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樂器喇賽的後搖團:體熊專科

「說『閒聊』是比較好聽的講法,『體熊』就是嘴砲啦!話很多一直喇賽一些不重要的東西那樣……取這個團名就是因為我們都很喜歡『體熊』啊!」回想起貝斯手藥包先前在採訪時的精闢介紹,再看看舞台上的演出似乎正值高潮,即將進入最後一首歌曲,藥包竟然在觀眾慫恿下老實地脫了上衣:「誰說後搖團一定要瘦?」吉他手包子則一邊苦笑一邊試圖挽救情勢:「我們是一個 talking 最不像後搖的後搖團……」這個樂團的反差感實在太萌了,在被音牆爽爽轟炸的同時也能感受到鄰家男孩般靦腆而誠懇的氣質,相當有意思!

日系純愛風格的純演奏樂團體熊專科發行了首張 EP《Topic 1:告白 Confession》,上週五(4/14)在小地方展演空間舉辦了發片演奏會,並邀請江松霖和杉山兩兩共演。開演前兩小時,為了利用試音空檔先跟團員們聊聊這次的演出和音樂作品,我提前抵達小地方。推開門的瞬間忍不住輕聲驚呼,音響與樂器全放在原本的觀眾席上,鼓組、吉他、貝斯、鍵盤圍著內場監聽喇叭繞了一圈。

17952500_1425258227494518_9116716156517794099_n
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我們的音樂(在表演時)很需要彼此觀察對方的呼吸和眼神,」包子解釋道:「跟音控師 Thomas 和場地方協調後發現是可行的,就這麼做了。」鍵盤手安西也表示,平常表演時自己通常會被安排在比較角落的地方,面對觀眾彈琴的話反而很難感受其他團員的互動。「就算是一般那種觀眾在前面的場地,我也會以面對團員為主,可能是側身或屁股對著觀眾。」

會變成純愛系樂團,這件事本身就是在「體熊」

傍晚六點,小地方二樓的沙發區,包子抱著吉他、藥包抱著貝斯,在回答問題的空檔雙手動個不停,感覺焦慮和緊張都快滿出來了;安西和小蟲大概是因為鍵盤和鼓無法搬上來吧,兩人雖然斜靠在沙發上,但似乎也沒有比較放鬆。於是我問了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要走純愛路線?眾人大笑,氣溫似乎升高了五度。安西表示:「會出現純愛這個詞純粹是在體熊,原本只是一句幹話而已,並沒有認真要走這個路線。」包子補充:「當初寫樂團介紹時寫了『我們是純音樂演奏團體』,純音樂聽起來很沒氣勢,那就純愛好了。表演時怕冷場就又拿出來講,就變成這樣了。」

TRO_4132
鋼琴手安西(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TRO_4196
吉他手包子(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體熊專科雖然團齡不長,但四位團員都是樂齡多年的專業樂手,包子、小蟲和藥包因擔任廖文強《喜劇人生》專輯的合作樂手而熟識,由於包子和藥包都很喜歡日系、後搖跟純演奏音樂,但是各自都還沒有組過這種類型的樂團,於是就找了小蟲和彈爵士鋼琴的安西加入。

TRO_3813
貝斯手藥包(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Topic 1:告白 Confession》是他們首次發行的錄音作品,收錄了〈Revenge is a dish best served cold〉與〈Little people in the woods〉兩首較早期所寫的歌曲。借鏡於日本常見的 A/B side 單曲模式,一首狂暴而衝勁十足,另一首較為寧靜空靈,情緒上的高度反差剛好適合收入 EP 中。延伸自取了「專科」這種帶有日本高中生氣質的團名,「Topic」則像是用演講的方式探討「告白、告解」題目。

歌名都是誰取的?「是我。」包子說。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創作主腦包子在回答,安西擔任從另一個角度補充說明、增加答案豐富性的副手角色,藥包則是在話題不小心太嚴肅或尷尬時,擔任緩和氣氛的喇賽兼吐槽角色(小蟲從頭到尾坐在一旁講不超過三句話……他擔任團員)。

TRO_3809
鼓手小蟲(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17795753_1427667013920306_5660602536040061667_n
本日演出歌單(照片提供:體熊專科

「Revenge is a dish best served cold」是包子很喜歡的一部電影《追殺比爾》裡的一個黑幕標題,原意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延伸到歌曲上則是描繪一種跟自己告解、面對自己的歷程;〈Little people in the woods〉歌名一部份源自於村上春樹的《1Q84》,另一層意涵則是包子去 Fuji Rock 有感,看到許多厲害的樂團而感受到自己的渺小,透過此曲描述渴望像他們一樣散發光芒的心情。

