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必把我當長輩、老師:資深製作人王治平

20170330_專訪_王治平
是否你不時在台北大小的 Live 展演空間、音樂祭,注意到一位身高約 185,體格標準,頗具威嚴,帶著眼鏡的光頭大叔?不論是 Legacy 還是河岸留言、搖滾辦桌還是這世界音樂節,總能見到他穿梭在年輕樂迷之中,駐足,專心地看著臺上比他年輕 20 多歲的樂團演出。

他是王治平,華研音樂總監,資深音樂製作人,Joanna 王若琳的爸爸,也常在看到他坐在音樂比賽的評審席,給著有音樂夢想、明星夢想的參賽者們分析與建議,對技術評析犀利,不講煽情的場面話。

Legacy 鐵漢柔情系列演唱會 4/2 台中4/3 台北兩站,他將與默契十足的樂手夥伴,以及哈林、鈕大可與女兒王若琳等嘉賓,Back to the good old days。

1487576999
點我前往購票頁面:4/2 台中場4/3 台北場

採訪這天,他前一日才從深圳返台,完成田馥甄 2017 首場巡演,同時去年田馥甄巡演影音紀錄也等著他混音,待鐵漢柔情演出後,還要再飛往北京、上海、廣州與成都,擔任華研與中國阿里音樂合作的音樂比賽節目《唱作人大賽》評審。

安排演出,結果讓休息日比工作日還忙。4/2 早上十點下台中,中午開始 soundcheck,跟台中場嘉賓鈕大可老師彩排,演完約晚上十點多,回台北十二點,器材落地後睡一覺,睜眼又要到台北 Legacy。

偏愛復古老 tone 器材曾經多到送人

被樂器圍繞著,應該是許多音樂人的夢想,如果工作時也能如此,想必是最理想的狀態。王治平於華研的辦公室內,就充斥琳琅滿目的撥弦樂器,吉他居多,然後效果器。辦公室隔壁即為錄音室,也放了一堆樂器,還有一間大的鼓房,放著套鼓與鍵盤,大大小小的音箱。

向黃顯忠 Alan 老師收的 Gretsch 鼓組
向黃顯忠 Alan 老師收的 Gretsch 鼓組
王治平辦公室常用的琴
王治平辦公室常用的琴
Gibson J45錄音常用
Gibson J45 錄音常用

 

Gibson SG,後面加了經典的 Bigsby 線性搖座,bridge 也換過
Gibson SG,後面加了經典的 Bigsby 線性搖座,bridge 也換過
Fender Custom Shop TV Jones Telecaster,特別的Lake Placid Blue,pickup 有點像是 Gratch
Fender Custom Shop TV Jones Telecaster,特別的Lake Placid Blue,pickup 有點像是 Gratch
Gibson Custom R9
Gibson Custom R9
錄音常用的 Martin D41
錄音常用的 Martin D41
PRS NF3,Narrowfield pickups(小雙)
PRS NF3,Narrowfield pickups(小雙)
西安手工製琴大師解小石為王治平做的琴,板材厚實,聲音飽滿
西安手工製琴大師解小石為王治平做的琴,板材厚實,聲音飽滿
奇特的斑鳩 Ukulele
奇特的斑鳩 Ukulele
挪威製琴師 Øivin Fjeld 的手工 G-sharp guitar,由於琴身短,開放弦 E 調成 G#,適合旅行用,另一側還有一顆 Volume 旋鈕
挪威製琴師 Øivin Fjeld 的手工 G-sharp guitar,由於琴身短,開放弦 E 調成 G#,適合旅行用,另一側還有一顆 Volume 旋鈕

王治平最高紀錄同時擁有過 70 把吉他,無數的 amp 與效果器,多到只能分散在家裡、公司、錄音室,甚至「出借」放朋友家裡。他最早入行彈合成器,做舞曲,KORG、ROLAND、YAMAHA 鍵盤加一加 20 多台,當時不管是 Keyboard 或 Sound Module 都是硬體,佔空間,工作時配置好還必須找專人整組原封不動搬到錄音室,若住舊公寓,沒電梯更慘,最後能賣就賣,賣不掉送朋友。

