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Higher Brothers:投入演出現場,而不是拿個手機在那兒拍

攝影/yuming

Higher Brothers  7 月 22 日在 Legacy 的《Black Cab》專輯巡迴,是他們在台灣的第二場演出,也是首次的專場。在《中國有嘻哈》選秀節目的推波助瀾,台灣近期跟著燃起了一股饒舌風潮,Higher Brothers 難得的台灣行,自然吸引不少媒體的興趣,在演唱會前一天,安排了一連串的訪問。

20170803_HIGHER BROTHERS

走進訪問的會議室,大夥圍著桌子而坐,桌面擺著便利商店買來的咖啡、微波食品、涼麵、泡麵,看來面對這緊湊的訪問馬拉松,先飽餐一頓是最佳的應戰措施。於是被安排在第一棒的我,抓緊了僅有的三十分鐘進行訪問,還順道取得了獨家的吃泡麵畫面。

_MG_2187_2

_MG_2190_2

趁著其他人跑到茶水間給泡麵加熱水,會議室剩下 Psy.P 吃著他的咖哩飯,隨口問了「你們是昨天到台灣的?」,他先是愣了一下,後來才在隨行友人的提醒下喚回記憶。「已經喝茫了~」他頓了頓解釋道。「Higher」的精神,不僅存在於舞台,更深植他們的日常生活。

「怎樣是你可以接受的聽眾?」

馬思唯:「至少酷一點嘛,然後我跳水你接得住啊!」

現在駕著「Black Cab」駛向世界的 Higher Brothers,來自被認為是全中國嘻哈音樂、Trap 發展得最好的城市:成都。對於家鄉的說唱環境,馬思唯認為,是因為有了超過十年的積攢,才成就現在的氛圍和多元的活動。綜觀不斷注入說唱場景的活水,他歸納,有一部分人是因為「方言說唱」而進來,另一部分則是對於 Hip-hop 的喜愛而加入。

順著他的話問到自己從早期 old school,到現在主打 Trap 的 Higher Brothers,覺得有什麼不同,他倒是抱持著開放的心情說,「(old school)那算是一個我已經掌握的技能了,所以我也不會丟掉,我只能說我現在喜歡創作這個東西(Trap),但等我沉下來的時候,我需要講一些深刻的東西的時候,我也會回去。」

Higher Brothers 剛成立的時候,馬思唯也聽過不少謾罵,但是過了那個時期,他倒也處之泰然,反而希望大環境能夠更好,把這樣的期待放在樂迷身上,「希望大家再深刻一點,再懂一點。」相當注重現場氣氛的他們,秉持著讓台下 get higher and higher 的宗旨表演,在他們眼裡,跳水能不能接得住、能不能傳遞,其實就反映了樂迷的底子,「還是太多人沒聽過幾首歌就來了,也不知道 Hip-hop 現場應該怎麼看。」

那要如何讓樂迷進步?「時間吧,我覺得只能時間,然後你演出的時候教嘛!因為我很討厭前面很多小女孩來看的那種,但事實上這種會很多。我們還是希望大家是真的投入演出現場,而不是拿個手機在那兒拍,這樣太偶像歌手了嘛!」馬思唯這麼說。

_MG_2217_2

Melo:「後來就覺得工作讓我沒時間去演出,我就把工作辭掉了。」

其實在正式把饒舌歌手當作職業之前,Psy.P 之外的三位成員,都曾在外面工作過。馬思唯大學學的是裝潢設計,畢業後做了一個星期的裝潢設計工作,就回頭專注說唱了。Melo 大學讀建築技術,在工地待了不久後,便在家裡的安排之下到動物園上班,當總管、負責巡視園區,後來加入 Higher Brothers,也曾一面工作、一面演出,「後來就覺得工作讓我沒時間去演出,我就把工作辭掉了。」

「Melo」是高中英語老師取的名字,中文「墨龍」則是自己直接音譯瞎編的。
「Melo」是高中英語老師取的名字,中文「墨龍」則是自己直接音譯瞎編的。
「Psy.P」源於以前喜歡聽Psy Trance電子音樂。
「Psy.P」源於以前喜歡聽的電子音樂 Psy Trance。

大學專攻戲劇的 KnowKnow,畢業後曾賣過保險,做電話銷售,但做了三個月之後,就被馬思唯一句「要不要來成都感受感受。」給拉攏,工作一辭,就跑到了成都。「因為我知道上班不會適合我,但我得給自己找個理由去感受一下有多不適合,然後就去了。」在外面的工作經驗,讓他們更確定饒舌歌手這條路。

