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想要感覺有長大一點」午夜乒乓新專輯《劇烈物語》專訪

pingpomg

自 2014 年首張 EP《青春午夜快車》好評發表至今,青春直線樂團「午夜乒乓」第一張專輯《劇烈物語》終於要在 11/6 號正式發片啦,同日也將於台北 The Wall Live House 舉辦『 ▧ Sunset Dance Music Festival ▧ 午夜乒乓專輯首發台北場 』,陣容包含超生猛「洪申豪」、「傷心欲絕」、「灰矮星」和來自日本的「Special Favorite Music」,不論你是還很青春、在追討青春或是在還青春的債,讓「午夜乒乓」為你人生頁面添上一筆,絕對是頗有品味的點綴。

「午夜乒乓」帶著少見的美式復古 emo 精神,結合台灣人獨有的 chill 性格,就算體內「熱血」殘存無幾,主唱劉邦傑誠懇喊唱「給我感受你的音樂/感受你的一切/給我生存的感覺/來對抗懦弱的世界」,些許沸騰在血液中的青春氣泡,或能多少活化早已頹喪乾枯的靈魂。

《劇烈青春物語》從目前已釋出的歌曲來看,一貫的直線情懷裡似乎增添了些成熟的思慮,得體的編曲也讓劉邦傑的「躁進」和「誠懇」得到一個舒適的揮灑空間,對喜愛赤裸呈現的聽者來說雖難免少了點激情,也應該能從謝老闆(吉他手)豐沛吉他聲線中得到補償。回頭看來,製作過程全然 DIY 的專輯依然是生猛十足,獨立意味滿點,著實令人期待其市場表現。

廢話不多說,下面就跟著訪談一起瞭解更多新專輯《劇烈物語》的內容秘辛和「午夜乒乓」團員間的相處趣事吧。

album
此次《劇烈物語》專輯封面是由洪申豪友情跨刀繪製

為什麼新專輯叫作《劇烈物語》?

劉邦傑:一般來說我寫歌都很快,但是不太容易寫出一個好的歌名,這時我就會找菁菁(鼓手)來幫我取歌名,她寫歌就還好,但是很會取歌名。像是「午夜乒乓」我一開始是叫「乒乓」,我一直覺得說好像可以多一些些東西,我就想了「今晚乒乓」、「晚上乒乓」,然後她幫我改成「午夜乒乓」,我一聽就覺得對,她就很會取。這次我也是寫了這首歌,一直沒有歌名,她就幫我取了〈青春劇烈物語〉,我也是一聽就覺得嗯,很好!很符合這首歌的歌詞和意境。

菁菁:⋯⋯好我來講一下好了(眾人竊笑),其實就是延續上一張 EP 叫《Express Railway to youth》⋯⋯ 誒叫什麼翻譯一下。

劉邦傑:青春 ⋯⋯ 青春特快列車 ⋯⋯ 午夜青春快車?

團員紛紛點頭表示認同,不過事實上是《青春午夜快車》。

菁菁:嗯,午夜青春快車。反正那個時候我們大致年齡都是 30 左右,除了阿緯以外吧,所以就是有一種想要抓住青春尾巴的感覺,玩的樂風還是很直線、很青春,上張 EP 的概念大概就是這樣。延續到這邊,EP 後過了兩三年,現在這個念頭又更加強烈,叫《劇烈物語》就是把那份情緒的 level 更加往上提升,更強烈的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

劉邦傑:⋯⋯ 抓青春的尾巴是她的意思,我是沒有。因為作專輯就是我一直的夢想、理想,所以也沒有抓不抓啦,對啊。

菁菁:⋯⋯這個可以省略。(眾人一陣嬉笑)

劉邦傑:那為什麼叫《劇烈物語》啊?妳都沒講。

菁菁:⋯⋯誒剛剛不是講完了嗎?

