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百人小場地的經營難題:台北月見君想 企劃豆腐

還記得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發文者是位小場地的企劃,文章內容裡他誠懇地和大家談談小場地的經營困難,雖然只是一個有感而發的隨筆,卻道出了許多大環境下小場館經營者的心酸,引發許多共鳴。

他是台北月見君想企劃 / Booking 豆腐,和他約訪的這天來到月見,雖然不是第一次去,但沒有演出的月見,下午時段對比每次踏入的喧鬧夜晚,顯得格外安靜。進門一如往常飄著咖哩香,一樓是餐廳,走進地下室卻是個掛著大月亮的展演空間。這裡的表演大多以簡單的編制、不插電或 acoustic 為主,人們坐在月亮前欣賞著一首首歌曲,也變成月見特有的風景。

下午三點,到達時豆腐與其他月見同事們還正在開會。告一段落後,我們來到平常演出者的休息室,談談只有 100 人上下的 live house,如今面對並不友善的大環境,以及面對表演風氣的改變,他們做了些什麼應對。有趣的是在訪談過程中,豆腐不停的感嘆希望現在的表演者更加主動、更期望政府重視小場地,給予更好的資源,我想對他來說,那應該是他最在意也最無奈的部分吧。

IMG_0969
舞台後方的這顆月亮,是月見獨特的標記。

Q1:分享一下這幾年在月見工作下來,最直接的想法

現在人都太依賴網路,我在家用手機就可以聽歌、看劇,我根本就不用出門,怎麼會要看表演。觀眾風氣與習慣也是很大的問題,你會無聊經過電影院,看看最近有什麼電影在線,花個兩、三百進去看一場電影;但相反的你不會經過 live house,看看今天有什麼團,買張票進去聽。再來談談大環境,做音樂、藝術的人很常被拿來消費,我敢說有 10 年了,從我一開始接觸這行業到現在,每一次遇到選舉就拿 live house 議題出來說會解決,會有相關的配套措施,但 10 年了,哪裡有什麼改變。沒有任何的法規去處理 live house 的問題,例如稅則:為什麼小巨蛋的票務稅跟我們這種小場地的稅務是一樣的,把同一種標準放在兩種東西身上,就很像男生和女生之間平均有一個睪丸。對於任何小場地來說,這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與負擔。

Q2:小場地經營過程中,遇到的難題有哪些?

小場地遇到最大問題就是「沒有票房」。先這樣說,我不奢望大牌,假如今天我能賣 300 張,我也不會選擇 200 張票的場地。像我們這種 100 人的場地,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開發,找那些根本還沒有表演過的人來表演。他有把作品放在網路上,剛好被我聽到,就會想要找他來表演。我也常遇到很多從來沒有表演經驗的人,他們不知道一個表演應該具備什麼東西,這時候身為場地企劃,就需要具備能幫表演者規劃的能力,讓觀眾覺得,每個上台的表演都是有準備的。

畢竟小場館,來的幾乎都是小咖,就是要去為這些事情做比較多的努力,才有可能會有人要來看。半年內一定是先靠親友來看,有沒有辦法養出一票親友變死忠。相對於大咖,他們可能只要 PO 個文就會有人要來看,但小咖就沒辦法這樣。但我有發現一個現象,很多人都沒有身體力行的這個概念,不會自己邀請親友,這樣反而本末倒置。我覺得表演者也要拿出一定的誠意,這樣就算票房不好,我也不太會去說些什麼。

16177508_1878851872395739_5503223816955694828_o
取圖自台北月見君想臉書

今天你做音樂,總要出來面對大家。不要覺得自己是藝術家,別人都不懂。除了給自己一個交代,也要給觀眾一個交代。不然這種人碰久了,一起工作的人都很辛苦。現在大家做表演的時候都不是主動出擊,不是你想好今天一個主題,然後帶著想法來到場地敲時間表演,而是被動的等待場地方邀請,才著手開始準備。

其實除了表演,主動的事情還有很多,像我一個人就要負責將近 90% 事情,從前置到最後結算,我都要參與負責,我沒辦法一個個幫大家做重點宣傳。這時候音樂者的自我宣傳就變得很重要,你花一個晚上簡單排個程就可以發一整個禮拜的文,為什麼不做?相反的我覺得劇場的人,他們透過編劇、排戲、這麼多人完成了這個作品,進到劇場去演,票要是沒賣完,他們會覺得超丟臉。回到音樂人,邏輯是一樣的。但很奇怪,回到音樂人身上,大家就會說:只要台下有一個人,我就要勇敢唱下去。這句話根本害死一堆人,大家都要吃飯,誰陪你一起勇敢啊?

Q3:對你而言,希望月見帶給創作者們的定位是什麼?

我覺得 live house 是一個販賣夢想與娛樂的地方,會希望是建立一個關係,而不是制式的表演者與場地。經營一個場地方,最希望可以陪著表演者長大,舉一個最好的例子:女巫店。綺貞老師或張懸,他們真的是小時候就開始了,所以就算他們現在能唱小巨蛋,他們一年還是會回去唱個一次,那就是建立在感情之上。我要讓大家知道說我這裡不只是賣咖哩,先把表演塞滿,再做出一個 tone,不插電,acoustic。要讓群眾先知道這裡是一個 live house,先讓月見的名字被熟悉,不然也不會有人來喬表演。大家可以不要太害怕出來辦表演,雖然現在大家的標準都比較低了,我認為我是做個滿好的 booking,表演過程我整場都會在,表演結束後我也會跟表演者討論這場秀哪裡可以改進。一起進步一起成長,這是我希望月見帶給表演者的感覺。

20170410_專訪_月見君想_2

Q4:從旁觀察對於台灣獨立音樂的環境看法?

台灣音樂環境很慘!很慘!現在沒有一個表演者敢在一個月裡密集的排那麼多場表演,但只有一場的話,難道一個月只有兩三千塊的收入?所以我覺得有公司的人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是有彈藥庫可以去打仗的人,但你打了什麼?又回到我一開始說的,甚至盜版電影底下都還有人要討論劇情,盜版歌曲根本沒有人要聽。環境風氣還沒有被培養出來,對音樂人或場地方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 FB :https://www.facebook.com/moonromantictw/

 


作者

Yiru

Yiru

好好聽音樂,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