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萬松嶺是我第二個家鄉:許鈞

以入圍兩項金曲獎之姿,方才能以五天的簽證來到台灣,老家在安徽的許鈞仍住在還沒開放自由簽的城市裡。短暫在台灣停留的他,忙著上通告、電台、訪談,金曲獎前兩日的下午,來到公館的後台咖啡,許鈞和柯智棠要在這裡進行直播演出。直播現場眾多家媒體與樂評人同坐,兩點,秀準時開始。

請許鈞在黑板上畫些什麼吧,他畫了自己。
請許鈞在黑板上畫些什麼吧,他畫了自己。

《萬松嶺》是我第二個家鄉

十四歲開始組樂隊,十七歲離開家到杭州生活,住進萬松嶺這條街,人生最重要的四年,從二十四到二八,像是許鈞所有的音樂縮影,特想紀念,特別重要。於是將專輯命名為《萬松嶺》,封面上燙金的那條線如同那條路的模樣,彎彎曲曲,也是自己荒唐時期的痕跡。就像當初選擇杭州的契機一樣,前一晚做夢夢見西湖,隔天就買了車票,離開安徽。

之後先後組了幾個樂隊,梵天樂隊、耳朵樹是搖滾性質,悟空先生則是比較電子音樂類的形式,什麼音樂風格都嘗試過了。現在樹樂隊的狀態呢?他說現在以個人專輯為主,演出基本上也是一起,只是現在全冠上許鈞的名字,樂隊只要能一同演出便好,不在乎名稱。

SAM_2911

現在搬到北京半年,生活步調沒受到外在快速的改變,與女友兩人過著簡單的生活,起床、健身、吃飯、做音樂。問許鈞覺得北京與杭州差最多的地方?答案不意外的是音樂發展。例如說要錄音,北京的錄音室林立,要錄鼓錄吉他都不成問題,相反的回到杭州,就特別傷腦筋了。

笑說自己其實不太因為環境影響創作,但《萬松嶺》整張專輯卻也是在記錄對這個地方的情感。人有時說起來矛盾,寫歌的動機完全歸屬於感覺,對環境的感受也是客製化的樣貌,或許在北京多待個十年,又會誕生下一首如〈萬松嶺的嬉皮士〉的歌曲,住久的租房也是家呀。

原來我喜歡的音樂人也喜歡我

入圍金曲獎後,許鈞開始了在台灣的宣傳,來到台灣後見了幾個朋友,也意外見到了盧凱彤,才知道原來她也喜歡自己的歌。「這很神奇,因為我也很喜歡她(盧凱彤)的音樂。」更說自己很喜歡草東沒有派對,很想和他們合作,也看過他們的演出。

在中國好歌曲參賽期間,很多人說許鈞有李宗盛的影子。與索尼簽約後,許鈞也實際到上海見了李宗盛老師,一開始生疏的兩人,在陽台抽著菸聊著天後漸漸熟稔,令許鈞印象最深刻的是,李宗盛老師對索尼負責人的一席話:「要讓他(許鈞)與世界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要過度包裝他。他可能明白我不是明星的那種人,作品最重要。」他笑著說換作別人說的可能公司不會聽,但李宗盛老師說的大家就會聽進去,突然覺得,有人懂我。

SAM_2923

除了這個,李宗盛老師對許鈞的另一項影響就是作詞了。「不需要用很華麗的詞藻就能把歌寫得很生動,這很重要,現在很多的音樂都會故意用些很生僻的詞,很多聽不懂的東西來故弄玄虛,他(李宗盛)寫的東西就像白開水一樣,但白開水才能進到人心。」就像當時在好歌曲比賽時的收穫一樣,受到了鼓舞,發現自己原來是可以寫中文歌詞的。

「我以前都覺得別人寫的比較好,所以我一直都寫英文,通過這個節目,別人告訴我,欸許鈞你寫的還行,就多寫,多寫就熟悉了。」後來也養成在微博發上自己的創作,用簡單的手機記事本,幾行字,一張截圖,說的或許是今天的心情,也有一些被收錄在即將發行的新專輯裡。

謝謝你們陪伴我的孤獨

記得在好歌曲的比賽期間,劉歡老師曾經說表示過許鈞對孤獨的看法與自己很類似,關於這題,許鈞是這麼說的:「我認為孤獨是很重要的,是一個人一個生命一個質量的體現。如果這個人不孤獨,那這個生命體沒有質量。」每個人都孤獨,也一定都孤獨,但要如何享受,與它當朋友,讓它變成過濾外頭世界雜質的工具,在許鈞的生命裡,這是重要的課題。

說到許鈞生命中重要的人,那就是父親和女友了。雖然學生時期早早離家,但許鈞與父親的感情卻非常融洽。兩個人像兄弟般相處,偶爾一趟回安徽時也常湊在一塊喝酒、聊天,但住慣老家的父親卻不願搬來與許鈞同住。「還好!我爸身體很健康,很硬朗,他都有在健身的。」也成了許鈞現在持續健身的榜樣。專輯裡有首歌用了父親的名字作歌,〈許和平〉裡這麼寫道:「你說/我雖不被簇擁/就努力擎在陽光中」是父親對他的叮嚀,就好似他對父親的心疼寫在下一段「不說會想我/也不說想你/草草聊幾句/是怕洩了百感交集」。

SAM_2934 修

金曲獎當天在紅毯盡頭先是碰見了許鈞女友,熱情的和我打招呼,問她怎麼沒有一同走紅毯,笑笑的說下一次有機會再說。過後立刻往轉播電視走去,不停拿著手機紀錄男友的每個身影,滿是著想的眼神表露無遺。訪問當天問許鈞說最代表你們的歌是哪一首?他道說自己才剛寫了一首歌給她叫〈蛋黃〉,歌詞裡的一句「有你我何其輝煌」,感謝有她的陪伴,生活表演甘苦共嚐。兩人相識在一場表演上,現在許鈞的表演不論台上台下都有她。

離開前幫他們拍了張合照,畫面中兩人並肩微笑,想起剛剛談論的孤獨與陪伴,心裡很明白:有妳在,孤獨暫時不存在吧。

採訪後記

SAM_2927

Q:身上最喜歡的刺青?
A:海綿寶寶是我最新一個刺青(舉起左手秀出刺青)。我很喜歡海綿寶寶還有派大星,下一個刺青就要紋它。還有這個,一位國外藝術家的圖騰,代表 Home ,小時候不懂,但現在對我來說很重要。

Q:在中國好歌曲比賽期間最喜歡的歌?
A:我很喜歡馬條,還有蘇運瑩的〈野子〉。

Q:新專輯的風格可以透露一下嗎?
Q:會是比較野的風格,也會一首一首釋出,大概是釋出六、七首之後才會發行整張專輯。

(編按:許鈞的第一首歌曲〈29〉已釋出,可於各串流平台聆聽)

 

撰文/Yiru,攝影/阿哼、Yi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