謝老闆:有啊剛剛講了。

劉邦傑:⋯⋯ OK,來吧。(裝沒事)

午夜乒乓四位成員性格都十分不同,形成了一個有趣的平衡,根本青春。

新專輯在哪錄的呢?

劉邦傑:我們鼓和兩首吉他在復北地下道附近的「好意思錄音室」(錄製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專輯的地方)錄的,樂器在阿緯(Bass 手)的朋友的地方錄的。

阿緯: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啦,「彎的音樂」。

謝老闆:也有在61(61 Studio,「Pseudo」的Bass 手阿毛是那邊的負責人)錄一天啊,一些補錄的東西。

菁菁:覺得好意思那邊蠻好的,孝祖(錄音師,前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吉他手)蠻會掌控鼓的 balance,所以錄的經驗很不錯,基本上都有達到自己想要的聲音。還有那邊附近的水餃跟麵還蠻好吃的,他樓上是咖啡廳,有種 home-made 的感覺。

謝老闆:不過吉他好像就沒有錄得很好聽。(小編提醒他這會記錄下來)沒有啦~應該是我們音箱沒有調得很好哈哈哈。

阿緯:那時候音箱是 Marshall 新的音箱頭,可能不適合吧。

謝老闆:因為邦傑是用 Tele(Fender Telecaster 的簡稱)嘛,配那顆 Marshall 聲音就變得特別的烈、髒。

小編:那邦傑你的 SG (Gibson SG 吉他)呢?掛點了嗎?

劉邦傑:哈哈第一次跟小編的團一起表演的時候把 SG 摔爆了,就「Poster 誌」辦的 Party,那個時候比較憤青,現在不會了啦。SG 現在是好的,就覺得現在比較喜歡 Tele 的聲音,所以表演現在都用 Tele。

那你們有製作人嗎?

阿緯:好像沒有耶,都我們自己⋯⋯

劉邦傑:製作都是阿緯在掌刀啦,在剪接啊。不過大家都一起討論怎麼樣會最好,沒有製作人的環境就是很容易吵架,比較多摩擦。有製作人的話就會把負面情緒都丟給他處理,這是我的經驗。就他會把大家整合,說下一步要幹嘛,可是沒有的話⋯⋯

菁菁:大家都會覺得自己是製作人,所以就會有四種不同的聲音。

劉邦傑:但是最後出來的成品大家都很滿意就是了。

吉他手謝老闆本身是為設計高手,宣傳設計一首包辦沒難度
吉他手謝老闆本身是為設計高手,宣傳設計一手包辦沒難度

過程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謝老闆:我們有重錄上一張 EP 的兩首歌〈午夜直球對決〉和〈Sunset Dance〉,所以等於這兩首歌包含 EP 那次我們總共都錄了三次!主要是第一天錄鼓的時候時間剩太少,而且鼓手要長時間一直維持水準很不容易,算是因為預算和時間的關係吧。

菁菁:而且因為算是主打歌,雖然年初就錄了,但後來覺得可以更好,所以就重錄了。

那有遇到什麼趣事呢?

午夜乒乓:⋯⋯。(全團靜默)

劉邦傑:這題真的很難,錄音就是很苦啊,我覺得都好苦。

阿緯:因為我們是用很晚的時間,凌晨在那邊唱啊錄啊。

劉邦傑:我覺得就是這次嘗試了很多自己以前沒用過的方法來錄音,像我之前是不會很在意歌的編排、節奏,但這次我就會特別去注意,對我來說這樣還蠻有趣的,所以整體也會更細緻一點。

新專輯的音樂內容

之前邦傑有說過會把悲傷的情緒藉由創作來抒發,現在有比較不悲傷了嗎?

