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皮箱 vs.坡上村:我們身處的時代

BLOW_坡上村對談_750X390_

青春的躁動已在背後,走入而立之年,三十歲上下的樂團人們開始在盤算著些什麼?在同樣時空下,身處異地的創作者感覺有何不同?北京與台北兩座城市,孕育出的音樂人又有何差異?

Blow 吹音樂邀請了於上海簡單生活節前腳後腳演出結緣,配器相似、都會感十足,受經典搖滾影響、也同樣喜歡 Beatles 與 Rickenbacker 琴的皇后皮箱與坡上村樂團,一起聊聊彼此身處的創作環境與生活。

創作環境:複雜紛繁與數位化夾擊

坡上村提到中國目前的音樂市場有越來越好的趨勢,孫驍慶幸自己身處在現代,但孫玥看到身邊的人似乎每天都很忙碌,時代發展的太快,各方面都有些畸形。

孫玥:「想要健康積極的活著確實很難,但我身邊健康和積極的人還是很多,希望更多人可以在這個複雜紛繁的時代健康積極簡單地活。」

孫驍:「但是社會還是有它運行的道理,只要努力融入,基本還是會有或多或少的改變的,自怨自艾是不好的。我周邊的年輕人我都很喜歡,跟我也很像,懶洋洋的,比較隨和。因為不喜歡的人都不在我身邊啊!」

大部份的團員所處時代介於 1990 到 2000 年的皇后皮箱,經歷手機不普遍的童年,走過網路興起,至今行動雲端無所不在,他們坦言,剛玩團到現在十年間變化很大,從實體到數位或是社群網站的崛起,樂團一直在嘗試順應大時代變化。

阿怪:「過去人們相處更需要面對面接觸,要祝福朋友生日也至少要用電話來祝福,雖然社群的範圍較小,但都是實際接觸。相較現代的年輕人,社群很廣可是大量透過網路聯繫,我們相較下是比較類比一些的生活,或常跟朋友在家裡小聚、小酌。」

至於音樂方面,皇后皮箱也一直思考在求變化中如何保有自我風格及美學,卡菈說,玩團過程經歷過很猶疑的時刻,有時候很難不被影響,例如經營樂團遇到低潮,會想著其他樂團是如何運作,但如果大家遵循一樣的步伐,就很容易就沒有獨特性,也不有趣。

卡菈:「我記得有一次我聽阿怪在寫新歌,我在陽台曬衣服,我就隨口說了一句『你不要寫那些曲高和寡的歌好不好!』近些日子我自己消化了一下,覺得越想討好聽眾,反而就會越失去原本的自己,做你要做的事,自然會吸引到喜歡你的人。」

所以,準備於今年發行的新專輯,皇后皮箱依舊會把重心拉回音樂上,做出好玩、有趣的音樂,甚至是現場演出的呈現,都是希望有皇后皮箱的一貫風格,不是循著別人的路走。

卡菈:「我們都很相信團長阿怪的理念,當有時候被迷惑時,他反而會把大家拉回到對於做音樂比較純粹的觀念上。」

皇后皮箱 2015

維持初心與本真才是真正負起社會責任

孫驍認為音樂和社會責任是可以分開的,即使許多搖滾音樂振臂高呼,但事實是個人思路都有其局限,往往只是社會資源重新分配而已,做好份內的事相對更重要。鼓手呂品則說,音樂性是做好音樂的基本,可能真的等到不得不考慮社會責任的時候,才會更在乎;而職業為合唱教師的孫玥(aka 孫老師)則打趣地提到,教小朋友的時候基本都在考慮社會責任。

孫驍:「對人友善是最大的社會責任吧!我不想用我的音樂去鼓動誰,甚至說激勵誰。

皇后皮箱的創作較多來自生活,卡菈提到樂團依然存在於社會結構裡,也會有由感而發的事,如〈人間惆悵客〉裏頭寫到的要「不同的忠貞一樣的虛偽」 、「實屬無奈又迫於無奈」,仔細聽還是有暗示一些事情在歌曲中。

卡菈:「每個產業都有屬於它的社會責任,食品業它就應該要讓食品是安全、人民吃下肚是不會有問題的,音樂產業就是更專注在整個音樂產業的發展,給你的觀眾一場難忘的演出,做好音樂,讓音樂這區塊能夠有所發展提升或音樂文化被流傳。

她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要找到存在社會上的使命。也許沒有能力專注那麼多的議題,但是你一定要有一個你所關注的事,以及自己願意付出的事。皇后皮箱也會參加一些議題活動,但團員間不一定會相約,可能隔幾天練團時,團員彼此碰到,才知道「喔!原來你也有去」,卡菈說:「你還是可以看到每個人在關注社會上不同的事情。」

坡上村2 摄影师:何脑斯 2

台灣都愛聽熊寶貝、中國偏好描寫大山大水?

