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奔波,不就是為了赴未來的派對?」浮舟EP發行,主唱 Sam 專訪

2014 上半年成團,不到一年便入選「2015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經歷多場現場演出,浮舟終將發行首張錄音室作品。」請容我引用年初文章的內容,對的,消息透露後經過半年,「浮舟」日前終於正式發佈 EP 發行消息,在興奮之餘,一頭即著手與主唱 Sam 進行聯繫;幾句閒話家常、宣傳計畫的討論後,有幸順利促成這次專訪的機會。

總是面帶微笑的主唱 Sam,透露著一股灑脫而神秘的文人氣質

成立以來不算長的時間內,「浮舟」的每個動作現在看來都充滿考量且步步「擲地有聲」,透露細膩而穩健的行事作風,除了新曲露出每受各方樂評、音樂工作者推薦,強勢擠身各港台推薦歌單,去年也順利入選「2015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持續的現場演出,也讓浮舟在正式發片前,提早累積成熟的演出深度和群眾基礎,在 EP 甫發表的當下,儼然成為港台獨立樂壇中不可忽視的新興勢力。

流暢而不落俗套的獨立搖滾聲響中,「浮舟」深富世代社會意涵的歌詞,擁有樂壇少見的濃郁文學氣質,主唱 Sam Lin 鏗鏘嗓音的詮釋,則成了該團鮮明的標記。在等待的期間,demo 歌曲陸續釋出讓觸角一次次向社會議題、世代思維、樂團圈等領域擴展,此次 EP 新曲延續過往「認真而不至於嚴肅」的灑脫,為聽眾對他們建構了更立體的想像。究竟浮舟的創作背後有什麼理念和故事呢?接下來就讓主唱 Sam 親自來替各位解答吧。

浮舟首次錄音室作品〈未來的派對〉共收錄了三首作品,此次錄音由1976的吉他手大麻於 re:public 錄音室協助製作

浮舟是如何成立的?

Sam Lin:2014 年 3 月 23 日吉他手「Michii」 確認入夥後,浮舟成員正式到齊,我們也一直玩團到現在。浮舟組成過程蠻曲折的,畢竟玩團人總是來來去去,我以前的團(沒取團名,就我找人一起練團,但人來來去去)解散後,加入一個翻唱後龐克歌的 cover 團,然後又開始找裡面的成員玩創作,後來透過那時阿帕的櫃檯凱笛介紹,認識了現在的鼓手「阿親」,玩了一陣子後龐克,也嘗試做demo,那時我們就取了團名「浮舟」,結果阿親溜滑板摔斷手(跟緊褲襠的鼓手吹微濕一樣),又一陣子沒法練團,可以開始練團的時候,貝斯手又離團了。

後來我們就直接在網路上放 demo 徵選,認識了新貝斯手「阿弘」,才練過一次團,吉他手又離團了,所以我找了 Michii 來試,和他之前其實就有練過幾次團,但那時候沒有組團,算是繞了一大圈,大夥終於湊在一起。

創作上,起初人來來去去的,其實做不了什麼歌,很多寫了一半的東西,換人後風格不同可能就要重寫,甚至放棄,再加上一開始玩團沒認識什麼人,找人真的很困難,不過這段摸索的過程,讓我覺得真的有玩過團,一切的關鍵都是人。

玩團的看來都一樣,浮舟成團的歷程也不免崎嶇,「人」是所有樂團的核心

為什麼要取名「浮舟」?

Sam Lin:取團名時,我們希望是跟自己有關係的,想了很多幾乎都跟我們成長的「時代背景」有關,後來因為團員去上學的路上都會經過浮州橋,取其音轉化成「浮舟」,不但有在地連結,浮舟這個意象,也跟我們的狀態一樣:「漂浮著」。

浮舟團徽,書法的造型帶有文化意涵,洋派的曲風裡也明顯保有在地的思維

EP 取名〈未來的派對〉有什麼意涵?

