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人怪獸:Faye 飛給了《小太空》明確的飛行航道

去年要接這案子時,其實偷偷興奮了一下子,雖然我是搖滾吉他手出身,但跟電子音樂始終有分不開的關係。我從 1980 年代開始,除了搖滾樂,也喜歡上了電子樂,尤其是主流的電子樂,Human League 、 Kajagoogoo 、 Duran Duran 、 Soft Cell等,到Garbage、Prodigy、Chemical Brothers、Crystal Methoh,再到 Daft Punk 、Madonna、Pharrell、Kylie Minogue、Skrillex……時空轉向 2010,我在看 Mnet 亞洲音樂大獎時著實被 BIGBANG 的音樂嚇了一跳。

製作人追求的只有兩種,真摯的原音,與高技術含量的作品(如「教父」與「阿凡達」),當然這兩種都需要賣座才能被認可,​​這正是我與我的搭檔程振興 Nathan 一直在追求的事。

0626faye1-930x300

再次與監製賈敏恕的合作為妄想開了綠燈,如今要碰到如此開放態度的老闆已經很難得了。回溯到快二十年前第一次與賈先生合作李心潔《Bye Bye 童年》那張專輯也是同樣的情況,同樣是賈敏恕作為監製,我作為製作人,李心潔變成了 Faye 飛,而編曲人也從安棟變成了程振興 Nathan。這張唱片,是在音樂宇宙里新誕生的小太空,再度立定了流行電子樂的標準,至少我這樣認為。

這回的詞曲都是由 Faye 飛一人包辦,編曲上,Faye 飛樂隊的 Programmer 小雞也負責一些編曲的架構,比如〈洞〉、〈蒼穹〉、〈奔跑〉…所以我和程振興 Nathan 能大概掌握歌曲的風格和想要表達的意思。我們主要做的就是對段落進行一些編排和細化,讓音樂更流暢。不過錄音剛開始,還是遇到一些問題。

Faye 飛已經錄了這麼多專輯,她很有經驗,錄音的時候主要是她自己監自己的唱。作為歌手,她更在意的是節奏和音高是不是準確。

不過我作為製作人,比較在意的是有沒有把情緒很好地表達出來。

電子樂一大難點是把人聲加到音樂裡,Faye 飛的和聲都是她自己設計和演唱的。哪個部分、哪個字需要 Double(多軌同樣的人聲疊在一起),哪個部分需要和聲,三度五度,她都會自己先設計好。錄完正常的人聲,我們可能會把一些主旋律部分做高八度和低八度的設計,擱在一起;或者把某一軌人聲用軟件處理成機械音。

2016年上海簡單生活節,試音時候的Faye飛和怪獸 照片由Faye 飛提供
2016 年上海簡單生活節,試音時候的 Faye 飛和怪獸 照片由 Faye 飛提供

在華語流行音樂裡,加入電子風格的困難點,做幕後製作的都知道,旋律的結構影響很大,就像鳳凰傳奇與蔡依林其實就在那一線之間。當然也要感謝 Faye 飛寫的曲,引導了目前這張專輯風格的可行性,曲的速度也符合現代 EDM  的節奏,詞的意境也使編曲容易處理。

Faye 飛的詞曲裡經常出現不同的轉調,在《洞》裡,從 C 調轉回 E 調直接用了兩個不在 C 大調的音,聽起來十分有特點。而〈河畔〉裡,主歌進唱要比聽眾的預期晚了一些,也是給人驚喜。

Nanthan 的編曲也十分巧妙,在〈另一端〉的編曲裡,他用了 80 年代 EDM 最有特色的 808 鼓音色,但是間奏裡又有一點Dubstep 的感覺,把新潮和復古合在一起,讓 Faye 飛表達的概念清晰生動。

而〈蒼穹〉裡蒙古三弦和電子的混搭,體現了 Faye 飛在蒙古旅遊的經歷。〈Fire Dancer〉裡則是用深沉的鋼琴和輕描淡寫的電子音色點綴出來 Faye 飛在沖繩海邊的感受。希望通過這些歌曲,帶你慢慢進入 Faye 內心世界小宇宙。

而在編曲上,電子音樂的編配混音也和流行音樂不盡相同。流行音樂或者搖滾音樂裡的四大件,從編曲到錄音會牽扯到很多人,電子音樂則只牽扯到編曲人、演唱者、製作人以及混音師而已,編曲人最糾結的就是音色的選擇,因為他常常會嘗試各種音色疊加在一起的效果

在混音上,搖滾樂的聲源越純越好,吉他貝司鼓和人聲在混音前都是不經過太多處理的。可是電子樂混音師收到的音頻已經是經過種種處理的了,混音師最需要進行的,就是給人聲讓出一個頻段來。

Faye飛在廈門RealLive的“小太空”巡演,右一是擔任了一部分編曲工作的小雞。攝影:梅涵
Faye 飛在廈門 RealLive 的“小太空”巡演,右一是擔任了一部分編曲工作的小雞。攝影:梅涵

Nathan 的編曲手法很輕巧,而小雞在做編曲也很踏實,整個製作團隊把想法都忠實呈現。雖然這張專輯做了一年多,但其實判斷與決定都很快,留給 Faye 飛琢磨錄唱舒服的時間,去慢慢完成她詮釋歌曲的方式。後期我唯一遺憾的,就是因為檔期的原因,無法做完全部歌曲的混音(只混了四首)。

很有緣份,當初在北京做的第一個案子是「花兒樂隊」的《嘻唰唰》,從此後就連續一直電子下去。中間我們致力於研究聲音與編曲的使用,這當然是機密,而且只有行業內的才會懂那復雜的程序。如何讓歌曲流暢到不留痕跡是個大課題,就如我今年喜愛的 Zedd、The Chainsmoker 一樣,他們的做法很巧妙。

如果問我,我當然喜愛這張專輯。

但對 Faye 飛而言,它只是 Faye 飛的開始,小太空的形成,未來還有更大的太空等她去完成。

撰文/怪獸

※ 原文刊載於街聲大事,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標籤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