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策展人Justin:現在正是邀請Hello Nico登上國際音樂節的好時機!

2008 年創辦的香港音樂節 Clockenflap 今年邁入第十屆。首波演出名單,主打 Massive Attack 今年在亞洲的唯一專場,以及 Feist、Ibibio Sound Machine、Tinariwen 等國際知名樂隊。除此之外,Clockenflap 也循往例,邀請不少亞洲樂隊表演,台灣當然也不例外。過去登台者,曾包括:閃靈、張懸、法蘭黛、Manic Sheep、盧廣仲、陳綺貞、血肉果汁機,以及草東沒有派對。而 2017 年,他們則邀請到 Hello Nico。

策劃 Clockenflap 演出名單的主腦 Justin 說:「Clockenflap 是個位在香港的亞洲音樂節,我們會想讓世界聽見亞洲的樂團。有許多的國外樂迷會來,這是很好的機會被聽到。」隨著音樂節愈辦愈成功,Clockenflap 現在有能力邀請更多的亞洲樂隊,在宣傳上也對亞洲樂隊的著墨更多,他們如今想的,不只是透過音樂節介紹新的音樂,也希望音樂節可以領著樂團成熟,進入下一個階段。

Clockenflap_Justin

Justin 認為台灣獨立樂圈的發展比香港成熟,透過邀請台灣團,期待能為香港樂壇帶來一些啟發。Hello Nico 曾在香港表演數次,因此有幸認識他們的歌,也覺得他們的音樂很美。經他判斷,現在正是邀請他們,登上國際音樂節的好時機。

Hello Nico 並非第一次受到國外專業聽眾的矚目,今年三月,他們在德州的南方音樂節(SXSW)上便獲得外媒盛讚,照片被刊登在特別報導的最上方。對於國外策展人而言,台灣樂隊如 Hello Nico 究竟有什麼樣的特質吸引到他?

2014 年底來台的英國 Glastonbury 音樂節策展人 Malcolm Haynes 曾表示,他挑選樂隊的重要因素包括「電子、女孩與唱英文」以及「在地元素」。可對 Clockenflap 的 Justin 來說,性別、曲風都不是重點:「我最在乎的是音樂的藝術性,第二在乎的是他們的原創性;有時我對『原創性』這說法有些掙扎,但我會希望聽到的是,音樂人誠懇地面對自己的一切創作。」

除了作品的成熟度,實際上還有另一個功能性的理由。Justin 說,音樂節的舞台節目編排是會「說故事的」。他們往往會把舞台節目表列出來,確定演出氣氛的連貫性,再找適合的團填入。2015 年受邀表演的血肉果汁機即是一例;那年,他希望排一些音樂很重的樂團在其中一個舞台上,無論是金屬、重搖滾或任何硬核曲風,於是,「當我聽到他們(血肉果汁機)就知道,這太完美了!這恰恰是我們想要的!」

Clockenflap第一波演出名單
Clockenflap第一波演出名單

Justin 談起音樂,總不羞於坦露出一顆樂迷的赤誠之心。去年 11 月,香港的乾季卻離奇地下起一場又冷又大的雨,海岸邊的 Clockenflap 音樂節也宛如被捲入一場冰風暴之中。Justin 說那是他住在香港的這輩子裡所見過,最狂的雨。不可思議的是,人潮仍一直來,秀也照時演出,每個人仍玩的很開心,讓他不禁樂觀地想:「我相信之後會有很多人想起那個週六,會很驕傲地說:我有去 2016 年的 Clockenflap,那年的雨下得超瘋狂!」

他對世道的樂觀態度,往往能影響身邊的人。Summer Sonic 今年進駐上海舉辦,他一點也不擔心票房被刮走,還說透過比較,自己的音樂節反而才能脫穎而出。面向香港本地,他表明欣賞會在暑假登場,有超大量香港獨立樂隊登台的「wow and flutter WEEKEND 本地薑週末音樂節」。Justin 不諱言:「對我來說,純粹私心的理由是,這是我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聽到,這麼多的香港團在音樂節現場演出。」

樂團在音樂節演出,和在 live house 表演會有不同的狀態;很可惜在香港,音樂節不多,策展單位很難實際看到香港團在音樂節舞台演出的狀態。Justin 望見香港音樂節之間能夠互相幫助的關係,不只因為愛音樂,也因為「我們在做一樣的事情,我們也都希望(音樂)環境變地更好。」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