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評選:2016 StreetVoice 年度歌曲、音樂人

15749990_1581829305166684_1868573575_n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 小樹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Duda Deportiva

很多人常忘記紀律也是成就藝術的一部分。Duda Deportiva 每月一單曲計畫依序共交出了十一首作品,風格寬廣、聲響紮實,律動與聲線俱佳,有些驚訝他們還沒更紅一些,錯過的請這裡聽。

Duda Deportiva 01

年度最佳歌曲:SSRI、怪手、izuwa 有、火燄與黑影、Enter Darkness

愈常與學生接觸,愈明白問題不在他們身上,俗見的批評,更多來自(心態上的)老人聽不懂看不明白因而慌張。常聽大人談產業,談技術,談布局,更好奇能否也談談最近聽到誰。私心肥大,今年超標多選了幾首,從大團到金音、從台北到香港、從街聲到簡單生活,你一定也感受到新的音樂世界在形成。

SSRI / TUX 黑白貓樂團

怪手 / 淺堤 shallow levee

izuwa 有 / 阿仍仍

火燄與黑影 (feat.閻韋伶) / Ruby Fatale 鹿比 ∞ 吠陀

Enter Darkness / 棋盤上的空格

 

【StreetVoice 香港音樂總監 Oliver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他者 The Other

年輕、有創意、並有能力把創意付之實現,他者 The Other 不僅是我心目中最佳新人,也是本年度的最佳樂團。我找不到另一組跟他們類似的台灣樂團,也無法貼切描述他們的曲風。以吉他為基調,加以大量的實驗電音元素,歌者充滿個人風格的演繹尤其出色,富詩意的歌詞有深度有想像空間,甚至連影像美術等也做得盡善盡美。今年只是他們初試啼聲,往後的發展絕對讓人期待。

團照-他者

 

年度最佳歌曲:鮮紅、阿明、Why Do You Look Back

鮮紅 / 孔雀眼(台灣)
聽完這首歌後我決定必須要簽下他們。突破沈悶的搖滾老套、也沒有一般電音的艱深冷僻,孔雀眼攝取搖滾與電音的精華,透過吉他貝斯主導的搖滾樂團格局演奏,重組塑造一首流行搖滾舞曲。猶如對話般的男女對唱,甚至還有朗朗上口的副歌大合唱,摩登時髦,流行卻不落俗套。他們擁有一切走紅的元素,等待的是一個時機。

阿明 / 16mins(中國大陸)
也許他們不是大陸最紅的樂團,但絕對是最好的樂團之一。16mins 為沈悶的大陸音樂圈帶來久違的新意,無窮的創意每每推陳出新,不帶一絲神州色彩。濃縮在四分多鐘的瘋狂點子,又三又四怪拍怪調卻又毫無突兀感,加上思雨這位搖滾圈頂級的歌手,難以歸類的曲風彷彿集各家大成,華語樂壇罕見達國際水平的頂級作品。

Why Do You Look Back / 雞蛋蒸肉餅(香港)
短短兩三年時間,雞餅從一組新進樂團晉升至香港頂班一線,紅的不僅是樂團本身,更重要是讓數學搖滾這艱深曲風得以普及接受。此曲是樂團最貼切的寫照,狂風掃落葉的吉他句子與鼓點這些數搖必備當然少不了,層層推進的精煉編曲與主唱旋律毫無違和,整體的成熟度印證他們的走紅絕對是理所當然的。

 

【音樂達人蔡政忠(馬瓜)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椅子 Chairs’

首張專輯《Cheers! Land》以民謠作為基底,但除了多語系的不同風格呈現外,更難能可貴的是細膩傑出且不落俗套的編曲,搭配完美無瑕的錄音,整張專輯好聽到了極點,難免讓人懷疑,這真的是出道沒多久的新團嗎?除了悅耳的旋律外,歌詞中明確地將對土地的關心與熱愛,結合音樂創作表達出來,懂得結合不同的樂種元素並且願意去嘗試更細緻的器樂搭配合作,加上主唱別具特色的歌聲,椅子 Chairs’ 是愛樂者絕對不容錯過的優質樂隊!

椅子 Chairs’團員:(左起)仲穎、詠靖、志祥、班森

 

年度最佳歌曲:溫暖的光、怪手、異常開心的一支舞

溫暖的光 Sadeku na senan / 桑布伊
桑布伊睽違四年個人第二張專輯《椏幹》,依然維持驚人的超高水準表現,蕩氣迴腸的厚實低音部與和聲,讓人在聆聽時得以平復日常生活所帶來的焦慮不安,重新體驗音樂所能帶來的魔幻力量。〈溫暖的光〉是首帶有著純粹樸實力量的民謠小品;透過吉他搭配眾人吟聲唱和,表達出對大地萬物的尊崇與熱愛。

怪手 / 淺堤 shallow levée
聽過〈怪手〉的人,很難不被這首歌給打動。土生土長的高雄人透過歌曲創作,確切傳達出對自己所生長的土地之熱愛,及不忍其遭受工業化污染與破壞的複雜心情。用音樂記錄自己內心最真切的想法與信念,是創作時最重要的原動力之一,〈怪手〉正是這樣一首值得大家仔細聆聽與思考的好歌。

異常開心的一支舞 / 他者 The Other
結合多種元素,他者 The Other 不管從音樂製作到影像歌曲的結合上頭,都證明了新生代樂團無窮的潛力與能量。〈異常開心的一支舞〉除了主唱獨特的咬字與唱腔,緊接著切入帶有新浪潮曲風的合成聲響及別具味道的吉他演奏,硬是走出了一條有別於傳統搖滾樂隊的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