KnowKnow就是字面上「我懂了我懂了」的意思,純粹是當時好玩所取。
KnowKnow 就是字面上「我懂了我懂了」的意思,純粹是當時好玩所取。

2015 年 12 月,馬思唯、Psy.P、KnowKnow 三人發表了同名單曲《海爾兄弟》,當時大夥兒聚在一起寫歌,隨意看看周圍,抬頭便看到了空調上的海爾(家電品牌),便以此為名,把「Haier」改成了「Higher」,確立團名。「那是我們一起的第一首歌,之後做了很多首,有那麼多就可以賣碟、巡演挣點錢。」就這樣,Higher Brothers 一步步火了起來。

 tour manager 小俞:早上寫歌,下午錄音,晚上放給所有親朋好友聽

現場演出一直是 Higher Brothers 最大的賣點,令人無法抵擋的魅力也撼動了 88rising。「他們在一次 Party 上聽到我們的歌,其中有工作人員就聯繫我們,然後就開始發 E-mail 聯繫,後來就跟 Control Music 簽約了。」馬思唯這段極簡的說明,其實隱藏著他們無限的創作能量,和用不完的狂嗨精力。

除了自己的歌,和別的 rapper 合作也是一樣的模式,馬思唯解釋,說唱不太像流行音樂,通常就各寫各的部分,沒有太多的溝通。「說唱範圍比較廣、比較輕鬆,你跟我合作的意義,更多的是在於你的風格和我的風格融在一起,主題性的話就還好。」

至於曲的部分,除了自己和朋友做的 Beat,平時他們也從 YouTube 找歌、購買,88rising 也會居中協助找製作人,「他只是把伴奏發給我們,我聽了覺得喜歡,就用這個錄歌。」對他們來說,合作的過程非常單純,也無需太多溝通,寫歌順了最重要。

他們寫一首歌,通常只要一天就能完成,不但歌做得多,也做得快,每個人分工寫自己的部分,只要大概有個主題,甚至在巡演後台就能寫完。KnowKnow 舉例他們平日的作息,「我跟馬思唯十點約著打遊戲,然後他十一點說要寫歌,我就寫,寫好了,十二點跟他繼續玩。」這次巡演的 tour manager 小俞見證過他們迅速的創作歷程,不禁給他們做了個總結,「早上寫歌,下午錄音,晚上放給所有親朋好友聽。」

這張專輯中,只有〈7-11〉是馬思唯自己擔任製作人,他說,「因為以前我很喜歡做,後來做Beat的時間比較少,〈7-11〉我們以前出過mixtape版,後來想把以前的曲風變一下,就做了這個,自然而然就出來了。
這張專輯中,只有〈7-11〉是馬思唯自己擔任製作人,他說,「因為以前我很喜歡做,後來做Beat的時間比較少,〈7-11〉我們以前出過mixtape版,後來想把以前的曲風變一下,就做了這個,自然而然就出來了。」

儘管現在簽約唱片公司,連帶有 88rising 協助推廣,偶爾提供一些計劃,但東、西方的空間距離並未因此消弭,更多時候還是 Higher Brothers 自理團務,像是最早的幾部 MV,都是自編自導自演,「他們沒有限制我們太多,因為他們要跟我們合作,就是因為欣賞我們做的東西,所以不會去阻擋我們這方面的。」一手包辦音樂、視覺設計、影像、演出等多重面向,似乎已經成為當代饒舌歌手的基本技能。

練就短時間內寫歌的功力,其實源自日常生活的體驗,看電視、電影、聊天、打 GTA、2K USA 都是他們的創作靈感,愛看書的 Psy.P 還順道推薦了曾翻拍成美劇的小說《美國眾神 American Gods》,Melo 則偏愛科幻、恐怖小說,尤其關注各個地方的恐怖文化。問他有沒有研究台灣的恐怖文化,他倒笑說,「沒有,在當地不敢這麼囂張,我都是離開才研究,可能去韓國就會看台灣,自己沒那麼怕。」

_MG_2231_2_01

台灣泡麵好吃嗎?「好吃啊!牛逼,這個口感啊、牛肉都太厲害了。」訪問結束後隨口聊聊,馬思唯露出驚嘆的神情,最後拍攝封面照的時候,甚至想端著泡麵一起入鏡,搞不好之後會把這給寫進歌裡。

 

延伸閱讀:

【Higher Brothers番外篇】會不會參加《中國有嘻哈》?估計找我們當導師吧!

【現場直擊】那夜 我坐上了 Higher Brothers 的 Black C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