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入絕路!Hidden Agenda 無奈結業

hidden agenda

雖然經過多個月來各方人士的努力,不論是大媒體的報導、行內各大小人物出面聲援、甚至與政府部門親身對話,Hidden Agenda (HA) 最終仍然逃不過結束營業的命運。HA 官網晚上發文宣布將於 10 月中結束營業把場地交還給業主,隨著這被譽為香港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 Livehouse 結束營業,其震撼力猶如在獨立圈投下一枚原子彈。

HA 的重要性在於其「獨立自主」的態度,無拘無束(場內隨意抽煙喝酒)、低廉的租金(甚至不設低消直接與樂團拆門票),是香港獨立音樂圈的搖籃,孕育出不少優秀樂團。香港不乏其他格調更高、場地更大器材更好的展演空間,但像 HA 這種貼地草根、完全 indie 非商業掛帥的空間,只此一家絕無僅有,而且 HA 容納 300 多人的空間,綜觀香港其他展演空間不是太大就是太小,這種「剛好」的 Livehouse,除 HA 外別無選擇。

過去大半年,地政處一直刁難 HA,其理據是 HA 違反工業大廈用途。可笑的是眾所週知香港自 70-80 年代工業已經式微,現在的工業區大多作為倉庫或寫字樓辦公室。政府早前推出的活化工廈政策以失敗告終,正代表著這過時的條例並不適合現今社會的發展。遠離民居鬧市、商業價值不高的工廠大廈,本來就很適合藝術音樂發展,香港絕大部分的獨立樂團皆隱身於工業區,自成一國本應無事。奈何香港政府硬是要趕盡殺絕,手執一條過時的條例把獨立音樂圈迫入絕路。HA 之死,不僅是單單失去一間 Livehouse,更儼如是對本地獨立音樂圈殺雞儆猴的意味。

你以為 HA 之死不關你的事嗎?

Winter is coming.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