沒來過台灣的坡上村說,他們印象中的台灣樂迷幾乎都是高中聽著熊寶貝、自然捲、雞腿飯這些樂隊長大,台灣的樂隊氛圍和諧融洽,很多地方似乎跟日本很像,吃喝玩樂多,生活接近上海,環境比北京乾淨,台灣人工作態度細致認真,也讓他們很敬佩外更值得學習。

孫驍:「我知道臺灣吃番石榴(芭樂)會沾酸梅粉,我吃不慣。臺北生活起來應該更像上海,比北京乾淨,據一個朋友說。」

而去年有到過廣州、武漢、蘇州、上海等地巡演的皇后皮箱,則提到當地樂團歌詞中總有許多大山大水,聽起來也比較豪邁,他們覺得所處環境對創作來說影響是很大的,可以以此推測人們心胸應該都很寬闊。此外,皇后皮箱提到著作權、音樂平台競爭激烈,但尚未有健全法規保障創作者的印象。

卡菈:「感覺比較辛苦的是整個音樂產業對待創作者的方式,畢竟有些數位音樂平台機制、版權機制,好似都還不算健全。這對創作者來說是很傷害的,尤其是數位化的年代,但因為這些是觀念上的問題,所以還需要時間去改變。」

其實:台灣圈子小互助多;中競爭激烈交流機會少

坡上村說,北京樂隊很多,競爭很激烈。樂迷選擇多,從而得到的機會相對少,且大家互相的交流少。好處是很包容,什麽樣的音樂都能找到一批同好。若真的要說危機,可能因為選秀節目較多,風格雷同,創新較少。

呂品:「這個圈子和這個行業裡的人相對更簡單、更真誠、更單純一些,只要大家都還願意踏踏實實地做音樂,其實就沒有什麽危機,就算有危機也跟人沒關係,跟環境比較有關。」

皇后皮箱則提到,自己處在的音樂圈很可愛,台灣大部份樂團人都樂於互助提攜,卡菈說自己身旁的朋友會給她:「你需要什麼幫忙,沒問題我能幫一定幫。」的感覺,較多良性的競爭,大家都把自己最拿手的拿出來,包括很多前輩或是幕後工作者,都很樂於分享工作經驗。

卡菈:「但這也可能衍生出其他危機,其實這個圈子因為太小,不論輩份大家都是朋友,人情包袱就會很重,大家變得好像不太能說真話,不敢說真話了,這是我自己也在思考與反省的問題。」

卡菈補充,產業環境歧視制度蠻重,亦包含媒體或文字工作者。他認為,樂團就算作品被批評,也要有被批評的勇氣,他人可以說聆聽你作品的感受,反之,也可以覺得自己的音樂很屌。不管如何,都是一種比直接的態度,多一點點在檯面上的批鬥性,少一點背後的操作鬥爭。

卡菈:「但不要匿名批評別人啦!我非常不喜歡這件事。不要活在美好的小圈圈,也許會有更完整的格局,耶!大家一起當龐克吧!」

16195807_10158193067920381_2616816206864853671_n
Photo Credit:周柏辰

【快問快答】
推薦你們最喜歡的本地樂團給對方。

坡上村:「鹿先森樂隊聲音玩具,還有很好聽的時光膠囊,很乾淨,又很有想法,雖然很多人誤以為他們是中國風。」

皇后皮箱:「糯米糰馬克白落日飛車八十八顆芭樂籽老貓偵探社…很多,只推一組最喜歡的實在太難了。」

推薦對方會喜歡的自己作品。

坡上村:「推薦我們自己很喜歡的〈坡上村〉,因為做複古音樂做不過他們啊!只能找一首小清新的、不一樣的。另外〈醒不來的夢〉,有些葛葛的元素在裡面,比如節奏、歌詞;〈永遠的草莓地〉歌名和 The Beatles 的元素混在一起,也很帶勁。〈在開始那一天,天色湛藍,你手心出汗〉對於戀愛題材大家,似乎都會有共鳴,最後很帥的〈離別〉也推薦一聽!」

