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聽懂了《草莓組》 或許也看懂了這個世代和自己

高浩哲,21 歲的饒舌歌手,生活在被稱為「草莓族」的世代。過去曾作〈我要買 GTR〉、〈我姐不是網美〉等網路高討論度的單曲。這次,他則是為被稱作草莓族的世代青年,以及用著「你們是草莓族」的眼光來看待這世代青年的人,做出首張個人概念專輯《草莓組》。

《草莓組》專輯封面
《草莓組》專輯封面

1993 年「草莓族」一詞在《辦公室物語》一書誕生,描繪 1960 年後出生的年輕人,直到現在 2017 年近兩個世代的時間,草莓族的說法與刻板印象只增不減。那大家是否想過為什麼會有草莓族?在這個過度被標籤化、只注重結果的社會中,高浩哲希望能去為「草莓族」做解釋,換句話說,是帶大家找出問題源頭,於是以此為題做了第一張概念專輯《草莓組》(Strawberry Crew)。11 首創作,透過詞、曲的變化來呈現 10 種草莓族的 Daily Life,最後一首則是跳脫整體概念,單純想送給無論是否認同,但聽完整張專輯的你。

《草莓組》從曲序的安排來看,是一個「因為……所以……」的敘事脈絡,在此故事軸線之下,更透過旋律與曲風來塑造情境,並加上詞來細述狀態,創造共鳴。第一首歌〈哭了〉是整張專輯的 intro,以輕鬆的曲風營造草莓族的懶惰樣貌,更為讓整首概念完整傳達,除了歌詞外,在製作上也刻意以粗製濫造的方式來呈現。

描述整體草莓族樣貌後,以〈草莓。上〉及〈草莓。下〉分為兩部分,前者說明原因,訴說草莓族被形塑的過程,後者則描述草莓族被定型的結果,這兩首歌也能說是兩部分的主要大綱。在製作上,兩首歌用一樣的 beat 讓人了解關聯性,但用完全不同的唱法來詮釋。既體現兩首歌所要表達的心境,也讓其更有層次跟差異。在歌詞上則是運用擬物法,把草莓族真的變成的「草莓」,增加兩首歌的趣味性。

專輯上半部,分別有〈clone〉、〈表面功夫〉以及〈學長〉三首歌。〈clone〉表達現在多數年輕人沒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出現「一昧跟風」的狀態。從穿著的角度來看,一旦媒體或名人塑造與定義出「流行」,就會出現時下年輕人一陣跟風潮,走在街上多數人都穿相同風格的衣服,少了自我特色,正如同歌詞開頭所說:「被既定框架限制住/思想沒辦法堅持住/所以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完全都沒有辨識度」。

而其中所講的既定框架,其實影射的是教育體制,體制雖說一體兩面,但不得否認的是「體制的確還是限制了青年思維」。我們的教育體制無法真正落實因材施教,每個人都用同一套的教育模式,訂定所謂的規則,看似一種秩序的維持,但另一層面也是一種思想的限制。就如同藝術天分很高的人,學習生涯多半需要花時間在算數學與背化學,只為應付考試。〈clone〉唱出這群被教育制度產出,多數不會思考的平庸人,再接著送到社會另一個制度變成複製人的過程。

〈表面功夫〉這首歌也就是歌名上的意思,探討教育制度下的第二種現象。因為我們從小被灌輸「只有好學生與乖孩子能有獎勵」的觀念,所以大家從小就習慣只做出「會讓父母與老師開心的事」,然後學著「如何投機取巧」完成一件事,也就是所謂的表面功夫,導致沒人願意認認真真的做事,畢竟什麼事都是「看起來好」比較重要。整首歌最後以平穩的口吻反覆說著:「讓你痛哭/直達你的神經中樞/讓你罰站到中暑/因為你還沒學到表面功夫」,也講述著另一種無奈。

〈學長〉這首歌帶了些情緒,也是另一個教育制度,甚至說社會制度的第三種現象:「以上制下的體制」。歌詞中雖講述校園裡學長學弟的相處模式,其實是套用整個社會運行的狀態。說唱的口吻帶點情緒,並不是無奈這種現實,而是一種不滿的宣洩。

接下來到了下半部分,下半部的歌曲多半呼應上半部,呈現的是一種因果關係。第二首〈小丑〉對應著上半部分的第二首〈clone〉。其中講述著很多不同的層面。最先要表達的是現在網路社會的現象,許多人為了想要成名而譁眾取寵,做一些「特別」的事情來引起他人的注意。接著,則是檢討自己在過去是否也有這樣的心理狀態。而〈小丑〉之所以對應〈clone〉,是因為有部分「期待被看見的人」,可能就是不適合教育制度與社會制度的一群人,隨著時間被分類甚至淘汰,但他們又希望能被社會眾人所見,所以用他們的方式來證明存在,例如鄧佳華。但作品要表達的是並不是這些人不好,而是他們所擅長的事情與特質,不一定適合制式的教育系統,所以才出現這個結果。〈小丑〉第二個層面,描述在這個千篇一律,每個人都一樣的社會中,有些人做出「與眾不同」的事,但背後動機與目的,只想要「為了不一樣而不一樣」,這些行為裡面其實帶著許多很負面且扭曲的心理狀態,經年累月下,這群人便成為了「小丑」。

〈小丑〉之後的兩首歌〈罪人〉與〈犧牲〉是對應到上半部分的〈表面功夫〉及〈學長〉。下半部利用兩首歌來承上啟下,從這個社會光做表面功夫、以上制下的官僚體制以及共同利益的集團現象,帶出許多人在這種狀況下不得不順應順從,亦或為謀生存而背棄正義與真理,放棄正確的事情來迎合社會。

〈罪人〉,這首歌就是在定義「說真話的正義使者」,這些人不願意迎合「不對的事情」,所以站出來表態,確時常因為如此,而被大多數的人審判為罪人。這首歌也是想問問所有人,在一件不正當與不正確的事件當中,你會願意選擇成為「繼續低著頭,不吭聲的人」還是「會勇敢地站出來,不就後果面對自己良心的人?」

〈犧牲〉,這首歌承接著〈罪人〉,講述著當你選擇說真話,你必須付出代價的結果。大家會選擇犧牲掉你,然後繼續維繫著他們的共同利益,維持著恐怖平衡。那你是否接受?你想要被視為怪物一樣死去還是像個看似正常的人活著呢?

最後的〈暴風雨〉,算是高浩哲對於這個問題所提出的最終解答,這首歌結合了尼采的思想,尼采認為人所經歷的一切挫折與苦難是為了要使你的生命力更加頑強,使你的意志更加強大。當你成功經歷了一個痛苦指數是 10 分的挫折後,下次再遇到痛苦指數 8 分的挫折,就會覺得沒什麼,因為自己已經更加強大了。

所以高浩哲把面對自己的良心後說的真話,以及所遇到的迫害當作使自己生命力以及意志力更強大的養分。不去害怕,不向亂象低頭,最後台詞正也寫出心底的聲音-期待著美好與理想國度的出現,然後草莓才能重獲新生。所以,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經歷了這次/使我意志力更加強大/生命力也不斷的 level up/等到成功的把這個世界的黑暗/變得繽紛/才會形成理想的國度/草莓才能重獲新生」

(本文為作者投稿,吹音樂編輯刊登,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如果您有不同的意見、想刊登新聞、或者是毛遂自薦文章,請來信至 [email protected]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