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key與艾耳音樂廠牌:以「促進ACG與音樂產業的聯結」為理念

ACG 是英文 Animation(動畫)、Comic(漫畫)、Game(遊戲)的縮寫,ACG 音樂既指動漫、遊戲的相關音樂。

隨著 80、90 後人群成為音樂創作和收聽的中堅力量,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二次元歌手圈九超女奪冠」、「虛擬歌手洛天依登上湖南衛視春晚」⋯⋯這一系列事件表明 ACG 音樂與獨立、主流音樂圈也呈現破壁的趨勢。

街聲大事特此推出專題系列「ACG 破壁人」,我們將探訪一系列與 ACG 有關的音樂人、製作人和幕後廠牌,展現他們如何在用自己的方式,把「ACG 音樂」這個日趨大眾的詞語,展現在越來越多人的面前。

專題系列「ACG 破壁人」第一集專訪台灣 ACG 廠牌艾耳音樂與其主理人——著名動漫,遊戲音樂製作人 Hoskey。

15724973_1214298361984639_1924938115501440873_o

VOCALOID(虛擬人聲)是由 YAMAHA 集團發行的歌聲合成器技術,初音未來就是它的代表形象。在 AcFun(A 站)、bilibili(B 站)等二次元相關基地,VOCALOID 中文投稿的曲目,如果播放量超過十萬,則稱它為「殿堂曲」。

2015 年,一位名為「Hoskey」的 UP 主(上傳作品者),上傳了一首為中文聲庫「心華」創作的歌曲〈御守〉,三個月入殿堂級,留言卻紛紛抱怨來的太晚,也有評論說:「無論是作曲或編曲都是中文 V 家一流的作品,而且沒想到居然是那個 Hoskey 大神!」

B 站彈幕截圖,Hoskey 的調教和作曲、編曲功力受到VOCALOID 粉絲的普遍肯定
B 站彈幕截圖,Hoskey 的作曲、編曲功力受到 VOCALOID 粉絲的普遍肯定。

粉絲眼中的「Hoskey 大神」是台灣著名動漫,遊戲音樂製作人,曾經擔任大宇資訊《新仙劍奇俠傳》、遊戲橘子《Dream Drops》、茂為歐買尬《貝拉傳說 online》等配樂製作,以及世嘉音樂遊戲《Project DIVA Arcade》、雷亞音樂遊戲《Cytus》、《Deemo》的遊戲音樂製作。而一首〈御守〉又讓通中文 VOCALOID 愛好者,見證了他的創作實力。

聽到菅野洋子的那一刻我決定要當作曲家

根據台灣 ACG 愛好者組織「傻呼嚕同盟」撰寫的《台灣阿宅啟示錄》,ACG 這個詞最早起源於台灣 BBS。1980 年代,台灣與日本的文化交流逐漸恢復,同時日本動漫畫御宅族現像開始為世人所知,台灣青少年成為中文世界最早接觸到日本 ACG 文化的地區,現在台灣 ACG 流行文化的基礎,可以說正是奠基於那個時候。

作為一個 1980 年出生的台北小男孩兒,Hoskey 幾乎是伴隨著動畫片和遊戲配樂長大的。電視台播放的卡通有著奇怪的國語配音,任天堂紅白機上像素方塊疊成的超級瑪麗、洛克人和魂斗羅是最長久的玩伴。然而最大的資源庫,還是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在大街小巷的錄影帶出租店。沒有網絡,沒有 DVD,錄影機就是最先進的利器;沒啥版權概念,也沒啥職業道德,片商從日本把動畫片側錄下來拿回台灣賣:《聖鬥士星矢》、《魔神Z》 、《魁!!男塾》⋯⋯,盜版錄影帶是那個年代動漫愛好者最大的綠洲。

hoskey工作照02

Hoskey 開始關注動畫片裡的歌曲,還是因為宮崎駿的《風之谷》和《天空之城》。「當時沒有想什麼,就覺得音樂在動畫片裡融入得很好,能把我情緒帶起來,很嚮往。」小學生 Hoskey 除了租錄影帶,還踏上了攢錢收藏原聲帶的不歸路。

高二寒假,Hoskey 在電腦商場亂逛,偶然買了一套非常簡陋的編曲軟件,才知道了電腦編曲這回事,開始靠感覺自學,但他從沒把音樂當正經事兒,因​​為那時候他一直以為自己會當個畫家。「這個一定要說!那時候想和朋友創作漫畫去投稿,後來朋友落榜了,結果第二年以高分考上台大。」當年由於朋友進入重考班,Hoskey 最終放棄了投稿漫畫的計劃。

