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再傷感滿滿的愛:Frandé法蘭黛樂團

陰雨綿綿的週五,傍晚懶洋洋的氣息跟著潮濕的鞋依附在每個行人身上。脫離被雨塞住的車陣後來到隱身在大安區巷子內的咖啡店,推開門,三人還繼續著上一個採訪。新專輯《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在 5 月 5 號發行後,就進入了繁忙的宣傳期和幾乎每個禮拜不間斷的表演潮。兩個月裡第二次與法蘭黛見面,今天要來聊聊,成為了偵探的法蘭黛,是怎麼抽絲剝繭分享自己的創作與專輯。

20170602 專訪 法蘭黛

拿到專輯後反覆聽了好多次,從第一首〈我只是你的愛人〉到最後的〈漏數的羊〉,按著曲序走,情緒也跟著由低至高最後走入平靜。把愛人的故事,每個階段都走了一遍。印象最深刻的是專輯裡比較輕快的這首歌〈Breakfast for you〉,特地問了一下這首歌的故事,是法蘭 18 歲時的創作,刻意保留著原本的詞曲不去更動,雖然歌詞裡的英文文法可能不太正確、句子不太通順,但就是紀念那時候的自己,與那時候一字一句描寫下的愛情關係。

好奇法蘭黛在專輯裡最私心喜愛的一首歌,綜合大家的話整理一下,喜歡復古調性的人我們推薦你〈眼妝花〉;喜歡溫馨簡約路線的人請聽〈漏數的羊〉;如果你不屬於上面兩種,可歌可泣末日感才能打動你的話,請在夜深時候好好享用〈永遠在一起〉。

爸媽現在都用串流聽我們的歌

新專輯發行 Legacy 專場當日,法蘭在台上表明〈Every Word〉這首歌是為弟弟而寫的,也是弟弟第一次來看她演出,法蘭在台上戰勝了哭意,卻惹哭了台下不少歌迷。

專輯裡除了愛情,在親情的描繪上也多了更多的數量,〈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是獻給媽媽的一首歌,來自多年前大學時期的創作。成績一向很優秀的法蘭,上了大學來到台北之後開始了一個人外宿的日子。離開了女校,一個人的生活,許多的習慣與從前不同,在爸媽的眼中,「乖女兒」的姿態不再那麼鮮明,難免碰上爭吵的時候,於是寫下了這首歌,心裡想著:「我也希望自己很棒,讓你們面上有光,但我現在沒有做得很好。」長大之後回頭看,心境已全然不一樣。將大學時期的自己拾起,用新的體悟詮釋,「多想將一切做的完美/讓你看得見」,要告訴媽媽,現在的我和音樂生活的很開心,請不要再為我擔心。

「長大之後發現父母要的其實很簡單,他們的快樂來自於你的快樂,雖然我爸到現在還是會唸我到底要玩音樂玩到什麼時候。」父母仍會擔心以後沒有積蓄,偶爾還是碎碎念,但身為子女的應對,已較從前柔軟了許多,彼此都找到了一個適合相處的模樣。相對於法蘭,孟諺和鎮宇在音樂路上得到爸媽的支持是很多的,都成為父母眼中的驕傲了嗎?「就⋯⋯就那樣吧。說到底他們的願望也就是希望我們過得開心。」

會不會把專輯給父母聽呢?三人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爸媽現在都用串流聽我們的專輯。」

寫給姪子的歌〈漏數的羊〉,也是江鎮宇最愛的一首歌。「在收歌階段沒什麼特別感受,沒想到製作完後令人驚艷。」

開頭姪子輕聲的「姑姑我愛你」先融化了前一首〈你結婚了嗎〉的遺憾氣氛,轉為溫暖的旋律,歌詞中無所不現的溺愛,將法蘭對姪子的疼愛展露無遺。「相信我,他長大後一定是個大帥哥,他現在就很帥了。」在整張專輯結束前,像是緩和氣氛的叮嚀般,不要只記得前面的遺憾與傷感,回到眼前,簡單獲得的愛與付出不應該被忽略,而是要大方向身邊的人展現。

與家人關係更加密切且不再憋扭的法蘭黛,回顧從前創作的自己,「覺得好奇怪,怎麼會有人這麼悲觀吶」,笑著看待過去任性的自我,也接受當時留下的創作,現在拿起它們再唱起來已是另一層意境,不是哀怨不是傷感,是滿滿的愛。

冷戰的火花

本來在寫冷戰這首歌時,並未預設要做男女合唱的歌曲,只是想寫成台語歌,於是找了李英宏合作,因為欣賞他講台語的口氣,希望合作一首台語歌。「可是我好像忘記跟他說要寫成台語了⋯⋯。」於是最終的版本成了現在聽到的國語歌詞,連法蘭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糊塗,「但我也很喜歡現在〈該死的冷戰〉的模樣。」孟諺也說:「也是因為這次跟英宏合唱,突然意識到法蘭的聲音原來這麼女性!」經過這次有趣的合作後,兩人約定將再有下一次的配合,希望延續冷戰的花火,帶來更多精彩的作品。

