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Festival :10/9 Rachel Grimes、Cicada 跨海合奏

本週四(10月9日)晚上,在十月連假的第一個晚上,美國鋼琴家 Rachel Grimes 即將登台和台灣的新古典樂團 Cicada 一起演奏。

被問到什麼是「新古典」這個定義未明的樂風,就會讓人一陣緊張。可以簡單解釋它並不是站在古典音樂的對立面,而是比較能接受「例外」的音樂「創作」。不管是曲式上的、樂理上的、樂器編制上的例外、這些受過古典音樂訓練,並且傾向以原音方式表現樂器聲響的作曲家,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譜寫自已的音樂。

Rachel Grimes 在這個方面影響了很多後來的創作者,包含上週六在 Legacy  演出的 Nils Frahm 也是自十來歲聽她的音樂到現在。英美國的樂評圈形容她是介於 Erik Satie 和 Michael Nyman 之間的作曲家。她早期的樂團 Rachel’s 也是九零年代初期後搖滾運動的重要角色。Rachel Grimes 認為強調技巧的古典音樂競賽就好像把音樂變成一種運動一樣,會扼殺音樂。

RachelGrimes

目前 Rachel Grimes 已扺達台北,今天將與 Cicada 樂團在排練室裡練習,將要和 Rachel Grimes 四手聯彈的 Cicada 鋼琴手江致潔表示自已緊張得心臟快要掉出來。明天她們演出的亮點將是「合體」為1938年早期的黑白默片 Our Day 做現場配樂,觀眾將可台灣樂團及國外鋼琴家以及珍貴影片難得合體的唯一經驗。

Cic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