真正覺得應該走這條路,是在大一下學期,Hoskey 在學校動漫社,看到了富野由悠季「復活三部曲」系列動畫《靈魂力量》。「配樂的氣質很不一樣,我當時就被震撼到了,後來才知道是菅野洋子的曲子。那一刻我決定要當作曲家,但其實什麼都不會。」

aa6157bcjw1epbmeuxes0j21kw23rwuo

滿腔熱血但沒有技術,Hoskey 為了學音樂開始不務正業。為了從源頭了解配樂,他大量接觸古典音樂,蕭士塔高維奇,史特拉文斯基,拉威爾⋯⋯,Hoskey 偏愛 20 世紀的交響樂,當時 Hoskey 也沉迷於《星球大戰》的配樂家 John Williams 的作品,還特地收藏許多他的中古原聲帶,這也很大程度影響了他日後的曲風。

Hoskey 大學時已開始創作音樂,但漸漸發覺學業與音樂無法兼顧,也因此與家人發生不少衝突。父母希望他能專心於學習,最後Hoskey 還是選擇了音樂,離開學校。

流行音樂能讓我出名,但無法讓我前進

離開學校前,Hoskey 已經在配樂圈小試身手,第一個正式的案子是台灣大宇的遊戲《新仙劍奇俠傳》,他負責片頭、結局配樂的創作與戰鬥配樂的改編,服兵役前 Hoskey 接另一個遊戲《蕩神誌》的部分配樂,得到了最佳遊戲配樂獎。

2006 年冬天,Hoskey 與流行音樂製作人殷文琦一批年輕人來到北京打拼。「還是因為好奇吧,流行音樂圈到底是什麼樣子,剛開始的確是充滿鬥志,但後來發現還是不太有興趣,它可以讓我生活、出名,但不能讓我前進。」2007 年 Hoskey 回台北過年,媽媽希望他別再過去了,他自己想了想,那就這樣吧。「我的東西都還放在那邊呢,各種波折,有的託人寄回來,有的就在那邊流浪了。」

那幾年 ACG 還不太受人重視,Hoskey 也晃蕩得過著日子,按照他的話說,「試圖透過某些方式,做了些不盡如人意的事。」和朋友開公司、弄網站,沒有多久就收掉了。

Hoskey 與台灣 ACG 音樂人3R2、EAjRock
Hoskey 與台灣 ACG 音樂人 3R2、EAjRock

「初音未來」是 VOCALOID 裡第一款有自己形象和角色設定的虛擬歌手軟件,2007 年 8 月一經發布,就立刻引起了日本電子音樂創作回潮,特別是業餘音樂人製作的革命。Hoskey 接觸到初音後,就自己做了些東西丟掉網站上,日本是 niconico,台灣則是街聲。上傳一個月,Hoskey 在作品下面收到了些留言,語氣很激動,想要約他見一面,這個人就是街聲的老闆張培仁。

初音未來,最被人熟知的虛擬歌手,她的〈甩蔥歌〉作為背景配樂運用在三次元電視節目的各個角落,2013 初音未來的「魔法未來」演唱會觀眾達到 1 萬 4 千人
初音未來,最被人熟知的虛擬歌手,她的〈甩蔥歌〉作為背景配樂運用在三次元電視節目的各個角落,2013 初音未來的「魔法未來」演唱會觀眾達到 1 萬 4 千人。

「可能他之前沒有接觸過這樣的音樂和虛擬人聲,覺得這是未來華語音樂的新希望。」Hoskey 邊回憶邊笑,「雖然我也不知道根據在哪,可能那就是老闆的敏銳直覺。 」但畢竟二次元的 ACG 和三次元音樂有很大不同,兩人第一次談的不太深入。

「兩者的產業模式從根本上就不一樣。ACG 音樂無法獨立存在,它需要依靠遊戲、動畫、漫畫、小說才能產生,而獨立音樂和流行音樂,歌曲本身就是主體。張培仁當時很嚮往這樣的音樂,但以當時的能力,沒法做跨音樂的其他產業。」

2015 年 12 月,Hoskey 和幾個朋友成立了音樂社團「艾耳」,專門負責 ACG 歌曲、配樂製作。此時的 ACG 音樂環境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街聲也獲得了足夠的成長,去年 6 月,「艾耳音樂」終於成為中子街聲旗下的第一個 ACG 廠牌。

1627071362

虛擬歌手是真還是假?