18275141_10155277919132378_330247208204861495_n

透過朋友輾轉認識到黃婕妤導演,法蘭黛在拿到〈該死的冷戰〉劇本的同時,一方面驚喜劇本將冷戰的情緒與情況描寫的很好,一方面孟諺和鎮宇則是非常開心他們不用出演(訪問當下敘述也難掩他們的興奮)。這支音樂錄影帶整整拍了 36 個小時,法蘭與李英宏在裡面飾演一對冷戰的情侶,各自帶著一位小朋友尬演技。問到當了 36 小時情人的感想是什麼,法蘭笑說:「有男朋友的感覺真的滿好的啦!」

印象深刻前幾年在臉書風靡的「影響你人生的九大重要專輯」,暴君在臉書上列出的名單中,法蘭黛就佔了兩張專輯;前年覺醒音樂祭,他們拿著自己的專輯一起合照;到了今年,他們與法蘭一起合作。對兩團來說都相對特別的合作經驗,不僅僅是樂團屬性的不同,更讓一直是法蘭小粉絲的暴君成員小戴圓夢。有趣的是,這首〈焦土〉最後也變成法蘭每次錄音前的暖嗓曲。法蘭說:「旋律是我在錄音的時候重寫的,後來發現這個音域剛好很適合開嗓,於是這張專輯錄音前我就會先唱一段再開始(錄音)。」

集大成的表演

5 月 5 日 Legacy 專場同日也是專輯發行日,提早曝光的歌曲〈我只是你的愛人〉竟意外的是法蘭整張專輯裡最不滿意的歌曲。「錄音當天的聲音有點要感冒了的樣子,tone 不是最喜歡的,沒想到最後投票成了主打歌。」

對自我要求很高的法蘭,同時也是個很細膩敏感的人,「可能我是反應者吧,很容易被影響。我很愛哭,每到晚上夜哭鬼就會來附身,我常常在家裡哭,昨天晚上也哭了。」愛哭的法蘭把眼淚寫成了〈眼妝花〉,和〈我只是你的愛人〉相反,這是她最喜歡的歌。她私心的希望這首歌拍 MV,連腳本都通通想好了:「就找一個漂亮的女生,讓她在雨中大哭,哭花了妝就行了。」

Legacy 表演當天,他們找來好友貝斯手郭宏一同演出,將歌曲編制變得更完整,專輯裡沒編到貝斯的歌就改用 acoustic 方式演奏,不過孟諺也告訴我們,有一首歌可是讓代打的貝斯手們都吃了不少苦頭——〈永遠在一起〉。每一個主歌的開頭都搶拍,拍子不好抓,在練團初期常常卡關,但就是這樣更考驗團隊的默契,也是這首歌之所以好聽的地方。〈永遠在一起〉本是浪漫情歌,到了專輯裡演變成孟諺口中,充滿末日悲壯感的曲子。法蘭說:「寫這首歌的當下本來以為會(和當時的戀人)永遠在一起的,但沒想到寫完之後就分手了。」

18424006_10155277919027378_8089128252657470512_n

聊著聊著,話題來到當天挑戰「性感睡衣」的突破服裝,「因為非常尊重美寧(服裝設計師)的設計,於是我就不斷調整自己,要讓自己可以撐得起這件衣服。她(美寧)說紅色是愛情,緞面的質料也是愛情,所以用比較硬挺的布料搭著,象徵愛情柔軟又剛硬的特色。」法蘭黛這次找來五位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合作,集大成的展現全在這一場表演裡發揮得淋漓盡致,偵探的主題巧思也可以從一入場的牆壁上用紫外線手電筒尋找募資者的名字開始,到最後從天灑下偵探展中碎紙機裡的紙片,再至可在場外買到的專輯、周邊商品等,都是這次與藝術家們一同產生的結晶。

18341750_10155277919032378_1340310427677400584_n

因為緊接著要趕場下一個電台節目,時間差不多後,三人紛紛起身整理離開。我繼續留坐在原地整理剛剛訪談的資料,又再一次將專輯重頭開始聆聽。想起有個問題是這樣子的:「除了愛情外,親情、友情關係和偵探的關連?」他們這麼說:「所有的情感之中,都時常需要忖度別人,其實就像是偵探遊戲一樣。」關係裡的證據都需要去尋找、累積,當翻起過往的字跡,時間提供新的視野讓你望去,執意的任性的都成了美好的風景。就像現在的法蘭黛一樣,豁達了快樂了,也希望帶著歌迷們一起閱讀這些屬於他們的故事。

_MG_6537_3

 

現場照取自法蘭黛官方臉書

封面攝影:又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