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窩自己蓋:八三夭與八豆夭錄音室

種菜需要施肥,種樹需要土壤,而培育夢想,則需要一個充滿熱情的基地。許多音樂人都渴望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練團室/工作室,能夠在裡面盡情寫歌創作、彈琴聽音樂,然而受限於空間與資金的不足,這個願望似乎遙不可及。

其實,蓋一間練團室或許沒有你想得那麼困難!網路上有許多教人如何自製隔音設備的文章,也可以透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詢問省錢的裝修方法。Blow 吹音樂採訪了剛發行新專輯《生存指南》的八三夭樂團,他們在兩年前自己弄了一間練團室,這裡不只是團員們休息聚會的場所,新專輯所收錄的 12 首歌曲,除了弦樂、混音及母帶後期製作之外,從主唱到各項樂器錄製(包括鼓組)全部都是在這間「八豆夭錄音室」完成的!

八三夭將蓋練團室的過程用縮時攝影記錄下來,並將這些值得紀念的畫面製作成〈老教室〉MV。

流浪多年 終於有了自己的窩

在「八豆夭錄音室」誕生前,八三夭跟大部分樂團一樣到處租借練團室,從硬搞(現為 One PeeR 頑皮音樂影像工作室)、朋友的練團室(已倒閉)到位於永春站附近的酷米 QMiX,沒有一個可以安放器材、不受時間限制的空間不只不方便,也會在無形中消磨掉許多精力。

大約在 2014 年底,八三夭利用發片和演出的收入存了一筆錢,毅然決然開始籌備一間屬於自己的練團空間。之所以選中這間地下室,一方面除了高度夠、位置佳(一樓近馬路、停車場與中東卡拉 OK 店),「而且運氣很好,房東的女兒剛好是我們的樂迷,不只房租給了折扣,裝潢期與主唱阿璞做捐肝手術、樂團休息沒收入的那三個月,房東都不收我們房租!真的很感謝他。」

interview

2015 年 1 月 1 日正式簽約動工,施工期一個多月,加上器材進駐與整理前後大約花了三個月。團員們用專輯《大逃殺》扣掉錄音開銷後賺的錢,加上一些演出費,蓋了這間八豆夭錄音室,並用《生存指南》的製作費買了監聽喇叭、錄音前級等錄音器材,全部花了快一百萬。投入了這麼多心力與資金,值得嗎?阿璞表示:「我覺得玩樂團的朋友們都可以努力朝這個方向前進,無論練團錄音或大家聚在一起打混都很棒!而且擁有自己的空間,你也會對自己的音樂更負責。」

從隔音到錄音 預算不多也有省錢的做法!

由於練團室需要自然反彈的聲音,通常會使用吸音棉或木工裝修,然而約十坪左右的空間如果要用木工做隔音吸音和低音陷阱(註),大概光做就要花兩百萬以上。八豆夭錄音室找了做電視台隔音的師傅,以玻璃纖維和鋼板打造隔音牆,聲音穿越牆面無數個小洞後,被裡面的玻璃纖維吸收,只進不出,減少反射。

03
在練團室後方將鼓組和貝斯音箱架高,利用底部懸空撐起並灌沙的方式,減少低頻傳遞。

其實會從練團室「進化」成錄音室完全是個意外!鍵盤手兼團長小橘表示:「我們只花了七、八十萬,算是比較窮人的做法,但至少很實用、CP 值算高。而且因為這裡是住宅區,為了不吵到鄰居,我們也希望可以把聲音吸得很乾淨。結果太乾淨了,反而誤打誤撞很適合錄音,特別適合錄主唱。」

錄鼓時雖然無法像大型錄音室那樣收錄到空間的聲音,但至少錄進去的聲音是「健康」的,其他部分也可靠後製處理。小橘說明:「大鼓在收音時不只是收鼓槌的聲音,其實地板的聲音佔了很大的部分,有個低頻會在地板裡,收音是為了收那個聲音。所以我們錄音時會將鼓搬到地面,聲音比較結實,在上面低頻會變得太轟、太糊。」

control room.2

專業的錄音室的概念是在房子裡面再蓋一個房子,中間用空氣去夾層,讓聲音傳不出去,也因此控制室(control room)內只能聽到監聽喇叭的聲音,以確保聆聽的正確度。但八豆夭錄音室的隔音門沒有做內外層,聲音會串出去,錄音時除了監聽喇叭,也會聽到裡面傳出去的鼓聲。這樣一來錄音混音會受影響嗎?貝斯手霸天表示:「其實當你知道自己跟別人差在哪裡後,就會知道怎麼做了。好的 control room 是你在哪個位置聽到的聲音都差不多,而這裡是每個地方聽到的都不同,但我們都聽習慣了,所以知道哪邊會騙人,也能想像出實際的樣子。」

01
練團室外的牆壁和玻璃會大量反射聲音,影響聽覺與判斷,因此鼓手阿電用吸音棉、吸音布和外框自製了黑色吸音板。

除了自製吸音板、DIY 油漆牆面,錄音線路也是霸天自己動手接的。儘管增加音箱器材時需要把當初預留的洞挖開、重新埋線,但這種做法也有好處,小橘表示:「專業錄音室的做法,是在牆壁都挖好許多一小格一小格的 patch bay,但如果有線壞掉就必須整個牆打掉重做。我們的錄音軌數沒有很多,只需開一個大洞,當線有問題或是要加線時,把東西移一移、挖出來換一條就好。而且這樣聲音反而是最乾淨的,畢竟 patch bay 的洞越多越容易失真。」