菁菁:之前就是比較直線衝撞,把想要表達地感覺或是憤怒就直接寫在歌上,可是這一次會有比較多沈澱的東西和浪漫的歌,比較沒有那麼衝撞的歌曲。心態上雖然可能沒有,但是試圖想要呈現成熟一點的感覺。

劉邦傑:對啦我覺得這個就說對了,「試圖」地想要感覺有長大一點,音樂上應該是有啦,心境上⋯⋯。

阿緯:錄完才發現這次快歌怎麼這麼少的感覺。

謝老闆:我倒覺得沒有什麼成長吧(眾人大笑)。我覺得人過 30 應該就定型了吧,30 歲要進步就是大家要有妥協,越「協調」才會越進步,因為其實你說技術或是各方面,要再進步是比較難一點。投入在練習默契上、調和上,整體就會越好,表演也是,跟你多強已經沒有關係了。

四位團員的手繪頭像,圖片來自粉絲頁
四位團員的手繪頭像,圖片來自粉絲頁

各位在團內各自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菁菁:因為我本人比較有長期在一般公司上班的經驗,所以我算是處理雜事的人,就是很多事情:聯絡、寫文案啊,打雜的。做一些管理的動作,像粉絲頁那類的。

劉邦傑:我是扮演一個⋯⋯玩樂的角色吧。應該要怎麼說啊,我覺得我都很知道我自已想要什麼,有時候就會跟團員有一些摩擦,因為我又不大會去解釋自己,不會太想要去解釋自己,會很投入在達成目的,所以我的角色就是很會讓人生氣吧;但是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啦,所以相處上就是大家遷就我,大家互相遷就吧,對。

阿緯:我通常就是,當大家有問題的時候,出來幫大家分析一下,因為我平常也沒有在幹嘛,討論我都還 OK 啦,大家做自己想做的,大家意見比較相同的話就很好。

劉邦傑:阿緯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因為我、菁菁和謝老闆常常會比較情緒化,阿緯就會很 calm down,理性地說:「那我們怎樣就好啦。」他就不會跟我們一起吵啦。

謝老闆:好難講 ⋯⋯ 我會幫團做一些視覺的東西吧,本來我就是在做設計。

劉邦傑:視覺、設計⋯⋯我覺得歌的編排上謝老闆也花蠻多心思。

謝老闆:因為劉邦傑在團裡的角色是主唱,會比較和吉他手的身份脫離,他會 focus 在唱上面,吉他手常常就是覺得這段好無聊喔,然後把那些橋段再編一下。還有我也比較挑惕吧,像劉邦傑比較隨和,有表演就說好啊去吧,但我會覺得說,如果我們答應要接這個表演,我們就要幫忙宣傳,不能讓這個表演就過去了,這是樂團面對演出的時候該做的動作,這方面也是經過很多摩擦。

大家平常都聽什麼歌呢?

菁菁:其實我還是很喜歡一些比較浪漫一點像是「The Cure」或是叛逆一點、比較節奏性的像「Bloc Party」、「New Order」 那類的。

劉邦傑:⋯⋯ 我要趕快看我的 itunes 一下!我自己平時聽很多台灣樂團啊,像「透明雜誌」啊、「向量單車」啊、「少年白」啊、「落差草原」啊,但是!就是!我自己很喜歡的樂團其實不是很多,但是喜歡的話就會很喜歡,像美國早期的 emo 團「Cap’n Jazz」,College Rock 的始祖「The Replacement」啊,像這些團我是一定都會放在手機裡面,還有日本的「銀杏」啊、「The Blue Hearts」也都是我很喜歡的樂團。

阿緯:喔我就 Metal,動畫歌啊。我大部分都聽北歐的弦死,或是 power metal 之樂的東西。

謝老闆:上次我聽別人說「去北歐沒有聽金屬,就等於沒有去過」,他們就是路上的店都會放。我最近都聽「大貫妙子」喔,因為她有重出一張,上次 Ahblue(Take This!成員,Waiting Room 主腦之一)有推薦一個團「Mild High Club」,最近也聽很多「蒸氣音樂」,它是把音樂取樣,改變他的節奏和播放方式來重新呈現,和 remix 有點像概念又不大一樣。網路上可以找到原始版音樂和蒸氣版的音樂比對,最近很流行啊。然後我也會聽一些中國的團,像是「刺蝟」、「新褲子」;也聽蠻多日本樂團。

劉邦傑的特色口音令人好奇他到底是哪裡人?
劉邦傑的特色口音令人很難好奇他到底是哪裡人?

