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音》與其鏡頭下的資深電影音效師胡定一

「Foley」這個字,在中文裡並沒有一個精確相對應的專有名詞。自「有聲電影」誕生以來,這個字便代表著電影聲音後製中的重要環節,專指隨著電影畫面、劇情,同步製造音效的工作。而在這部紀錄片中,「Foley」被譯作「擬音」。

《擬音》裡的老師傅胡定一
《擬音》裡的老師傅胡定一

「Foley」之所以會成為這項工作的名稱,來自於電影史上第一個從事這項工作的人: 傑克.唐諾文.佛利(Jack Donovan Foley)。就在華納搶先拍出了史上第一部有聲電影《爵士歌手》之後,佛利服務的環球片廠知道有聲電影將是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便向廠內員工招兵買馬,詢問是否有人願意嘗試這個完全陌生的領域。佛利帶著一小組人,主動請纓上陣,成了這個領域開天闢地的第一人。由 1920 年代開始,佛利全心投入這份工作,直到 1967 年去世為止。

從事「擬音」的人,都有一股執著的傻勁。將近一個世紀之前的「祖師爺」佛利如此,《擬音》裡的老師傅胡定一亦如此。當電影產業中所有技術環節全都可以數位化的時代迎面而來,只有擬音這個環節,始終無法被機器與檔案取代。在這個嶄新的世界裡,胡定一仍然與百年前的佛利,做著相同的事情。就像一個凝結了無數經驗與智慧的活化石,安靜且驕傲地挺立在歷史淘淘的巨浪當中。

胡定一的工作室
胡定一的工作室

曾以《稻草人》、《香蕉天堂》等片多次入圍金馬獎最佳音效獎,胡定一如今參與過的電視電影作品超過百部。自 1975 年進入中央電視公司服務,直到中影解散,數度易手後於 2015 年被正式資遣,四十年來,胡定一對著銀幕上的影像,一個人在放滿各種雜物的錄音室裡,跟著電影中的人物動作、場景變換、情緒起伏,用你無法想像的東西、無法想像的方式,做出各種你無法想像,卻又極度逼真、恰到好處的聲音。

《擬音》由詩人洛夫的紀錄片《無岸之河》導演王婉柔執導,她一方面從胡定一的師傅往上追溯,找到了中影更早期的聲音製作老師傅,甚至是台語片時期的配樂界傳奇人物;另一方面,又隨著台灣、香港、北京、上海等地電影產業的交流,訪問到獲獎無數的香港資深電影聲音大師曾景祥,以及北京音效老前輩與聲音指導富康、知名影人張艾嘉、王童等。

《擬音》從胡定一的身上,望見中央電影公司(中影)的興衰,藉著他一個人的職業生涯,側寫出台灣電影產業數十年來由盛而衰的歷史輪廓。當錄音室的燈號熄滅,曾經遊人如織的中影文化城,也成為胡定一所拍下的斷垣殘壁,當前台灣電影產業的困境昭然若揭。

胡定一如今轉作獨立電影音效師,在工作之外,也長期於部落格記錄工作、生活心得,並以影像留下中影文化城在時代變遷中沒落的見證。關於他以及華語電影聲音製作的紀錄片《擬音》,將在 4 月 14 日於國賓長春影城獨家上映。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