02
線材也都是霸天親自焊接製作的。

雖然八豆夭錄音室的規格與空間大小無法跟專業錄音室相比,但只要了解自己地盤的特性,依然可以錄出水準之上的作品。

八豆夭錄音室巡禮

在添購練團室器材(音箱、鼓組等)時,通常會有兩種選擇方向,一種是依自己的喜好選擇廠牌與型號,另一種是考量到出去表演時,對音響廠商開哪些器材清單對方比較有可能提供,買相同或類似的放在練團室,較能習慣其聲音的特色。

gt
吉他手劉逼與阿璞合買了兩顆音箱:Marshall 的 JVM 和 Fender 的 twin reverb(Fender不在照片內)。

bass

原本想買 Ampeg 的霸天表示,因為 Ampeg 很重,而且通常是 12 或 15 吋的單體,自己比較喜歡 4×10 的聲音,後來剛好有機會試到 Mark bass 覺得聲音也不賴就買了。「我沒有買 combo 是因為頭可以拿來錄音,但後來我們買了更好的 Neve 的 pre,那個頭就跟廢物一樣(小橘:很貴當然好)。但畢竟它主要的用途是拿來推音箱,概念上不太一樣,我覺得它聲音的頻率都還蠻清晰的。」

dr

鼓手阿電是 Cadeson 的代言人,這組是由 Cadeson 贊助的八三夭演唱會鼓組。「錄《生存指南》時主要是從 Cadeson 和 ZILDJIAN(跟大雞腿借的)這兩套鼓去選。」阿電說明:「Cadeson 的聲音比較有個性,ZILDJIAN 就是什麼歌都可以用,這張很多歌是用 K 系列錄的。錄不同首歌時,小鼓和銅鈸一定會換,邊錄邊試,其實花了蠻多時間。」小橘補充:「大概錄了 3、4 首就比較知道這兩套鼓的特性,也比較知道收音 mic 要怎麼架。關於錄音,其實我們也是錄這張才開始慢慢摸索。」

kb
小橘跟樂團借貸一年買的 Nord Stage2,二手價 11 萬。

Nord 的特性是顆粒很大,如果歌曲需要比較軟的聲音就不太適合,因此專輯內多首歌曲的鋼琴音色其實是從電腦音源軟體(Kontakt)中調出來的。小橘表示,〈廢話語錄〉是專輯中最「硬」的一首歌,此曲便是用 Nord 裡面的 drive 加 Neve 的 pre 錄的,錄進去的音色相當特別。

pre

八三夭在《生存指南》的製作上有許多重要突破,不只首度嘗試在自己的練團室錄音,專輯中的弦樂部分也找了李琪(中國)和弦一徹ストリングス(日本)錄製,混音則是在由阿璞親自飛往美國 LA,請曾與 Green Day、U2、Avril 等音樂人合作並得過 5 座葛萊美獎的知名混音師 Chris-Lord-Alge 製作。邀請任賢齊與五月天阿信獻聲客串的歌曲〈乾啦乾啦〉,小齊哥的聲音也是在八豆夭錄音室錄的喔!

訪談到了尾聲,我們請五位團員分別說說自己對這間練團/錄音室的感想。

劉逼:「在這裡可以做很多音樂上的實驗,像是用什麼器材錄、怎麼搭配、怎麼收音……等,樂團有一個這樣的空間很不錯,雖然說真的很小(笑)。」

阿電:「以前到處租練團室時,除了要橋大家的時間,也要配合練團室的時間,而且需要急用時就很麻煩。現在只要約一約就可以來練團,而且東西(音樂作品)也會變得比較成熟,沒有時間壓力能夠更專注,我覺得心情和狀態上差很多。」

霸天:「有個像家的地方我蠻喜歡的。樂器都放在這裡,隨時拿起來就可以彈,也可以玩玩別人的,很像以前學校社團的社辦。」

阿璞:「認清自己要的目的是什麼,像我們這樣其實空間有點不夠用,但至少得到了不錯的結果。」

小橘:「蓋了錄音室,對自己的音樂、技術、器材和一些錄音過程會有更深的了解,在學習怎麼使用的過程中,也會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對這裡的感想啊……如果能夠越來越舒適就更好了,希望能有熱水器可以洗澡,但其實沒有地方放啊!」

八豆夭錄音室位於住宅區,超過晚上九點就不能打鼓和彈貝斯,但錄吉他和主唱是沒問題的。在離開前,我問團員們是否曾因練團練太晚而被鄰居抗議過?霸天笑著說:「我們已經把電鈴拆掉了。」(開玩笑的)

member

註:低音(頻)陷阱是專門用來吸收特定低頻駐波的吸音結構,是一種安裝在角落的特殊聲學處理裝置,可以改善低頻響應、消除或延遲駐波,讓聲音更清晰。

標籤 831 Hot 八三夭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