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共賞】說故事的奧義:十九兩樂團

【奇聞共賞】有些問題,不問不知道;奇哥探聞音樂人的故事,不分享不會被看到。「奇聞共賞」是奇哥與創作者的訪談專欄,以身為音樂製作人與創作者的角色,觀察與談者的人生價值觀。

20170418_奇聞共賞

「我覺得你們根本應該只發行 DVD 就好。」「其實我們後來也這麼覺得。」現場頓時掀起一陣大笑,氣氛歡樂融洽。這裡是十九兩位於公館的工作室,兩位團員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對面則是本次被 Blow 請來當槍手的奇哥。三人私交甚篤,談笑風生,在一旁聽著阿雞和瑞奇(Riecky)說話,跟聽他們說故事的感覺有點像,認真的神情,生動地描述,偶爾穿插幾句不知是刻意安排還是神來一筆的笑話,然後自己講完還笑場。

由手風琴手阿雞與小提琴手瑞奇所組成的十九兩樂團,日前終於發行了成團十一年以來的第一張專輯《年度愛情鉅獻》,而且是包含了音樂和影像的 CD+DVD!有「音樂說書人」之稱的他們,表演型態相當特別:用音樂揭開序幕,一邊演奏一邊講述著引人入勝的故事,並穿插歌唱橋段。「說故事樂團」聽起來很像在胡鬧,然而十九兩的音樂底蘊可不容小覷,這張作品收入了近年來經常演出的〈探長馬提諾〉與〈喬安娜〉系列故事,以及數首用來串接故事的演奏曲。

樂壇奇葩的精彩人生

「他們很認真在唱歌,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種『這是在幹嘛啊』的莫名喜感。」可能是一種天分吧,由阿雞和瑞奇兩位音樂奇葩組成的十九兩,風格特色鮮明又生動,在音樂圈中算是一組無法被定義的獨特存在。或許你是在街頭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奇妙組合,或許是看了他們的演出影片覺得很有趣,也或許,你是從兩人分別的音樂事業中認識他們。

被稱為「樂壇鬼才」的阿雞(張瀚中)除了會彈鋼琴、手風琴還會吹嗩吶與多項吹奏樂器,曾擔任萬芳、徐佳瑩、蘇打綠、魏如萱、郭采潔、陳永龍等演唱會樂手,亦參與流行音樂類多首手風琴錄音;之前曾接受Blow吹音樂【樂手研究室】單元專訪,大量分享了自己的軍火庫裝備,並對於不同廠牌型號的合成器、鍵盤以及各種聲音呈現的想法進行深度解說。

瑞奇也和阿雞一樣是萬芳巡迴樂團「微笑巴士」的成員,此外,如果你對十多年前一位在西門町拉琴賺留學旅費的小女孩陸伊潔,以及她所出版的自傳《西門町拉小提琴的女孩》有印象的話,那是瑞奇所寫的自己的故事。而她除了十九兩,還與絲襪小姐的嘟嘟共組了煙圈愛的養樂多兩個團。

DSC03297
十九兩由手風琴手阿雞(左)與小提琴手瑞奇(右)所組成。

十九兩從 2005 年組團至今已超過十一年,回溯到兩人的相遇,是 04 年在教練樂團的某個 party 上,當時阿雞在拷秋勤擔任嗩吶手,瑞奇則是某個已經遺忘名字的樂團中拉小提琴。後來瑞奇找阿雞一起做賀蓮華的現代舞舞台劇「月之女」,再後來,因當時宜蘭童玩節在徵選街頭藝人,酬勞非常高,於是兩人決定組隊參加。「當時主要是演奏,還沒有創作,整個宜蘭童玩節就是練樂器之旅。」

團名由來呢?「一人說一個數字,然後猜拳,贏的放前面。」阿雞贏了,但其實原本是要叫 192 的,後來鼓手 Eric(宋輔仁)說「那就叫十九兩吧!」這個比較酷,定案。

街頭藝人起家的十九兩,發現其實一般人對於聆聽單純演奏的興趣不大,加上當時瑞奇很著迷於錄廣播,兩人便想出將「劇情」融入音樂,搬到舞台上的表演方式。阿雞表示:「我們的故事有好幾個系列,〈探長馬提諾〉是最常講的一個,因為這種推理懸疑風格很好發揮。像〈喬安娜之歌〉是一個女生會發熱的故事,後面就似乎要講跟發熱、超能力有關的故事,比較會有侷限。」

看似隨興所至的唱唱歌、拉拉琴、說說故事,其實是由長時間而扎實地練習才有辦法完成。相較於邊彈邊唱,「說話」這件事其實並不在音樂的律動中,如果樂器演奏本身沒有非常熟練,很容易因為要講話而卡住、停頓,因此十九兩平常在練團時除了討論故事內容和編曲想法,也花了非常多時間進行「基本演奏訓練」,兩人一起拿起樂器,照著曲目一首一首反覆彈、反覆拉,每次至少要練 30 分鐘以上不能休息。

為什麼組團十一年才發專輯?