EP 的名稱是來自我們這次的主打歌曲,也是 EP 同名歌曲〈未來的派對〉。一開始寫這首歌的靈感來源,是因為我們看到有中學生在課綱抗爭中自殺,當時覺得很悲傷又憤怒,也讓我又再次思考當過去/歷史不斷的失去,明天又該何去何從?

其實明天要去哪哩,沒有人可以給答案,而時間卻不斷的流逝,即使無法確定明天要去哪裡,我們其實也從來沒有在原地踏步過,我們一直都在做各種嘗試,不斷的往前進,卡在這種焦慮的思考中,我開始想像,如果人生像公路一樣,是有盡頭的,那在未來的某處,我希望有人在等待我們,準備迎接我們,為我們慶祝,到了那時候,我們將會舉高勝利的酒杯。這樣一想,現在一切的奔波,不就是為了赴約?面對未來的焦慮心情,轉變成期待、興奮,即使前方是一片黑夜,也會盡情的向前衝去。

想像一下,當朋友跟我們約好某天要為我們慶祝,舉辦派對時,我們是不是就會開始作準備,時間到了開心赴約?當 David Bowie 去世時,我覺得他只是去赴約了,去參加 Lou 為他準備的變色龍派對。

Sam:「當 David Bowie 去世時,我覺得他只是去赴約了,去參加 Lou 為他準備的變色龍派對。」

會收錄哪幾首歌曲、曲序安排有什麼考量?

Sam Lin:三首歌,兩首新歌〈未來的派對〉、〈回家的鹿〉,以及一首舊歌〈我們的地方〉,曲序安排主要是希望先兩首快歌將情緒推上去,最後再一首慢歌當收尾。

首次錄音室作品EP中收錄了〈未來的派對〉、〈回家的鹿〉、〈我們的地方〉
首次錄音室作品EP中收錄了〈未來的派對〉、〈回家的鹿〉、〈我們的地方〉

錄音、製作過程遇到的困難或難忘的事

Sam Lin:困難的應該就是,我們打算收錄舊歌〈我們的地方〉,這首歌是剛開始創團時寫的歌,也做過 demo,要收錄在EP裡的話,不可能做一樣的東西,再加上現在的想法也不同了,因此我們就用現在的想法去編曲、演奏,但過去已經做好的東西一定會有框架,所以在演奏編曲上我們討論過很多次,也嘗試練習很多次,有一陣子練團都重覆練這首歌,這點算是難忘的回憶,現在聽到最後的成品更接近我們心中的理想,算是超越過去的 demo。

另外,因為是錄音室作品,所以我們在編曲上可以發揮的更多,也是我們第一次嘗試在歌曲中加入合成器,我還記得那天錄〈未來的派對〉阿弘彈合成器時,大家都覺得很新鮮很興奮的心情。

Sam:「我還記得那天錄〈未來的派對〉阿弘彈合成器時,大家都覺得很新鮮很興奮的心情。」(圖左為Bass手阿弘,右為 1976 大麻)

歌曲是如何創作的?

Sam Lin:我們的創作方式幾乎都是在練團室大家一起 jam 出來的,也有些是團員先寫了些東西後再去 jam,像〈怪朋友〉Michii 先寫了吉他 riff,〈沒有你的海洋〉我先寫了主旋律,所以我們算是集體創作,大家意見不同時,我們會側錄不同版本,然後放出來聽決定編曲,算是蠻客觀科學的方式。

至於靈感,我們寫的都跟自己的心情有關,主要是看受到什麼事情的影響,像〈黑暗大道〉、〈我們的地方〉是在反服貿運動的時候寫出來的,〈沒有你的海洋〉是單身時寫的,〈回家的鹿〉則是在一種從熱情轉成冷卻的心情時寫的,我們會互相去聽團員們彈的東西,心裡想像的畫面、顏色,聽起來很抽象,但確實就是這樣。就像〈夏天之後〉那首歌,在Jam歌之前,我們也沒有說要寫什麼,但一 jam 下去,大家都說有夏天結束的感覺。基本上,我們寫的都是人的故事。

會怎麼描述浮舟的音樂?

