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在台灣 兩位樂壇奇女子的相遇:蘇珮卿與詹小櫟

發了兩張個人 EP,參與過幾米音樂劇《地下鐵》以及電影演出,2017 年我們總算等到「奇女子」蘇珮卿的首張專輯。

4 月 21 日正式發行前兩天,索尼音樂特別找來在北京的爵士歌手詹小櫟與蘇珮卿搭擋演出,兩位在台北的練團室初次相遇,對彼此的印象都是溫柔,前者見到樂隊鼓手,同時也是蘇珮卿老公的 Cody,私底下讚賞他很帥,還開玩笑說:「我怎麼沒有找一個鼓手男朋友。」

BLOW_專訪_蘇珮卿與詹小櫟_750X390_

甚少露出笑容的詹小櫟,透著一股冷冷的文藝氣息,其實並不像會隨口開玩笑的女生,目前在北京現代音樂學院爵士系任教的她,有教授不怒而威的氣質。談起第一次聽到蘇珮卿的新歌〈我們都是寂寞的〉,用句宛若專業醫師在上解剖課:「首先音樂一開始就帶著一種 groove,接下來你會覺得有一些電子的音樂元素,過一會兒又發現異國他鄉的色彩加入了,然後 vocal、和聲⋯⋯進入一種小宇宙的空間感。」

詹小櫟去年發了張爵士演唱專輯《爵覺》,主打歌〈霾〉用巴薩諾瓦節奏與情歌反諷北京霾害問題,MV 找來黃渤與陳坤兩位大牌演員助陣,令蘇珮卿頗為驚艷,遂特別找來翻唱。豎琴編曲、五拍節奏,歌曲本質的憂鬱晦暗,被她輕輕翻轉就傾瀉而出。

學院的經歷

兩位女性音樂人,都有過音樂學院經歷,也都踏入了流行音樂界,如此相像,卻又如此不一樣。

蘇珮卿過去學習古典演奏,主修長笛,輔修豎琴,學院的學習要求是「呼吸多大聲都會講究,以及你的樂句要在哪一個最完美的地方收掉。所以我們在練習的時候我們是像體育員一樣,早上就要『拉筋』,音階就要練三個小時,再來是不同節拍器的練習,所以我一天的練習可能三、四個小時到八個小時,有時甚至更久。」

在音樂廳現場,也得面對拘謹的細節教育(例如敬禮時,腳要如何擺)。肌肉儲存了練家子的身段,終極目的是能完美地詮釋作曲家的作品,完美地上下台。「但是私底下我是很叛逆的,我會找尋我想要做的東西。」成為創作人,她可以抒發自己在世界的感想,而不只是一張張樂譜音符的執行者。

詹小櫟的音樂路沒有跌跌撞撞,羽化成碟的戲劇性,從小學美聲,拉過一小段時間的古典小提琴,和所有的少女一樣都喜歡唱流行歌,因為打口碟的啟發又再轉入爵士樂領域,到維也納學爵士演唱。

長年煉成的歌聲收放精準,從小聽的類型音樂多了,各種風格都能轉化,未曾感到侷限與不自在。「其實技巧是一方面,小時候你花一整天練音階,只是一個技巧(的鑽研);但對音樂的理解力,那得吸收很多的養分進去,當你積攢了一定的程度的時候,變成自己的東西就可能爆發出來了。」談起歌唱,保有老師的諄諄教誨,我們在一旁也只能直點頭。

詹小櫟(左)與蘇珮卿(右)
詹小櫟(左)與蘇珮卿(右)

生命的禪修

詹小櫟的作品受不少現代文學影響,會為詩譜曲作歌,其靈感來源包括詩人北島、趙麗華以及威廉布萊克,她相信,「詩句是我們語言當中的精華,你沒有辦法去刪掉一個字,音樂也是一樣。」替詩譜曲的訣竅,是一字一句親口唸出來:「要讀詩,要熟讀,找到它的節奏和韻律。」講起來簡單,背後卻是數年的功夫。

詩與文學帶給詹老師知識與智慧,為人生開窗。歌曲〈天真的預言〉乃威廉布萊克的名詩,內含禪宗的最高境界:「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五年前,她與佛法結緣,至今仍定期參加禪修,打禪七,進行為期數週的打坐、修行、聽講與佛法答問。對於上選秀節目演唱、發唱片皆看得淡然,仍覺得這輩子有太多東西學不完。

曾到過印度學音樂的蘇珮卿沒有禪修習慣,倒是瑜珈好手,新專輯籌備五年,過程中最深刻的修行卻是「成為一位母親」。

2013 年,她與鼓手老公 Cody 的兒子出生了。為了照顧出世的孩子,她曾考慮要不要考瑜珈證照、教樂器或找別的正職工作,「在思考的過程中反而讓我認知到,不行,我一定要做音樂,因為我就是想做這件事,沒有其他的原因,即使有一個小孩。甚至因為有一個小孩,才讓我更確定這件事有多重要。」

為了全心全意照顧他,反而沒有時間胡思亂想,一有時間就髦起來做音樂:「可能跟(詹小櫟)老師去禪修很像,我覺得小孩讓我的禪修進化得非常快,他讓我必須面對世界上所有的不完美,我不可能擁有所有的時間。」

偉大的母親

蘇珮卿回想過去,還沒有孩子的「自由」時間,反而無法讓她很確定要做音樂。因為孩子而下定決心做音樂的決定,是甜美的意外,就像懷胎一樣,「沒有人是可以準備好要當媽媽的。」

「我昨天才跟珮卿說,母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決策。因為她要犧牲自己,成就別人。」採訪當天,詹小櫟和蘇珮卿認識還不到四天,對著共演的夥伴如是說,像師長叮囑的教誨,也像大姐溫柔的祝福。

孩子健康成長至今,已經四歲了。她和老公 Cody 彼此均分帶孩子的時間,兩人配合,默契十足。蘇珮卿說,她的終極目標是碧玉,即使有兩個孩子要照顧,但音樂表現仍舊維持在高標狀態。看著碧玉,「我也會告訴自己,放眼這麼多這麼厲害的(音樂人),我自己是相信,我很努力地朝我自己的夢想前進的時候,我也會給我小孩未來有這樣的力量,去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而我也會全力的支持他。」

她眼神發亮,語氣堅定,接下去說的話,透露誰也不能阻擋他的決心:「真的需要我犧牲,我一定想都不會想,我一定會犧牲我自己,成就他(孩子)。但如果可以鼓勵他,或做一個榜樣的話,我會更傾向這樣子。」

豎琴奇女子長出了母愛的翅膀,要當正職的守護天使。現在,她都會給自己的孩子聽許多很酷的音樂。

那會給他聽自己的音樂嗎?「會啊,他都會唱。」

那他或許也會唱媽媽寫給自己的那首歌——〈謝謝你來到我的世界〉。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