合成」或是「加法合成」,不管是哪一種,對以前的我來說都是有聽沒有懂,因為我以前所學的樂器都是「tone 在手中」的,它們的音色是原本就存在的;再來一開始買的一些合成器,對它們的很多想像都還是建立在我所聽過的聲音上,然後我把這些聲音做到我覺得最好聽。但是在我買了 modular 之後,開始覺得合成器的聲音有如大海一般,可以去探索所謂「塑造聲音」這件事情。

現在很多市面上的歌曲,其實都用了很多奇怪的聲音,有可能是取樣再進過效果器處理的,或可能真的是 modular;我在想未來五年或十年,樂團裡會開始有一個人負責的是 ambience,就像主唱負責 vocal 那樣,掌握表演的氣氛。我會去想說在台灣未來音樂要如何走,然後樂團的氣氛要怎麼樣,我個人是覺得蠻孤注一擲,因為反正我這個人本來就走一個極度冷僻路線,就把它走好。比如說手風琴很少人在拉,但如果一年表演個五十場,大家就會覺得很常看到手風琴,合成器也是一樣的意思。大部份的時間我還是在做一些很普通的事,但有機會還是多學一些奇怪的東西,不然多無聊。

在自己的樂團十九兩,一直會去探索樂團架構上的改變,會想去做現在覺得最重要的事。但在其他的地方也是做了很多努力,像 LaLa 之前在 Legacy 發片,「不安小姐」這首歌完全不放 program,想破了頭去思考不用program 的做法,例如把 A-100 System 當成 sample 在用,按一下就「嗶~悠~」從頭到尾就這樣。

蛋:最後一個問題,對於想走音樂這條路的新鮮人們有什麼樣的建議?

雞:不論是手風琴手、鋼琴手、還是合成器手,在當那個「手」的時候就要把那個「手」做好。意思是如果你是一個合成器手,就應該要有自己的 preset,音色不要都只用琴上面的。就算是一個很無聊的聲音,也應該要自己做,一開始一定會被打槍但這就是成長的過程。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