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原上重新萌芽 電音創作世代開啟音樂新局面

%e6%9c%80%e4%bd%b3%e9%9b%bb%e9%9f%b3%e9%a1%9e%e5%9e%8b%e5%b0%88%e8%bc%af%e7%8d%8e-%e9%b9%bf%e6%af%94%e2%88%9e%e5%90%a0%e9%99%80-2

即使以新人標準,鹿比吠陀都算裏頭的菜鳥,但她一出手便拿下最佳電音專輯,得獎致詞時可以看出她自己也頗感意外,一上台就招了自己的確非常緊張。

那還真不是客套話,從表情到身體,無不透露著她還沒準備好。

其實,還沒準備好的,不只有她。

去年底,鹿比吠陀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在 StreetVoice。再聽她接連發表幾曲,逐漸能描摹出此人藉由破碎爆裂與反覆所構築出,滲透著闇黑美感的電子聲響世界。與約莫同期的他者,稍後的 DizparityBarkher,往前可追的音速死馬(為鹿比老師)、世外桃源林瑪黛棋盤上的空格等,在近年以民謠、搖滾與獨立流行為主的站上主流中,形成另一種風景。

不過,若要談本地電子音樂,自是無法遺漏十多年前,曾經有過不少派對與專書,好些青年在文字與各種場域以身體實踐之,幾乎影響了一代人的時光。

若簡略以史觀之,我們隨後就進入了一處空白,此刻的發展,儼然有種斷代後的砍掉重練。儘管有幾位前代創作人與 DJ 其影響力至今不墜,各路後進之創作發行、器材教學或結盟成廠牌(如派樂黛等),簡直像在荒原上重頭再來。時代風向的確驟變,普遍對派對道德的懷疑與惡意倒仍根深蒂固,甚或更保守。

進廣告時,現場主持人邀鹿比吠陀再進行了一段訪問。這段沒有轉播出去的內容,她感謝了街聲 StreetVoiceiNDIEVOX

金音創作獎至今舉辦了七屆,為官辦音樂獎中唯一以樂風分類給獎的異數。街聲與 Legacy 合辦的大團誕生也即將邁入第八年。歷年的徵選之中,幾乎已將此一新生脈絡逐步分場呈現,與金音獎創設以來的電音項目,同步見證了本地這批電音創作世代的登場。

當然,他們是其中一部分,陸續又再見到如都普勒浪潮海象之聲等青年成群結黨地投入,愈發叫人興奮一處生態圈就要形成。更令人期待的是,今年台北簡單 A Simple Day,已邀請其中多組單位,一同參加街聲舞台的演出。

時代流動,粒子列散再組,你準備好迎接自己也將變化了嗎?

※ 本文為「專欄」文章,觀點、言論與圖片皆不代表吹音樂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