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芬專欄:黃玠

我在週日的晚上來到 Legacy 看黃玠的演出。

下雨的晚上,我以為會干擾可能有 Monday Blue 的人群。

結果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Legacy 人滿滿的,黃玠在台上讓我見識了他的舞台光環。

黃玠

「昨晚有來的請舉手?我昨晚出很多包,想看出包來看黃玠就對啦。」

「昨晚我講太多,delay 了50分鐘,介紹太多第三張專輯。人生只有一次第三次專輯啊。」

「謝謝『風和日麗』的同事們幫我鋪的這塊小草坪,因為這樣我可以更接近陳綺貞。」

他開放發問,有個女生舉手問:「等下可以合照嗎?」

「Of course,girl.My pleasure,不是壓力喔!」

台下笑成一團,好溫暖。

黃玠在七月份推出他的第三張專輯,累積的作品不算高產量,但他演出的年份和經驗,卻足以傲視許多前輩。2005年起,他在女巫店正式開唱,菜鳥上陣,驚懼恐慌,一堆狀況,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上場,怎麼下場。

「我那時候給了『女巫店』的老闆一捲 demo,問他我可不可以來唱。他說好,所以我就去唱了。那一晚大概有3、40個人來捧場吧,包括我的親朋好友。我抱著吉他唱了45分鐘,真是太緊張太可怕了。我記得前一晚我一直在後悔,唱完第一場之後,我這種每次上台前的後悔心態,大概維持了兩年之久。」

黃玠在這幾年累積了雄厚的粉絲族群,不可否認的,他的現場演出獨特且清新,配上質感的樂音,只要坐在台下,很難不被他吸引。「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很好奇,為什麼會有人來看我的演出?我記得有一次我在『女巫店』的演出賣出100張門票的時候,我覺得此生無憾了。後來演出漸漸出現『提前完售』,感覺更是不可思議。」 但有粉絲過去支持他,後來不見了,還被他發現去支持別的歌手,也讓他受挫很深,「我也曾經不能接受,一直反省是我哪裡不夠好。」

黃玠因為自然不做作的個性,擁有許多粉絲。
黃玠因為自然不做作的個性,擁有許多粉絲。

黃玠的創作有著濃濃的民謠風格,淺顯的文字,淡淡的音符,譜成一首又一首的優雅樂章。他的音樂底子從小就被培養了,高中之前,黃玠學的是古典樂,上了大學之後,他接觸貝斯,之後學習吉他,寫歌對他來說,像是信手捻來,一點都不困難。「音樂是一件友善的事,誰都可以做音樂。我寫歌就像是抒發或宣洩,有時候是一種喃喃自語,有時候像是跟人傾吐,大部份的時候,我寫歌都沒有什麼動機,也沒有目的。」

自然,的確是黃玠音樂傳達的氣息,就像他本人說話一樣,沒有負面的情緒,沒有討厭的心情,即使他在聊到人生中最遭糕的當兵際遇,他都帶著苦中作樂的語氣。「我當兵的時候真的太苦了,下基地跟作戰沒兩樣,三四天沒洗澡也不足為奇。那時候身體不自由,精神卻是喜悅的,我最大的安慰,就是可以寫歌,連站崗的時候,我都在寫歌,累積了很多作品。」

黃玠在2007年推出了第一張專輯。那張專輯只有六首歌曲,卻足足錄了一年,把他折磨得差點要了命。「我那時候什麼都不懂,爛到連節拍器是什麼都不懂。我很喜歡黃小禎的音樂,所以請公司邀她來當我的專輯製作人,她也答應了。結果進了錄音室,我們試了一下,黃小禎很明白的跟我說:『黃玠,你這樣不行啦,我們三個月後再見好了。』」

黃小禎的話,對黃玠打擊很大,但他迎頭趕上,一路學習,非常感謝黃小禎點醒他許多事情。「對創作者來說,歌曲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技巧都可以努力學習,只有創作是取代不了的。我對我的創作很有信心,我常跟自己說,如果我不紅,一定是因為我的技術還不夠好!」

歷經六年推出第三張專輯,黃玠如今已經當上自己專輯的製作人,專輯的編曲旋律,都比過往更成熟穩健,音樂的表現猶韌有餘。「原本我還是希望黃小禎當製作人,她跟我說:你可以自己做了。結果我30天就錄好了。」

黃玠與黃小禎有多次合作的機會,有著像姊弟一般的感情。
黃玠與黃小禎有多次合作的機會,有著像姊弟一般的感情。

許多粉絲喜歡黃玠歌曲傳達的小清新特質,不論是輕快的「一起跳舞」或是慢板的「全世界的人都很悲傷」,或是像是「如果連你都笑了」的那種詩意,沒有壓力,又充滿感情。黃玠聽到「小清新」這三個字,突然笑開了,「很多人以為我是文青,我真的不是啦。我喜歡看武俠小說,不看村上春樹,我沒事就喜歡打電動玩具,這樣哪是文青?」

就連專輯的封面,黃玠都很不「文青掛」,「前兩張專輯封面,我都拜託蕭青陽一定要把我這個人放進去,結果人超小的,又看不清楚。這次專輯,我又拜託設計的同事要把我擺在封面,結果我被放在背面,還好還滿大張的,而且我有造型,算是有偶像的感覺吧。」

聽黃玠唱歌,不到現場無法領略。他的音樂表演和閒話家常已經形成密不可分的魅力,充滿親和力,又很有搞笑的特性。難道這是黃玠渾然天生的本性嗎?他說:「吼,我每次上台前都超緊張的,我的同事都知道。上台前四十分鐘,我完全不講話,會神情很嚴肅的在台上仔細的檢查每一個細節,還會從角落走到台中央,確定所有環節都沒有遺漏。」

黃玠

如此精密,那出錯豈不懊惱不已?「完全不會耶,我上台前萬分緊張,上台後完全放鬆。表演的時候出包就出包吧,我都會勸自己那沒什麼啦。」他對於出包這回事,真的看得很開,在他的現場演出,你反而會喜歡他的出包,因為當他自己先傻笑,然後頻頻開自己玩笑的時候,那才是真情流露,一點兒也不包裝做作。

標籤 黃玠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