整張 EP 只花了一天,在 112F Recording Studio 進行同步錄音,由於此種錄音方式需要高度專注力並仰賴團員彼此之間的默契,十分耗神,因此製作人兼混音師杉特要求每首歌只彈奏三次,沒有第四次的機會!「因為在錄音空間的安排上會先以節奏組為優先考量,所以其實事後還是有另外補錄電吉他。但那天還是超硬,精神緊繃。」

01
為了讓錄音一開始就是最佳狀態,開錄前由體育股長藥包帶領團員們在 112F 門口做體操熱身。(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不需言語,用音樂凝聚演出現場的「體熊式」魅力

晚上八點,舞台四周已經擠滿了觀眾,我在人群中竄來竄去,好不容易找到原舞台那片墊高木板角落的位置,第一次從這個角度在小地方看表演,挺新鮮的!

邀請小松擔任開場嘉賓非常適合,有著鄰家女孩氣質的她,從笑起來小露虎牙的清純可愛到閉著演輕輕哼唱的天真爛漫,都相當符合純愛主題。厲害的是她的表演,與本人外型完全相反一點也不青澀,十分純熟地邊彈邊唱著那些主旋律不是很好駕馭的歌曲,而且手指撥弦的音色飽滿而韻味十足。宛如一到春風吹拂耳際,欣賞小松的表演總是令人舒適地像隻貓瞇著眼打著盹。

TRO_3415
江松霖(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緊接著表演的是杉山兩兩。這是一個由四分衛主唱阿山與杉特所組成的特別演出企劃,小蟲之前也是其合作樂手,但這次為了讓小蟲專心準備體熊的演出,而邀請了全方位創作才女林依霖(Elisa)擔任合音與 keyboard 手。杉特在吉他彈奏的內容與音色上做了許多令人意外的嘗試,讓阿山的歌聲在音樂中能發揮與四分衛截然不同的可能性;最迷人的是 Elisa 的合音,不喧賓奪主卻讓歌曲增添了許多層次。〈雨和眼淚〉一唱完,全場靜默了三秒才鼓掌,非常喜歡那種被音樂震懾的時刻。

TRO_3547
杉山兩兩(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終於到了本日重頭戲!如果要用文字形容體熊專科的音樂,我會說:「大概就像是日本樂團te’ 或toe那樣吧!」精準的對點,懾人的氣場,時而狂躁時而沉靜、收放自如的演奏技巧確實有著不平凡的感染力,彷彿漩渦般引誘聆聽者捧著大量情緒墜入;一堆奇形怪狀的拍子在你還沒算出來是五拍七拍或十一拍之前,早就又改變了,儘管如此,身邊的人們還是依照自身的律動方式搖頭晃腦著。

TRO_3815
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第一首開場曲就是收錄在 EP 中的歌曲〈Revenge is a dish best served cold〉,吉他 solo 一下,氣氛開始沸騰,橋段換氣間真情流露的吶喊更引爆觀眾高昂的情緒。接下來的〈Tearing the heart with dancing fingers〉已完全掌握大家的呼吸與律動,演奏到中段,所有樂器忽然急收,全場爆出一陣歡呼,在那個瞬間,不只台上四人,彷彿現場所有人的心都是連在一起的。

「我們只是把想說的放進音樂裡,沒有歌詞,也不能保證你們聽到這個音樂,想到的畫面是什麼。所以聽的時候就把眼睛閉起來,那個畫面就是歌詞。」用音樂對話的體熊,演奏前並不會逐首報歌名(或許是因為歌名太長),曲目之間也不太與觀眾聊天,因此,包子的這段話在我腦海中迴盪許久。我試圖在每首歌曲中,悄悄描繪出新的劇情與場景,創造新故事。

TRO_3834
photo by Oliver J. Photography

快歌〈Dragged deeper with every gasping breath.〉的貝斯slap爽度滿分;新歌〈Placing myself in your stweet dream〉以噪音開場,五拍七拍八拍換來換去令人眼(?)花撩亂;耳熟能詳的舊歌〈Not strato, just Solid Ground.〉不知為何讓人聯想到八零年代的汽車廣告。說來慚愧,我一直以為後搖團的特色就是每首歌聽起來都差不多,直到今天,某個喜歡後搖的開關就這麼被開啟,有了新視野。

創作歌手廖文強、胖虎樂團的海狗和小雞、脆樂團的 Skippy……散場時和好多人擦身而過,或許剛剛站在對面角落閉著眼輕輕搖擺的真的是女孩與機器人的 Riin 不是我的錯覺。回家路上滑著手機,再次點入體熊專科的臉書頁面,開啟追蹤;手機裡播放的是〈Little people in the woods〉(CD 在包包裡,但 StreetVoice APP 可以聽),開很大聲,隔絕了車聲人聲的喧囂,我將自己留在音樂現場,不想離開那個美好的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