劉邦傑的身世之謎!?

劉邦傑:我在香港出生啊,國小來台灣,來的時候還不會講國語,不過我學得很快啦~大概三、四個月就會說了,但是注音跟寫字一直都不是很厲害,所以功課也沒有什麼在念,就我會覺得數學和英文是對我比較簡單一點,念完高中因為我只有兩科還可以,有機會出國那我就出國了,學個一技之長。結果我學了統計,然後回來教英文(眾人大笑)。沒有啦,重點是在加拿大唸大學就會真的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在台灣唸書會感覺時常被逼,在國外念書會比較自己逼自己。

其實我高中的時候就跟很多現在玩樂團的人一起玩樂團了,就傷心欲絕的劉暐、透明雜誌的唐世杰啊,他們都是我高中的時候有組過團,其實我在加拿大唸書的時候,他們在台灣一直玩樂團,像「一隅之秋」、「生氣的年輕人」,那時我就非常非常想要在加拿大玩樂團。我在那邊有玩,可能畢竟想要做的事情不太一樣,玩得不太開心,所以畢業以後我就二話不說飛回來,飛回來我就開始玩團,對。

謝老闆:你不是透明雜誌第一任 Bass 手嗎?

劉邦傑:對啊!是啊,應該要留下來的!

〈這樣的人〉MV 請到阿緯老婆們演出,所以本身是資深動漫咖?

(眾人七嘴八舌:應該有20個吧~他的老婆是不包含那種怪物型的~沒有吧不只啦~你確定?一定都要爆乳的⋯⋯)

阿緯:對。我也沒有算耶,其實我還有收哥吉拉系列的。

可以推薦一、兩部動漫,展現一下你的功力?

阿緯:喔,那講一部之前的好了《Kill La Kill》。

這部就可以展現你的功力了嗎?還是要再推薦幾部?

阿緯:可以了啦。這種就是很多不同類型啊。

怎麼會想要這樣拍?聽說阿緯弟弟很帥,照片(伸)?

劉邦傑:我是覺得說,阿緯們的老婆們演出這支 MV,還蠻適合的。因為這首歌有一種執著,我覺得阿緯的 2D 世界就是一個不能侵犯的領域,就是應該是很神聖的,還蠻符合的。

謝老闆:其實我們當初是說,我們每一首歌都要有影像,但我們隨便做,所以我們每個人就負責一兩支。反正最終所有的歌都會上Youtube,因為就算你不把歌放上去,別人也會把整張專輯都放上去,像是「借CD」(圈內小有名氣的獨立音樂宅粉絲頁、youtube 頻道),所以我們就想說就全部自己放上去就好了。所以阿緯跟他弟就貢獻了兩個,一個是他老婆演出的〈這樣的人〉,一個是他弟弟用的〈Sunset Dance〉,〈巴黎影院〉就是劉邦傑和菁菁作菜的畫面,〈白い熊〉貓咪那部就是我請林貓(友人)做的,每個人都有負責。

阿緯:不過因為這個計畫太晚開始了,所以應該會剩一些就是只放專輯封面和歌詞字幕吧。字幕是我自己上。

獨立廠牌對大眾來說漸漸不是那麼陌生的名詞,吉他手謝老闆本身也經營了自己的廠牌Airhead Records呢!
獨立廠牌對大眾來說漸漸不是那麼陌生的名詞,Airhead Records 就是吉他手謝老闆自己的廠牌。

謝老闆的「Airhead Records.」和洪申豪的「Petit Alp Records」有什麼關係?