王治平從小跟著愛唱歌的媽媽和玩團的哥哥聽西洋老歌,進入中國海專後才開始在社團學吉他,愛運動也加入籃球隊、游泳隊,最後還是選擇玩樂團。他笑說海專的功課不重,考試前抱佛腳還可以,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就是聽音樂、玩音樂。後來跟同學組民謠鄉村樂團,擔任貝斯手,一點搖滾,第一把買的樂器是電貝斯。

王治平說,以前的經濟基礎沒辦法碰到喜歡的琴就買,現在則視用途與聲音,或嘗試特別的廠牌、型號。

「我偏好復古 Tone,不管是音箱效果器、吉他音色,都朝比較老琴或老 tone 去選擇。琴比較多還是 Fender、Gibson,還有一些 Custom Shop、Master Built;還有幾把如台南千複工坊幫我做的手工琴、自己改的 Humbucker Telecaster;我有一把是墨廠的 Fender,很像 P90 的 pick up,有 strat 頭,body 反而是像 Jazzmaster。」

Fender Pawn Shop Offset Special(Strat 頭、Jazzmaster身
Fender Pawn Shop Offset Special(Strat 頭、Jazzmaster身
裝了 midi pickup 的 Fender Stratocaster,接上 midi 器材直接就可以用
裝了 midi pickup 的 Fender Stratocaster,接上 midi 器材直接就可以用

二、三年前就告誡自己不能再買,但一再手滑;今年去一趟美國丹佛市,朝聖 Louisville 的吉他名店 Wildwood Guitar,2017 又破戒了。

「買了一把米色琴身、金色 pick guard 的 Jazz Master,bridge 是金屬製,一體成型,很特別,比較亮。另外,在另一間店買了一把 PRS McCarty 594,琴身是我非常喜歡的顏色,他們是說 Jade (玉)色,但我自己形容是草綠服的顏色。這家樂器店在加州,叫做 Wild West Guitars ,這間原來是老外的店,被兩個大陸人買走,那天去店裡面聊了起來,很年輕,老闆 1983 年生,不是什麼富二代,從大陸靠賣樂器把加州最大的吉他店買下來,讓我很意外。我還買了一把 one piece 的 rose wood nick 的 Stratocaster。」

Fender Custom Shop 2016 Collection Limited 1958 Jazzmaster
Fender Custom Shop 2016 Collection Limited 1958 Jazzmaster
PRS McCarty 594
PRS McCarty 594

目前蒐藏,最有故事的是第一把 Master Built,從 UD 育典樂器購入,他大讚一分錢一分貨:「讓我之後建議人家買琴,如果真的很想彈,就一次買貴一點的!免得像我一樣到處亂買,一直換一直換,就一次買到位。那把琴真的最好彈,聲音也最好。」

時隔二、三年,王治平到加州的 Fender 產地科羅納 Corona,碰到做該把吉他的手工製琴師 John Cruz,瞬間小粉絲上身:「我跟他說我有你的兩把琴,我還跟他合照!」

電西塔琴 Coral Sitar(左)與彈藍調使用的 Dobro。你有看到謝震廷嗎?
電西塔琴 Coral Sitar(左)與彈藍調使用的 Dobro。你有看到謝震廷嗎?