梁心蕊,懷著夢想進入音樂圈的台北女生,聲音甜美,最愛吃車輪餅,會親自給粉絲包禮物,是尚介三演藝經紀公司「次世代偶像計劃」第一個公佈的藝人。

尚介三練習生們的舞蹈訓練
尚介三練習生們的舞蹈訓練

你說她是真的?梁心蕊其實是二次元虛擬少女歌手。說她是假的?培訓、錄歌、出專輯,在 Facebook 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粉絲被她的喜怒哀樂牽動,大家都認為她是華語樂壇最甜的歌手。

出道一年來,梁心蕊先後為尖端出版社的輕小說《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少女漫《勇往直前♥灰姑娘》、《戀愛教戰手冊》演唱了三首歌曲,這樣的搭配方式,類似於三次元世界裡電視劇加上主題曲的形式。Hoskey 本人負責製作,集合成專輯,由艾耳音樂發售。同時,艾耳還在各大動漫展推出梁心蕊周邊,未來還打算公開 3D 模型,讓更多人能為梁心蕊創造動態舞蹈。

梁心蕊拿輕小說

梁心蕊單曲封面

那麼,一個虛擬歌手是如何誕生的呢?

一開始,艾耳只是希望華語音樂圈,能有一位新的、甜美的虛擬歌手,做為 ACG 音樂的發聲人。懷抱著這樣的理想,艾耳開始和 ACG 圈的音樂人、繪師一起發想:大家最喜歡的新藝人會是什麼樣的,什麼性格?什麼聲音?唱什麼樣的歌?「某位少女」的形象因此漸漸成形。接著,艾耳開始賦予她屬於她自己的故事,她應該是個土生土長的台灣女生,在台北慢慢打拼,從一個平凡少女成為藝人,因此她會喜歡台灣的食物,名字也應該是常見的中文名,於是「梁心蕊」誕生了。最後作為一個歌手,出道應該經過訓練,這樣她就必須有個經紀公司。尚介三演藝經紀,是存在於二次元的經紀公司,但對粉絲而言,尚介三是梁心蕊與三次元連結的橋樑,也是梁心蕊活躍的舞台。

以條漫的形式展現梁心蕊製作歌曲的全過程,好會在對話里和粉絲分享其中的專業知識,讓這些細節使人物更加真實
以漫畫的形式展現梁心蕊製作歌曲的全過程,並在對話裡和粉絲分享其中的專業知識,讓這些細節使人物更加真實。
Hoskey 作為製作人本色出演
Hoskey 作為製作人本色出演。

「這就是二次元世界裡彼此的默契。」 Hoskey 頗為驕傲地說。

當你聽到ACG音樂,你就會一秒變身進到那個世界

作為一種不那麼小眾的亞文化,ACG 始終在各種研究關注和褒貶聲中前行。二、三次元間猶如隔著一層玻璃,互相能看見,但真正要進入卻絕非易事。在艾耳版權負責人陳宏宇看來,ACG 音樂可以是史詩交響也可以是電子搖滾,但必須有一個內在的故事精神和人物精神為核心:「無論何時何地,當你聽到那首歌,你就會一秒變身進到那個世界,這是流行樂或獨立音樂沒法達到的。」

虛擬偶像的發展和同人文化密不可分,這也正體現了 ACG 音樂以人物和故事為核心的精神。VOCALOID 軟件開放給所有人打造,人們可以按照心中的設想,為虛擬角色賦予更多的性格,「虛擬會讓我們覺得偶像更屬於自己,起碼不會有男朋友或者被狗仔拍到瞬間幻滅,不會背叛我們的幻想。」Hoskey 笑著說。

心華是 Yamaha 公司 2015 年推出的 VOCALOID 3 中一款聲庫和虛擬形象,音源是台灣女孩王文儀,桃色的衣著風格用來比喻 16 歲的心華青春可愛,因為「心華」諧音「新華」 ,被大陸粉絲親切地稱為「字典娘」
心華是 Yamaha 公司 2015 年推出的 VOCALOID 3 中一款聲庫和虛擬形象,音源是台灣女孩王文儀,桃色的衣著風格用來比喻 16 歲的心華青春可愛,因為「心華」諧音「新華」 ,被中國大陸粉絲親切地稱為「字典娘」。

「以前父母都會阻止我們打遊戲,但到了現在還有父母和小孩搶著玩的,這對我們來說是個進步。」ACG 愛好者年齡層的拓寬,是這兩年 Hoskey 關注到的一個明顯趨勢,但他同時也提到,範圍變廣了,真正的重度使用者比例還是不會變。

當一個夢想家餓死的時候,夢就沒了

對於 80、90 後的中國大陸人來說,日本是 ACG 主要輸出方,台灣則是必不可少的重要途徑。台灣配音的動畫片、台灣翻譯的漫畫,還有台灣版本的遊戲,都影響了整整一代人,但現在台灣動漫遊戲的聲量卻越來越小了,反而是中國大陸的虛擬歌手洛天依,登上了主流的舞台。