皇后皮箱:「〈人間惆悵客〉吧!但不知道坡上村會不會喜歡?這是我的疑惑,台灣的聽眾對〈Dreamer〉、〈Hold Me Tight〉這類型的歌比較有 feedback,可我們去中國巡迴時,卻發現〈人間惆悵客〉這首歌很受當地樂迷的喜愛,數位平台上的點播率是最高;如果坡上村也喜歡,我反而想問他們為何喜歡?因為我也搞不清楚,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推薦來訪家鄉的一日行程。

孫驍:「來北京一定要爬長城啊!然後我帶著你們在東城西城轉轉胡同,吃涮羊肉、麻豆腐、芥末堆兒,早起吃炒肝包子;北京好玩的太多了,呆一輩子都玩不夠!」

于昊:「到我家的話,來滑雪吧!漂流!哪一種都可以酣暢淋淋漓玩一天!」

李卓:「北京的話我建議去頤和園,那里很美,逛一天都沒問題;而且背後的故事很多。」

孫玥:「若來北京請戴好口罩。(嚴肅臉)」

呂品:「來徐州,多帶倆胃來吃就好。早餐吃煎包、煎餃喝辣湯,爬雲龍山,看雲龍湖,看小一號的「東方明珠」和「雪梨歌劇院」;中午吃地鍋雞,家常徐州炒菜。下午吃點小吃:烙饃卷饊子、蛙魚兒,晚上蒜爆魚、辣椒炒肉,夜宵小燒烤,喝彭城啤酒,夜生活還有待開發。」

黑輪:「若有機會來到台北這個城市的話,白天可以到九份走走,這裡是一個懷舊山城,可體驗早期台灣文化,山與海的風景同時盡收眼底,這裡也是侯孝賢導演拍的《悲情城市》場景,下午可以搭捷運到淡水走走,傍晚黃昏沿著河岸的景色很美,然後晚上可以騎著 ubike 單車在台北的巷弄遊走,逛夜市品嚐台灣小吃美食。最近還有個很推薦的景點「象山步道」,大約 15 分鐘就可達山頂,俯瞰整個台北市的夜景。」

阿怪:「或著也可以來我們家坐坐。

下篇「皇后皮箱 vs.坡上村:跨海連線交互問答」將有倆樂團精彩的互動影片,別錯過唷!

 

樂團小檔案

坡上村,來自文化大城北京,五人雙吉他、鍵盤編制樂隊。主唱吉他手與主要創作孫驍受 Belle&Sebastian 啟發,著迷乾淨又殘忍的歌詞與音樂,因為偏愛女歌手較多,所以自己唱歌順其自然;吉他手于昊小時後迷著作曲家雅尼(Yanni Chrysomallis),現在則注意日系吉他手的音色調配;貝斯手李卓心目中的經典是〈土耳其進行曲〉,現為東京事變的信徒,就算從高三開始聽也認為與他們相見恨晚;大學受英國樂隊啟發的鍵盤手孫玥,認為 Coldplay 的〈Yellow〉至今仍是難以撼動的經典。鼓手呂品則受著 Beyond、黑豹、AC/DC、Nightwish、Green Day、周杰倫、蘇打綠等樂團影響,喜好多元。
近期推出新專輯《98%的人聽不見的聲音》,與其他團員們的特質,被樂迷稱作「治癒系暖男樂隊」。

皇后皮箱,來自多元繽紛的台北,由主唱鍵盤卡菈、吉他手阿怪、貝斯手黑輪、鼓手 Zack 組成現任陣容,團長與主要創作阿怪受 60 至 70 年經典的搖滾樂團影響創作風格,如 The Beatles 、The Doors、The Who、The Rolling Stones、The Animals,以致樂團復古韻味十足,甚至於視覺上也是,引用卡菈所說最能明白:「我們外在的美學就是『看起很像假髮的真髮鮑伯頭』,跟永遠帽子都拿不下來的貝斯手,還有穿衣風格最不像皇后皮箱的鼓手。不能缺少的大概就是阿怪吧!因為他的風格是最明顯的,最英國氣味的:鮑伯頭、Polo衫、緊到無法蹲下的褲子。」
樂團近日完成一系列戶外野餐演出,計劃於 2017 年推出新作品。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