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20170405_偵音探樂-ok
via

正如莎士比亞名言:「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音樂也是如此,無論流行、古典或獨立,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喜歡的音樂類型。這次將與聽眾分享幾首相較於傳統流行音樂來說,較具獨立氣質的歌曲。

 

朴樹〈生如夏花〉(2003

「我是這耀眼的瞬間 / 是劃過天邊的剎那火焰 / 我要你來愛我不顧一切 / 我將熄滅永不能再回來」30歲的朴樹在發行專輯《生如夏花》時,個性終於從自閉的狀態中解脫出來,始終懷抱著一種「在路上」的心態,不再像以前那樣迷惘和躲藏,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蓬勃的生命之光。沒有大喜大悲,沒有紛紜的苦悶,沒有憤懣的吶喊,有的只是與世無爭的和平閒適。

陳淑樺〈問〉(1994

陳淑樺大概是滾石唱片歷史上最有魅力的女歌手了!她對於最初接觸到台灣音樂的中國人來說,有著不可磨滅的印象。她的聲音具有一種女性特有的優雅與美感,她的歌總能唱入人的內心深處,觸動心中最柔軟的部分。〈問〉的詞曲都來自於李宗盛,他把女性的柔美毫無保留地描繪了出來。這麼美的詞曲,華語樂壇很難再出現了。

Jeff Buckley〈Hallelujah〉(1994

Leonard Cohen 於 1984 年創作出經典名曲〈Hallelujah〉(哈里路亞),從此被許多知名音樂人及歌手相繼翻唱。早逝的美國搖滾男歌手 Jeff Buckley 在 1994 年發行的首張專輯《Grace》中收錄了此曲的翻唱版本,他以平靜而返璞歸真的聲音,輕緩地歌唱生命的柔軟,唱著對生命的感懷。那一層層疊進推轉的情緒,一點點滲透內心深處,令人感動非凡。(此版本也是後來最廣為人知的一個)

李健〈今生今世 遙不可及〉(2003

此曲收錄於李健 2003 年發行的首張個人專輯《似水流年》中,這首貌似不起眼的作品,講述一種痛苦的暗戀情懷,雖然歌中沒有聲嘶力竭,沒有悲痛號啕,但那淡淡唱出歲月定格的惆悵,以及年華如流水般逝去的憂傷,搭配曲中大提琴的低沉音色,聽起來讓人感慨心碎。

高旗 & 超載樂團〈如果我現在〉(1999

此曲原名叫〈如果我現在死去〉,1999 年專輯《魔幻藍天》在中國發行時,因為審批的關係而將歌名改了。被旋律與歌詞包覆著的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式的宿命感傷,具有一種打動人心的力量。

 

※ 專欄作者陳楚生 & SPY.C 日前(4/7)剛發行首張獨立唱作專輯《偵探 C》,這是一張電子合成器風格的作品,整體性相當高,是 SPY.C 對外部音樂世界扔出的第一顆雷達。


作者

SPY.C主唱陳楚生

SPY.C主唱陳楚生

從主流創作歌手轉身成為獨立樂團 SPY.C 的主唱,在探索音樂的這條路上,他不看路線,著意追求更準確的情感與更多的可能性。在這裡,他用偵探般的敏銳嗅覺,來跟你分享他身邊的好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