Sam Lin:我們其實蠻貪心的,也還在摸索中,但會希望我們的音樂像海一樣,有風和日麗的時候,又有波濤洶湧的時候,可動可靜啦。我們四個人聽的東西不太一樣,但音樂上,我們發現做出來的東西很明顯受到 Indie Rock、Indie Pop、以及 Shoegaze 影響。就我個人而言,則是聽英搖長大,一直都沒有變的愛是 The Velvet Underground,然後後龐克、瞪鞋、新迷幻這三種樂風對我影響最大。

活躍於1960年代與1970年代的傳奇美國搖滾樂團,主唱 Lou Reed 的創作對後世搖滾樂帶來深遠的影響

一些歌詞使人聯想到 livehouse,livehouse 對浮舟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Sam Lin:我的休閒生活幾乎就是跑 livehouse 看團看表演,可以說上班在公司,睡覺在家裡,放假不是去練團室練團,就是跑 livehouse 看表演。livehouse 對我來說,是有感情的地方,因為常常會遇到朋友,有點像是同好的集會所,社團辦公室。

〈怪朋友〉其實就在寫以前有段時間我都自己一個人去看團的感覺,〈今夜我們都是野獸〉其實也很像在寫 livehouse,畢竟這個場域對一般人來說還是有點距離感的,有點神祕,而看團的人當然是越瘋狂越好,跳得越開心越好。

Sam 平時的休閒活動就是去 livehouse 觀賞演出
Sam 平時的休閒活動就是去 livehouse 觀賞演出,當然也是台上演出的常客

首賣、發片場有什麼特別的企劃內容嗎?

Sam Lin:我們 7/16 會在 Wake Up 音樂祭首賣,8/13 在 Revolver 做發片場演出。EP 我們則是設計了三款顏色的包裝,現場跟我們買,當然就可以挑色,如果透過店家,就只能隨機出貨不挑色,哈。

這一陣子,我們把時間心力用在基本樂器、器材,以及音色的調整上,還有基本功的練習,就是為了這兩場表演,至於 Special,時間接近時你就知道了,哈。

此次 EP 有三款包裝,現場購買可以挑選顏色,店家購買則是隨機出貨

演出外有其他計畫嗎?

Sam Lin:因為我們都是上班族,老實說,為了這張 EP,我們差不多把可以分配的時間都用掉了,因為我們獨立發行,實體唱片打算在表演時帶著賣。現正和一些獨立唱片行、藝文展演空間談實體鋪貨合作,預計 7/18 先數位發行,其他實體商家則看進度陸續上架,估計 8/13 前後左右,北中南應該都找得到店面,方便大家購買,實體通路店家,我們會陸續在臉書上公佈,再請大家上浮舟臉書看。

MV、週邊這些都會需要時間心力的規劃、專業能力團隊、以及預算的投入,目前還沒有那麼多資源,但等到規劃專輯時,可能就會做了,目前理想上希望明年推出專輯。

Sam:「因為我們都是上班族,老實說,為了這張EP,我們差不多把可以分配的時間都用掉了」(圖左為吉他手 Michii、右為Bass手 阿弘)

近日政府「邀請 500名樂手」事件,你們有什麼看法?

不知道這 500 個人要去哪裡練團?他們用的樂器都是要插音箱的,所以 500 台音箱同時開起來時,會不會有超帥超強烈的巨大迴授?不知道要怎麼收音?哈。

你覺得你們的歌最適合哪種人聽?為什麼?

幹,這題太難了吧!任何人有三百萬,都可以參加慈善賭王撲克大賽;同樣的,任何人有耳朵,都可以聽我們的歌。

Sam:「任何人有三百萬,都可以參加慈善賭王撲克大賽;同樣的,任何人有耳朵,都可以聽我們的歌。」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