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開發場 5

20170712_TNBT 開發場五_750X390

屎也歡樂流行龐克物語 粗大Band

從兩、三年前困難生活節、社運現場,今年入選海洋音樂祭三十強後,唱到了 Legacy 大團舞台,粉絲專頁破三千讚。只能說,粗大Band 的 2017 年真是福星高照阿。

這四個男孩子,彈著標準暢快的流行龐克負責開場,沒想到一上台就老哏齊發,要觀眾舉手、蹲下、把雙手借給我⋯⋯;曲目之間的 talking,鼓手還會綜藝化成孔鏘老師;曲序才走一半,就要大家開手機燈揮舞了(畢竟他們能玩這招的歌,也只有這首〈慢歌〉,省不得)。

但他們的台下不只有手機燈,還有粉絲舉自製的牌子(據悉,上次有人在大團舉牌的場子,是熊寶貝樂團)。男孩兒在台上揮灑青春賀爾蒙,走到台前趴竿,發現第一排也八成是女生來著!

粗大Band 主唱老盧前陣子染上急性扁條腺炎,大團演出那晚前已經兩天沒說話,然而手邊的百威啤酒還是照喝不誤。他們的歌很熱血、很直白,唱著挫折,俐落節奏仍提醒你,人生還是得向前走。精神一如他們在粉絲專頁的自介:「我們是來自臺灣臺北歡樂的流行龐克樂隊,生活中有許多事情與人物讓你想罵「吃大便」,不如跟著我們一起來粗大Band 吧!」

粗大Band 登上大團,自嘲現在是粗大Thing(Thick Big Thing)了。最有感染力的〈在一起〉作為壓軸,舉牌女生一字不漏地跟著唱,他們的歌不只有青春汗與淚,還有陪伴的力量。他們的人生哲學,藏在嬉鬧的穢物諧音團名裡頭,正是所謂的「道在屎溺」。我想,莊子聽到他們的歌,應該也會很開心。

TNBT 2017 粗大band_1

TNBT 2017 粗大band_2

TNBT 2017 粗大band_3

TNBT 2017 粗大band_4

TNBT 2017 粗大band_5

TNBT 2017 粗大band_6

TNBT 2017 粗大band_7

TNBT 2017 粗大band_8

TNBT 2017 粗大band_9

TNBT 2017 粗大band_10

文化混血北京拓展小組 表情銀行

六月有泰國團表演,這個七月也有北京樂隊上了大團誕生,並趕上大團誕生八年來第一次高規格網路直播。樂隊成員大為驚訝直播的水平,本以為只是一台手機上載畫面,沒想到現場攝影機既有吊臂、鋪軌、手持的,更有導播顧畫面。網路上,每首歌詞都已備好,換團空檔還有後台訪問,簡直當一檔兩小時的節目來做,是他們在北京從沒遇過的待遇。

「混血」樂隊表情銀行,前身為新疆主唱思雨,以及台中吉他手 Robin 組成的「16 mins」。爾後才加入北京的貝斯手兼製作人通通,以及愛爾蘭鼓手 Fiach,成為四人組合。2 + 1 + 1 的成軍過程,讓他們不管什麼數量的編制都有辦法應對。今年的五場台灣巡迴,最後一站到小地方展演空間時,Fiach 先行回國也不擔心無法演。

這晚的大團有完整的四人編制,除了幾首專輯的歌曲,思雨還特別唱了新疆少年,跨越天山尋愛人的〈阿瓦古麗〉。非常喜歡他們的以人名為歌名的〈Felix〉與〈阿明〉,兩組虛構的角色展演著內心戲,共同點是卡在人生下一步的決定。填入歌詞裡的「決定」二字,被思雨唱地細細碎碎,搭上搖擺的節奏,好不迷人(私以為交給仙樂飄飄的蘇珮卿翻唱,會很適合)!