謝老闆:其實我的廠牌「Airhead Records.空氣腦」主要就是辦活動,最早是想專做樂團的設計,但是後來延伸,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辦活動了,開始了就一直做下去。當然有一陣子也想過要做樂團,但後來發現真的太困難了,所以像之前我有幫「Hitch Hiking」用單曲就是給洪申豪的「Petit Alp Records」發,所以我和他就做不同的部分,像是合作這樣,我專注在活動上面。

劉邦傑:對啊,其實我跟洪申豪就認識很久,我有幫洪申豪彈過吉他,現在又跟他組 Take This!,對啊所以就是朋友吧,好朋友這樣。洪申豪也常幫乒乓畫東西的,有時候真的還蠻感謝他的。像這次專輯封面就是他畫的。

覺得台灣音樂環境如何,玩團還開心嗎?

劉邦傑:你先(指向謝老闆)。

謝老闆:其實我覺得台灣的玩團環境非常好,很小、資訊很快,其實天生的條件是很好的,像是日本、美國,你在小不拉嘰的地方表演,怎麼會有人知道你是誰,以台灣人口來看樂團活動密度超級高。但因為外在力量的關係,變得太混亂了,大家就是處於一個你努力你也不一定會得到好結果,可是你還是有機會(小編:像是拿到補助嗎?)。不是說補助不好啦,可是現在這樣的狀況你也很難說補助是好還是不好,因為這麼多錢每年就這樣投進來,一個團比如說拿了 30 萬,可是你在 The Wall,你可能要 Sold Out 三場吧,說不定才可以拿到 30 萬,但是怎麼可能有團這樣。現在是混亂的時代,大家可能要過 10 年來看,現在這樣做對不對,當下其實無法判斷。

菁菁:其實我本人還在讀研究所,我的研究題目其實就跟你的問題很類似,目前是覺得⋯⋯因為我們有去日本參觀、表演過,他們的場地真的是非常小,可能就是一個小小的房間,所以我覺得在台灣其實是蠻幸福的,有規模的雖然就是那幾個,但是他至少提供了一定的空間和觀眾,所以應該算是小小的微幸福吧。

劉邦傑:跟香港比的話真的好太多了啦,在台灣玩團還算是蠻多地方可以去玩的。不過像你真的要去 tour(巡迴)什麼的,收支平衡的公式其實也算不出來,沒辦法真的 work out。開心嗎?我覺得我都是一直卡在那邊,就是一直讓自己「能開心」最爽的程度下,痛苦最少這樣,對我來說是這樣啦,玩團。

發行計劃可以透露一下嗎?

劉邦傑:11/6 號整張專輯就會公開,熱騰騰的在那邊,免費的,沒有錢也可以聽,有錢就支持一下。

謝老闆:其實我們不排斥上更多的平台,只是在考量他的效益和必要性吧。「派歌」的話,我也不知道耶,沒有研究。以我之前「Manic Sheep」的經驗來說,就是全部的數位平台都有上,但是我不會覺得有什麼關鍵的影響,不是決定性的東西。

菁菁:我本人就是管一些雜事啊,我們自己的 gmail 常常會收到某某人又購買了 indievox 的什麼什麼歌,會有數十封這樣的信,但是沒有人真的在管這件事,應該是有效的吧。

在 11/6 發片場將會有限量 36 件 T-shirt 販售和免費貼紙可以拿喔!
鼓手菁菁 T-shirt 穿著示範

近期未來行程宣傳一下吧

謝老闆:11/6 發片場,明年一月因為認識的朋友會去日本演出,其他的場次還在計畫中。因為想一起表演的團太多了,還在思考台北以外的地方要怎麼進行。共演的團大概會有少年白、老貓偵探社、淺堤、傷心欲絕也有可能,應該還有很多啦。我有考慮到高雄租一個場地,叫方博(少年白吉他手)租個外場,我們自己辦,還在想。台中、高雄、台東都有可能。

劉邦傑:我都很想去,看機會啦。

預祝專輯大賣,演出順利!男的帥,女的美。

菁菁:一定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