因為講究音箱,所以購入後大多都會送去麥歐西找 Michael 改整流器、tube 或線材。王治平說以前 Fender 都是手工,用料比較厚實,現在因為大量生產,部件用料較為便宜,所以建議如果要追求比較復古聲音,改機可能是必然選項。

「我有買了一顆 reissue 的 1957 年 Fender amp。這顆 amp 非常好,代言人是 U2 的 The Edge。早期這種 Amp 我很喜歡,很簡單,就是一個 volume,一個 tone,input 有四個,兩個高阻抗兩個低阻抗,早期就是兩個樂器、兩個麥克風。」

 

Fender Edge Deluxe Amplifier
Fender Edge Deluxe Amplifier
辦公桌下藏著王治平老師也很喜歡的 Amp Victoria,仿 Fender,同樣很像上述的 The Edge 復古音箱
辦公桌下藏著王治平老師也很喜歡的 Amp Victoria,仿 Fender,同樣很像上述的 The Edge 復古音箱
Matchless HC30 Head 與 Divided By 13
Matchless HC30 Head 與 Divided By 13
這次演出會帶著的 Marshall JTM 2x12
這次演出會帶著的 Marshall JTM 2×12

至於效果器幾乎就是偏好老 tone 居多,辦公桌腳底下就放一盤,也用 TC Electronic G-System 綜效。因為有很多效果器,也會根據不同場合整理出不同盤,心得是沒有萬用組合,每盤的配置還是經常換。

綜合效果器 TC Electronic G-System
綜合效果器 TC Electronic G-System

吉他 > MXR Mini cry baby > E.W.S. Brute drive > MXR Super badass fuzz > MXR Super badass distortion > Boss Harmonist > OKKO compressor(Clean Boost)> Ernie Ball volume pedal > strymon Mobius Modulation > TC Flashback Delay > TC Trinity(Reverb) > 音箱

這次演出使用的效果器盤
這次演出使用的效果器盤,串法如上
家中效果器有很多,也經常會換配置
家中效果器有很多,也經常會換配置

金牛座個性務實,常以實用性為大前提,聖誕節還收過女兒們送的效果器:「我的個性就是『如果你不知道要送你爸什麼,我就會告訴妳們我要什麼』,那時候想要的吉他效果器剛好三顆,Joanna 跟他妹妹們就一起買了,一人買一顆分送給我。」

出自二女兒之手,祝賀父親節的繪畫,上面是家中養的狗與王治平很愛的蜥蜴
出自二女兒之手,祝賀父親節的繪畫,上面是家中養的狗與王治平很愛的蜥蜴

坦言這次演出準備時間並不充裕,也沒有像大明星巡迴一樣有 roadies,要帶 amp、器材也是要自己載過去:「上節目常被問演出要帶幾隻吉他,當下會說想帶個二、三把,但真的要帶也就只會帶一把啦!最多加支空心吉他,或也不帶,因為直接用電吉他也可以做出來。」

克難錄音電話本當大鼓 哈林曾爬牆練團遭嫌棄

王治平說:「那時候聽鄉村、藍調、搖滾,70 年代的音樂太多了,很多其實也沒有聽完,都是隨著長大後回去聽,慢慢聽完,補齊專輯。」他說,早期作品比較純,之後自己有技術,就用自己的方式玩,重一點,搖滾一些,或者放慢變得 Pop 一點。

後來跟哈林組團,成員都是一時之選:鼓手是已故的徐德昌老師,鍵盤是圈內知名的音樂總監涂惠源老師,那時哈林已經要寫歌、錄音做 Demo,但沒錢只能克難地把電話簿當成大鼓用,拿鼓槌打,練到最後還把電話簿打穿。

王治平笑說:「那時我還在桃園機場國泰航空上班,有次要練團,哈林早到了,我還沒到家,他也沒有鑰匙,就翻牆爬進去家裡。結果被鄰居看到,雖然沒認為是小偷,但就跟我媽講了,她就一直覺得『這小孩怎麼這樣!』」

「現在太忙,還沒跟哈林練團,4/1 號才練,但 4/3 號台北場就要上。」王治平說,這次演出包括吉他手鍾承洋(蘇打綠巡迴吉他手,也是夾子樂團吉他手)、Hebe 巡迴鼓手楊凱淋、貝斯手大單(黃群翰,教練樂團貝斯手),都是實力堅強樂手,且王治平每週三也都固定在 Mus’c Corner 角落音樂演出,只要排練完,再跟演出嘉賓鈕大可、哈林對完,現場綵排時再走一遍即可。