自由世界的人生選擇,像市場的量販商品,種類繁多反而成為決定的枷鎖。表情銀行現正困惑,該如何讓樂團被更多人聽見?大團誕生前晚,一起共演的大象體操吉他手凱翔告訴他們,可以先給自己貼一個鮮明的曲風標籤;但茫茫標籤海,什麼才適合自己,他們目前還沒找著。目前在 StreetVoice 上,他們正透過翻唱名曲如:朴樹崔健街頭霸王(Gorillaz)的歌,企圖拉近與聽眾的距離,算是一個嘗試。

最後附帶一提表情銀行很 kiang 的小故事:這趟來台巡迴,他們竟然從基隆搭區間車到台中。隔壁嬰兒尿在座位上,通通還不慎坐到。但這還沒 kiang 過上回,他們去美國的故事。彼時,他們從拉斯維加斯要自駕到大峽谷玩,結果 Robin 把方位搞錯,往北開了四小時,景色愈開愈荒涼。比手畫腳問清路邊的印地安人,才知道真的走錯,想說將就點,在這附近玩玩。

他們見前面有座軍營,下車拍個照,不到兩分鐘,就被一位黑人美國大兵拿槍指著驅離。事後查了才知道,他們跑到傳說有外星人出沒的 51 區⋯⋯。

TNBT 2017 表情銀行_1

TNBT 2017 表情銀行_2

TNBT 2017 表情銀行_3

TNBT 2017 表情銀行_4

TNBT 2017 表情銀行_5

TNBT 2017 表情銀行_6

TNBT 2017 表情銀行_8

TNBT 2017 表情銀行_9

TNBT 2017 表情銀行_10

TNBT 2017 表情銀行_7

入世造樂人生搖滾五少 廢埕

兩年前因為金旋獎聽到廢埕,就非常喜歡,而他們也一如我所有喜歡的金旋參賽樂隊,都不會得獎。

廢埕的表演在台灣越來越罕見的危險氣質。今年發行首張專輯《16222》,設計風格悚然,首波主打〈寄生蟲〉的 MV 裡,出現活生生的麵包蟲,還被火燒,足登今年最不舒服的 MV 第一名。那歌詞簡單卻嚇人,唱著有一隻住在主述者眼角膜的寄生蟲,正在「侵略我的理性 腐蝕我的邏輯」。他們的歌屬於道德傾斜的黑暗世界,自我毀滅的深淵;若你有讀過主唱朱宸年初接受鏡傳媒的專訪,談家人的遺傳疾病,便會知道他真行過黑暗路,那些痛苦,絕非無病呻吟。

這晚登台的廢埕編制,多了兩位和聲:男生叫大宇,是前保險業務員;女生叫哈娜,家鄉在哈爾濱,1996 年生。哈娜在前幾首歌都沒發聲,開了兩瓶啤酒兀自喝著,好像常常不存在台上的時空裡,後半場她的聲音倒平衡了樂隊濃烈的陽剛味。〈紅色女王〉前,她催賣專輯喊了「一人一張(專輯),救廢埕」,接著和朱宸一起,在歌裡每天每夜喊叫著「我愛妳」,當屬七月大團場第二壯烈的一幕。

這場大團的最佳烈士,我想要頒給屬於貝斯手藍藍的右腳鞋子。它在劇烈跳動中徹底解體,鞋底、鞋墊、鞋身四散。藍藍也因為體力透支,在演出結束,幕也關起後,躺在地板上整整十分鐘不起。三十幾分鐘的演出,把命都拼上了的他們,當下肯定不知道,朱宸的姐姐亂入了直播留言區,一下子說自己買了十張她們的專輯,一下子提醒朱宸要表演完去跟她拿衣服。當朱宸唱到〈醉漢〉,「你為什麼要把我的鑰匙藏起來」的歌詞打在直播畫面上,姐姐立刻留言虧說:「朱宸從來不帶鑰匙好嗎⋯⋯」。

廢埕今年獲得錄音補助,籌備暫名為《三》的 EP(命名原因為 EP 只能收錄三首歌)。他們說,為了把首張專輯錄好發好,花了讓業內人士訝異的成本,這回錄 EP 會聰明一些,以數位發行為主,限量實體為輔。大團後我重聽《16222》,先前曾困惑為何最後一首歌的末段軋然而止,莫非是製作失誤,開了重複播放功能才發現,最後那段會連上第一首歌的開頭!這設計總結了朱宸永劫回歸的日常,據大團誕生舞監表示,朱宸隔天早上六點問他,自己的鑰匙不見,是不是掉在 Legacy⋯⋯。

TNBT 2017 廢埕_1

 

TNBT 2017 廢埕_9

TNBT 2017 廢埕_8

TNBT 2017 廢埕_7

TNBT 2017 廢埕_6

TNBT 2017 廢埕_5

TNBT 2017 廢埕_4

TNBT 2017 廢埕_3

TNBT 2017 廢埕_2

TNBT 2017 廢埕_10

TNBT 2017 廢埕_11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亨 攝影/ Bria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