雖然十九兩曾在 2012 年發了一張 EP《Some day I will find you》,但組團十一年才發專輯也太久了吧?瑞奇表示,其實大約六、七年前就有想過要發專輯,當時也是做足了準備,但卻因沒有經驗也不知道做法,就失敗了。「我記得拍了三天,阿雞家的客廳超熱又沒有冷氣,我們也請了很多朋友來幫忙,但那時候我們很笨,沒有固定劇本也沒有預錄好任何東西,就直接講 live,所以每失誤一次就要重講。」

DSC03289

阿雞也說:「當時完全沒有章法,歌也不完整,每次錄速度都不同,也沒辦法剪。那時候實在太鏘了。失敗後元氣大傷,就沒有再提過這件事了。」今年之所以會發片,主要是因為獲得文化部的錄音補助,一年內一定要做完,有了壓力就變得相當積極。「我們換了個方式,先把音樂內容做好,後來覺得如果沒有影像很可惜,因此思考了很久,決定租一個劇場,在裡面放做好的音樂然後我們再講故事。」

有看過十九兩近期演出的樂迷應該有發現,音樂中添加了不少合成器、鼓機和電子音色等元素,然而收錄在《年度愛情鉅獻》中的歌曲聽起來比較像早期的音樂,從頭到尾幾乎都是小提琴與手風琴,頂多加一把吉他和少許鋼琴,為什麼選擇這麼做?「一開始的如意算盤是,舊歌我們用很少的預算錄完後,就有錢做新專輯,」阿雞笑著說:「結果完全花光啦!還負債。我沒有想到每一個環節都是稅外!學到很多事情,新專輯夢碎。而當時挑的這些歌並不適合加別的東西,我們的創作是以故事為出發點,不是做出華麗的音樂然後硬加上故事。」瑞奇也說:「我們在挑戰的是影像與音樂的搭配,而不是挑戰做音樂作品。」

DSC03353

DSC03355
專輯內頁有瑞奇親自手寫的歌詞,搭配生動的插畫,將一篇篇故事具象化,並穿插錄影現場的側寫照片,厚厚一本內容豐富。

〈I can’t stop〉是故事裡的第六個段落,也是專輯中的倒數第二首歌,與其他曲目不同的是,此曲挑戰了雙人饒舌(雖然歌詞意義不明);MV 中一名舞者在晃動光影之下舞動著,肢體的力與美襯托故事劇情急轉直下,到底莫林會不會去吸人類的鮮血呢?到底喬安娜能不能被救活呢?這就是聽故事的刺激精彩的地方啊!

換個角度聽音樂:「就當作看一齣短劇吧!」

由於主角是「故事」,十九兩的音樂圍繞著情節而生,歌與歌之間的連貫性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環節。然而近年來,已經很少有聽眾是以「專輯」為單位在聽音樂了,多數人習慣用單曲的概念聽 CD,以這樣的聆聽習慣來聽《年度愛情鉅獻》其實相當可惜。從製作人的角度出發,奇哥表示:「光聽音樂比較無法被吸引,因為他們的每首歌之間都有連貫性,要看影像才有整體感。」

DSC03452
《年度愛情鉅獻》除了有 CD 還有「不是 CD」(就是 DVD 啦)

「但後來發現,很多人買回去其實不會打開看 DVD,因為沒有光碟機。」阿雞笑著說,他們在 4/15 辦了一場「首映會」,將 DVD 內容盡數播放一遍,現場也帶來一些小表演,有別於其他樂團舉辦發片演唱會,倒像是一場網友見面會。

18015927_1461189500567929_2001152380_o
4/15 十九兩發片首映會 @ 後台咖啡
18013049_1461189377234608_1650751791_o
首映會現場還播放了七年前拍影片(就是失敗的那次)的幕後花絮。

「這部作品唯一試圖想帶來的宗旨就是『美好的人生』,如同現實人生般,一切有好有壞,環環相扣著。因為有痛苦我們才知道喜悅,在結束一個旅程的同時,也開啟了一個新的旅程。如果你無法停下,那就用力去擁抱一切吸引你的事物,去一探究竟,正如我們開始一種有音樂也有故事的可能。」《年度愛情鉅獻》是十九兩將近十年前寫的一部作品,在這十年之中,兩人多次嘗試記錄卻失敗,直到拋去許多自身的框架之後才終於完成。「作品也是,生命也是,我們常常拘泥於完美而遲遲無法前進,或是依照別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最後卻與心中的真正想法背道而馳。這張作品或許不算完美,過程的意義大於結果的完美。」

DSC03337

採訪結束前,我們進行了快問快答,最近瘋狂迷上薩爾達(奇幻電玩遊戲)的阿雞,目前最想學的新事物是修電路板;剛搬完家、沒有養寵物卻養了很多植物的瑞奇則說想學木工,目標是挑戰自己製作新家所有的櫃子。

最近和朋友聊天的話題是?阿雞:「原住民傳統領域議題,有位手風琴手叫李承宗,他很常去凱道,我們也會聊到巴奈。」瑞奇:「會聊時事。菲律賓總統前陣子掃毒殺了六千人,但最近又說要讓醫療用大麻合法,網路上就有很多討論‧‧‧‧‧‧(以下省略一千字)。」

對方有沒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小習慣?「張瀚中喔‧‧‧‧‧‧出去表演的時候,只要一到五、六點他就會開始東張西望找便當,一定要吃飽了再表演。」張瀚中,陸伊潔,兩人只要提到對方都是以全名相稱,旁人聽來到不覺得生疏,而是有種更貼近生活的親切感。「陸伊潔是不看任何東西的,就算你走到她正前方,不打招呼的話她也不會發現你是誰。」「我不喜歡看別人,打不打招呼我也沒差,幹嘛要壓力這麼大?像我走在路上看到認識的人,在考慮要不要跟他打招呼時,就會覺得有壓力。」

說著「我不喜歡太忙,不喜歡做太多事」的瑞奇,採訪一結束就到隔壁探望朋友的花了;留在工作室,阿雞以路人絕對聽不懂的專有名詞與奇哥暢談各種樂器廠牌型號話題。認識十多年,無論是在創作、表演或生活上,兩人都很有默契地留下寬闊的空間給對方,而這種「不過度用力」的悠然態度,也讓十九兩的作品更活潑有趣。特殊的演出風格難以被定義,但至少十九兩的存在讓我們得以思考:誰說玩音樂和說故事不能是同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