默默關注獨立圈 最近下載「巨大的轟鳴」

王治平喜好搖滾風格,擔任過《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春風少年兄》、《少年吔,安啦!原聲帶》專輯製作人,〈溫泉鄉的槍子〉還是與林強共同作曲。後來他經手的流行作品中依舊能見到許多搖滾要素,如陶晶瑩的〈我知道我不夠漂亮〉,當時還是台灣音樂唯一打兩套鼓的流行作品:「鼓手是小白(李守信)老師,那時候就想 mix 時放兩套鼓,他打完一套後我就問他要不要再打一套,他必須打完全一樣的東西,但成果出來真的跟一般歌曲感覺不太一樣。」

之後他也擔任起蔡琴、S.H.E.、楊乃文、林宥嘉等專輯製作人,甚至還在〈看我七十二變〉裡面獻唱 Rap,在流行音樂領域厥功至偉。

近年藝術創作與時事、議題關係密切,指標性的音樂大獎金曲獎,這兩年也把大獎獨厚對時事發聲的獨立樂團,『選邊站』似唱片公司不能碰的禁忌與痛腳,但王治平說,公司其實不會排斥有立場的作品,但是否能廣為傳唱才是重點,更務實來說是『能賺錢、能賣、能開演唱會』

他坦言,華研終究是商業取向的公司,會考慮市場接受度,但身為專業音樂工作者,也絕對不會因此犧牲掉特別的音樂風格,像是〈小幸運〉,不但讓田馥甄成為第一位在 Youtube 上瀏覽破億的華語歌手,更是第一首於 Youtube 破億的華語歌曲,有商業價值,但也不全然只為流行而設計。

「非常不主流、不商業,我還是會建議公司去試試看。因為做商業的差異性就小,我還是會希望能有不同。所以公司才創立新品牌,這樣做起來就比較沒包袱。」

在準備華研的新音樂品牌『洗耳恭聽』成立前,王治平就跟助理一起聽許多獨立音樂作品,對獨立音樂的創作能量讚譽有加,目前也簽下兩位全創作音樂人,一位是流氓阿德,另一位則是柯泯薰

「我其實沒有特別追,年輕的也沒有都聽過,但也是有跟到草東沒有派對猴子飛行員糯米糰之前的作品也不錯,平常有什麼新聞或新的音樂我會去聽一下。現在比較沒有買唱片了,我都用 Download 的,最近買巨大的轟鳴,還沒看過現場。我也蠻喜歡之前做過的嘴哥,吉他手設計的一些 riff 都還不錯。」

王治平說,其實唱片公司很積極找獨立音樂人合作,有些獨立樂團覺得自己做即可,有些則樂於一起發展。

「我不覺得兩者是對立,而是說有鴻溝。因為商業操作就不是獨立音樂人喜歡的,獨立音樂人不喜歡被商業操控。但我覺得各有利弊,商業一定有它的經驗與資源,甚至財務優勢,可以砸錢去做。雙方要怎樣達到共識是重點,有點像伯樂碰到千里馬,否則雙方也辛苦。

台灣創作力強 『如果能更好』該有多好

往返中國、擔任音樂比賽評審,看到當地許多天賦異稟、才華洋溢的年輕人,如正協助 EP 製作的劉文天,是王治平至今碰過男生 Key 最高的歌手,隨便一唱都到兩點 D,音域可能比楊培安、信都高;音色不如張雨生纖細,是狂野的搖滾之聲,節目上唱起〈夢回唐朝〉技驚四座。劉文天這次也嘗試寫歌,王治平予以肯定收錄於 EP,配合搖滾聲線,編成很重的金屬。