繼李宇春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上唱紅 B 站傳說曲《普通DISCO》之後,湖南衛視小年夜春晚上,洛天依以 AR 的方式登場,與楊鈺瑩合唱的《花兒納吉》,是在 B 站上點擊量高達 102 萬的二次元歌曲
繼李宇春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上唱紅 B 站傳說曲《普通DISCO》之後,湖南衛視小年夜春晚上,洛天依以 AR 的方式登場,與楊鈺瑩合唱的《花兒納吉》,是在 B 站上點擊量高達 102 萬的二次元歌曲。

「我現在只能說,台灣的 ACG 產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畢竟 ACG 產業不好,就不會有好的 ACG 音樂生態。」 Hoskey 提到,資本不足、沒有內需、缺少原創都是台灣 ACG 產業現今面臨的問題,遊戲目前看起來還行,但遊戲配樂不受重視也導致了很多優秀的音樂人流失。

「我從喜羊羊就開始關注中國大陸的 ACG 產業了,和大家一起成長!」作為圈子裡大神級的人物,Hoskey 很早就和中國大陸的音樂人或遊戲公司有過合作,粉絲也對他的名字非常熟悉。在他眼裡,中國大陸近些年 ACG 產業的崛起,反倒給了台灣音樂人另一條更為實際的路。

「我很鼓勵兩岸製作人的交流,對創作人來說,有交流才能進步。台灣創作人還是喜歡往 niconico 走,當同好可以,但語言和想法上很難走出去。和中國大陸音樂人更能溝通,想法也比較相近,更不要說有那麼大的市場了。」Hoskey 結識的中國大陸製作人,有很多都是他在 B 站上發表作品後,通過微博聊天認識的。

今年 6 月,中國虛擬歌手洛天依與 Vsinger 全體成員在上海舉行了首個萬人演唱會,而此之前,洛天依已經數次登上湖南衛視舞台,與流行音樂公司太合音樂進行合作,新歌〈追光使者〉,由周杰倫的御用編曲大師林邁克,和著名作詞人易家揚量身定制。這樣的破壁動作之大,讓許多人看到了 ACG 音樂未來的希望,但二次元愛好者,似乎並不全盤接受。二次元不再單純,是粉絲反感的很重要一條原因,這和獨立音樂因為選秀節目進入大眾視野的那幾年,境況何其相似。

Vsinger 全體成員以 AR 全息影像技術進行表演
Vsinger 全體成員以 AR 全息影像技術進行表演。
最近流行的「打call」一詞出禦宅族或日本偶像支持者在演唱會上的應援動作,藍色是洛天依的應援色,所以在演唱會上,粉絲揮舞藍色熒光棒做出有節奏的整齊動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二次元詞彙創入三次元語境了
最近流行的「打call」一詞出御宅族或日本偶像支持者在演唱會上的應援動作,藍色是洛天依的應援色,所以在演唱會上,粉絲揮舞藍色熒光棒做出有節奏的整齊動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二次元詞彙創入三次元語境了。

陳宏宇從事版權事務多年,對 ACG 音樂商業化特別有感觸。很多年輕的創作者,最初是純粹因為喜愛因為開心,想和更多人分享,這也是 A 站、B 站、niconico 等二次元社區 UGC 內容(使用者原創內容)撐起半邊天的原因,隨之而來的卻是商業與愛好間的尷尬,和版權意識薄弱引發的問題。「只要音樂用錢交易,就已經進到了商業的範疇,無論有沒有簽約公司,只要你做音樂,它就是你一輩子的資產。當音樂變成商業操作時,理應從中得到一些回饋,才不會讓音樂人的努力被濫用。當一個夢想家餓死的時候,夢就沒了。」

以洛天依、言和、樂正綾為代表的華語虛擬歌手正在走向更大的舞台,有更多的主流公司看到了二次元未來的前景,願意投入大量資金,把 ACG 世界裡的畫面呈現到三次元。「一個主流歌手需要二、三十萬的人民幣拍一支 MV,但在 ACG 世界,沒有花到一兩百萬人民幣,你沒法製作出想像的畫面、美好的動作和可以滿足你夢想的情節。」如果 ACG 音樂想要被更多人聽到,資本注入是必不可少的。

艾耳可能是這個市場裡最年輕,人數最少的公司,但他們想做的和所有大公司一樣,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好好做 ACG 音樂。

「無論這世上有多麼黑暗,多麼敗壞,心中有夢想,有愛,就有前進的動力,這就是 ACG 的核心啊!」這段頗為熱血的台詞,從他們口中義正嚴辭地說出來,倒是讓人想起了小時候那些台灣配音的熱血少年動畫片。當熱血少年變成了大人,他們在現實世界,以另一種方式,守護著自己心中最美好的世界。

 

撰文/琉球

※ 原文刊載於街聲大事,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