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來見見這組 讓厭世少年獲獎的海洋音樂祭高中生評審團

8 月 5 日晚上,厭世少年在海洋音樂祭拿到了評審團大獎,以及海洋之星。這是海祭十七年以來,首次有樂團同時獲得兩項大獎。但在當下,更重要的象徵意義是,厭世少年獲得了兩個世代的評審青睞。

今年的海祭延續過去幾屆的高中生評審團制度,在網路上徵選出五位高中年紀的學生,負責選出其中一項大獎「海洋之星」。這五位學生,平均年齡不到十八歲,卻與相差業內年長他們許多的評審有相同的選擇。這五位,有四位如今還是會購買實體唱片,其中兩位是一般高中學生,三位則是不在傳統學院體制內的「自學生」。

高中生評審們會在評審手冊的表格上,逐團註記分數。因為官方並不介入評選過程,所以每個人的評分方式都不同,有人設定滿分是七十五 ,有人設定一百;也有不以分誤為喜歡畫畫的自學生嚴昕,因為對數字沒有概念,所以都是用繪畫符號來當作抽象的分數。

為了計算結果,高中生們在最終討論時,重新擬定了共同評分方式。第一階段,先把各自的十團分數順位排列出來,加總出最高分的前三名。這三名會在第二階段,經過一番討論後,把各自的第一名拿出來決定出結果。

2017海洋音樂祭高中生評審團(左起:莊蜨、嚴昕、翁瑋宏、大頭、葉宸宇)
2017海洋音樂祭高中生評審團(左起:莊蜨、嚴昕、翁瑋宏、大頭、葉宸宇)

儘管說,海洋音樂祭上的厭世少年獲得了兩個世代評審的青睞。回到現實社會,這五位高中生其實並不能真的代表一整個新生世代的口味(已經沒有任何單一個體辦得到代表性這件事了吧?)。他們實際上還是同齡人中的特例。

評審之一,1999 年生的葉宸宇,和綽號「大頭」,喜歡嘻哈的另一位評審陳韋霖是小學同學。採訪當天,戴著一頂紐約洋基隊球帽的葉宸宇,對於校園生活似乎有種,急於成長跳脫的不滿。

葉喜歡龐克,喜歡八十八顆芭樂籽,自述韓國華僑母親,從小就常給他聽老樂團,以及韓國正在流行的音樂,所以自己能接受的風格非常廣。玩團、創作,希望之後可以學怎麼當音控。

為什麼會報名海祭評審?「我個人會一直關注獨立音樂的相關訊息,剛好看到海祭的網站,就報名了。」葉宸宇說:「很多團我平常都有在聽,然後會前賽我也有去看一場。所以本來就對這些團有些認識。」

身為學生,沒有太多閒錢,他和大頭都沒有使用付費串流平台如 KKBOX 或 Spotify,多半在 StreetVoice 與 Youtube 等免費平台聽歌。也因為課業隨著二升三而加重,所以很少看專場表演。最近參與的現場,是免門票的台大音樂節,以及由八十八顆芭樂籽主辦,88 元低消門票入場的 B Fest。

葉宸宇喜歡龐克,喜歡八十八顆芭樂籽,自述韓國華僑母親,從小就常給他聽老樂團,以及韓國正在流行的音樂,所以自己能接受的風格 喜歡嘻哈,綽號「大頭」的陳韋霖,話並不多,和葉宸宇是小學同學。據葉宸宇所說,厭世少年是大頭先給他聽的。
葉宸宇喜歡龐克,喜歡八十八顆芭樂籽,自述韓國華僑母親,從小就常給他聽老樂團,以及韓國正在流行的音樂,所以自己能接受的風格非常廣。
喜歡嘻哈,綽號「大頭」的陳韋霖,話並不多,和葉宸宇是小學同學。據葉宸宇所說,厭世少年是大頭先給他聽的。
喜歡嘻哈,綽號「大頭」的陳韋霖,話並不多,和葉宸宇是小學同學。據葉宸宇所說,厭世少年是大頭先給他聽的。

相對於大頭與葉宸宇,另外三位從國中開始自學的高中生,則映照出生活情境特別不同的青年圖像。

「自學」並非我們所想像的,都是獨自在家中讀書。2000 年生,評審中年紀最小的莊蜨解釋,自學生也會寂寞,所以一但經過教育部申請自學計畫通過後,他們會加入「自學團」,在不同的地區一起上課。有趣的是,家長們也會參與其中,甚至充當老師,學生之間也會舉辦聚會,彼此分享學習經驗,交交朋友。

自學團裡的年齡層分布很廣,沒有非常清楚的學長姐之分。有些成員甚至是在成年後才申請自學,這也許是才 16 歲的莊蜨看起來,特別成熟的原因。她最近看的音樂現場,是生祥樂隊的菊花夜行軍十五週年演出;對我筆電上貼的各種議題貼紙有所共鳴,自承演出那晚看到最後「沒有人是局外人」的布條被林生祥舉起來時,有被感動。

莊蜨(右)有一種早熟的氣質,冷靜自持,面對問題都會深思熟慮後才回答。最近聽的演唱會,是生祥樂隊的菊花夜行軍十五週年演出。
莊蜨(圖左)有一種早熟的氣質,冷靜自持,面對問題都會深思熟慮後才回答。最近聽的演唱會,是生祥樂隊的菊花夜行軍十五週年演出。
嚴昕對於美術有很強烈的興趣與才華,耳朵上的耳環就是她自己創作的。她喜歡電子風格的樂團如眠腦、I Mean Us,也喜歡魏如萱。
嚴昕對於美術有很強烈的興趣與才華,耳朵上的耳環就是她自己創作的。她喜歡電子風格的樂團如眠腦、I Mean Us,也喜歡魏如萱。

「我們是有認識的人看到徵選資訊,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就一起來報名了。」自學生翁瑋宏說,喜歡金屬、硬核音樂的他,是五位高中生評審中,最挺火燒島的。看到火燒島拿到最大獎,他特別開心。評審過程,翁瑋宏獨挺火燒島到最後,可另外兩團在決選時都各有兩票支持,形成二對二對一的局面。

大頭、莊蜨屬意倒車入庫,嚴昕、葉宸宇則想保厭世少年。最終由厭世少年勝出的理由,不外乎很穩健、幽默的台風,以及搖滾跟薩克斯風的結合。

翁瑋宏解釋厭世少年得獎的原因:「我覺得當天有很多樂團站到大舞台後很緊張,但厭世是除了火燒島之外,我覺得台風很穩的團,而且,吉他手(檳榔)的幹話太深得我心了。」嚴昕也說:「一開始看到名字就很喜歡,後來看到大家都半裸也很有趣。主唱在台上自嗨很有感染力,而且薩可斯風也搭得很好,如果沒有薩可斯風他們應該也不會那麼跳出來了。」

三位自學生評審中唯一的男生,翁瑋宏(圖左一),喜歡金屬樂,但受訪前幾天聽的是孔雀眼的專場。
三位自學生評審中唯一的男生,翁瑋宏(圖左一),喜歡金屬樂,但受訪前幾天聽的是孔雀眼的專場,有在玩團,但目前團員還在找。

年初,Blow 曾做過一篇 2017 年值得注意的新秀整理,找來業內人士推薦新團。厭世少年也獲得了多人讚許,理由也不外乎現場張力十足。在虛浮斷裂的數位聆聽系統裡,我們抓不到最能打中聽眾的風格口味,可透過高中生評審的直覺,能夠再次確定的是,在北部舞台演出機會變多的當下,若想獲得樂迷關注,好看的現場在這時代是愈發重要的武器了。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