談到創作,王治平對台灣音樂人才十分肯定:「台灣這麼小的地方有這麼多人玩團,比起來比大陸來得多。大陸雖然這麼多人,照比例來說應該要很多人玩團,但反而好像沒有。可能是進步太快了,經濟上的繁榮跟文化上的進步懸殊,或他們沒有必要去玩團,因為一胎化,年紀小的時候受父母疼愛,培育好,娛樂也多,不一定想去玩音樂。」

多數獨立作品很多 idea 真的不錯,但談到製作,品質仍有進步空間:「就像我常講的『工業標準』來說,indie 中不管要電音或搖滾,大小鼓該有的頻率 punch、吉他該有的頻率、該有的位置要有。雖然獨立製作當然沒有絕對要怎樣,但常聽起來會覺得『這個歌要是可以再把它怎樣』就會更好了。」

就自己經驗,成功的音樂創作勢必要能流傳,旋律與歌詞相對重要:「玩音樂玩樂器,注重 riff、編曲編好是一定,做演奏團也要做出特別旋律與個性;但有主唱的樂團,重擔就是唱歌的人身上,你的聲音該怎樣靠著音樂與歌詞打動人?」他說,單純玩爽、唱爽卻總抱怨『怎麼沒人欣賞我們?怎麼沒人簽我們?』講的直白一些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東西其實沒有這麼好』

「不然玩搖滾的、玩龐克的,就在那個曲風玩到最好,也可以藉此反觀自己的能力。」王治平說。

訪問1

現在有空就跑樂團現場,身為巡演音樂總監,會去注意現場聲音呈現,他認為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王治平說,樂隊配器 balance 考驗團隊成熟度,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應變能力,也就是『記得準備 Plan B』,他解釋:「像是變數多的音樂祭,或現場器材沒有到位,那就一定要準備可以解決的方案;例如怎麼調整 line in 的 tone,讓聲音不會差太遠,怎樣的 sound 出來是最正確的…所有的意外都要想到解決的方式。」

就是愛演出 音樂祭若有空不排斥參戰

回到兩日演出,票房全數樂捐,王治平說自己玩團的心態真的是『玩』,一部分更像在即興:「這次都是選我很喜歡的歌,像 The Allman Brothers Band,是我從十六、七歲就開始聽的。但團裡面還有另一位主唱,他也有很多歌;喜歡的歌太多,其實不好挑。加上我們平常在玩的,常常會有一些演奏曲,或愛把一些歌曲改編很長,改節奏,或加長 solo,自己彈的很開心。」

另外,還有三人組樂團 America、Eagles、The Doobie Brothers 作品也都有準備,當然還有 The Beatles:「這不管有沒有玩團都會聽他們的歌,只是聽得夠不夠深,是不是有聽過他們沒上榜的歌。」

只是因為正式售票,還是得考慮觀眾:「來聽的人不能都是聽到每首都十幾分鐘長…所以就要比較正式一點去做。」

王治平說,音樂對他來講是很開放的,曲風類型、表演、音樂祭都不是問題,只要有時間,讓他能充裕準備:「如果是嘉賓我上去玩也可以,我非常喜歡,甚至跟年輕的樂團;大部份人對我會覺得是長輩、老師,但真的不用這樣想。

去年十二月於 Corner House 的聖誕嘻哈音樂會,就由他領軍,與鼓手 Caine 以及貝斯手小蟲組成 old school 班底,配上 Rapper 陳彥(PNC 陳老師)和麻吉弟弟組成 OCN,共演的還有 Gmoney。

這次演出聽老東西,邀大家溫故知新,他笑說:「很希望認識一些年輕的朋友,一起來聽。但我也知道身邊的朋友或者粉絲,都還是有點年紀的居多。」

2017 Legacy 鐵漢柔情系列演唱會尚有滅火器樂團,更多資訊請洽官方網站。
2017 Legacy 鐵漢柔情系列演唱會尚有滅火器樂團,更多資訊請洽官方網站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