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國際論壇:預算決定一切!配樂需求增加後如何顧及品質?

試想,如果欣賞電影、戲劇、動態廣告時一片安靜,沒有任何「音樂」或「聲音」襯托情緒的醞釀、補足單看畫面無法感受到的場景氛圍與戲劇張力,這些作品依然會如此引人入勝嗎?在金曲獎頒獎典禮的前一天,「金曲國際論壇」於今日上午舉辦的「快速成長的配樂需求 」場次中,邀請到引言人黃韻玲(音樂製作人、詞曲創作者、歌手),以及兩位講者川井憲次(日本知名作曲家、吉他手)和陳建騏(知名音樂製作人)到場,與觀眾分享配樂創作的思維、音樂在不同領域發展的現況,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途徑。

IMG_8459
(左起)陳建騏、川井憲次、黃韻玲。

 

電影配樂如何隨劇情起伏而變化?

首先,川井憲次以參與電影《葉問》之配樂製作為例,現場播映了《葉問》的打鬥場景片段以及自己所使用的編曲軟體(Digital Performer)介面,比較尚未加入配樂前、與加入配樂後的觀感差別,並簡單分析自己是如何配合劇情轉折進行編曲,以引導觀眾更投入電影的情緒。「不同導演有不同做法,有些會讓音樂一直放著,但我的方式是會讓音樂跟隨場景與劇情變化而改變。」範例影片的開頭是葉問與妻子緩步行走,這時的音樂由弦樂與鋼琴鋪陳、拍速較緩;敵人出現的那一刻,節奏與和弦同時改變,加入鼓聲與急促的弦樂等強調前進與速度感的配器,隨著打鬥場景陸續加入貝斯、銅管、人聲等編制,讓情緒拉拔到最高點;最後打贏的畫面配上攀升到高音的弦樂以長音結束這回合,但音樂沒有直接切斷,反而回歸平靜而悠然的步調,並順著劇情中男女主角的離去而引退。

IMG_8344
川井憲次播放電影《葉問》片段,並講述配樂如何隨著劇情起伏而編曲。

目前中港台三地劇場音樂之現況

在劇場、廣告配樂與流行音樂的創作/製作等領域皆有豐富經歷的陳建騏表示,無論是在台灣或大陸,音樂劇這幾年來持續蓬勃發展中,從邀請外國劇團來演出、引進國外音樂劇開始,在產業人士致力推廣之下,除了將外國音樂劇中文化,台灣也陸續發展出原創音樂劇。例如從 2006 年成立的人力飛行劇團,陸續發表《地下鐵》、《幸運兒》、《向左走.向右走》等知名音樂劇,都擁有不錯的成績。「《向左走.向右走》是最成功的音樂劇之例,從 2008 年至今演了 66 場,說實話,8 年演 66 場並不算多,但以台灣劇場的發展而言,已算是不錯的成績。」

此外,像是非常林奕華劇團的《紅樓夢》在三年內演了 83 場,也算是相當成功。「我覺得劇場配樂或其他從業人員的困境是,我們一直希望有個商業劇場的規模,但很難達到,因為我們無法像百老匯或紐約的音樂劇場一樣,有個可以讓整齣音樂劇(包含音樂與其他技術)都能在其中長時間排練的固定場地。」儘管如此,陳建騏也提到,中國目前有許多地方開始興建設備完善的劇場,而一些較知名的音樂劇也持續在中港台三地巡迴演出,因此未來對於音樂劇的發展其實是值得期待的。此外,歌手與參與音樂劇演出的情況也越來越多,此舉說明了在唱片產業不景氣下,想辦法與不同媒體結合、增加曝光與知名度是大家樂見的方式。

配樂製作之收入思維

電影的故事性比較豐富、情節鋪陳的時間也較長,從川井憲次的解說中可以看出,電影的每個場景都有一段專屬的動機,音樂也會隨著情節而改變速度、主題與節奏;劇場的參與人數和所需資源也不少,其製作的複雜度不比電影低。相較之下,廣告必須更精準地在每個點上做不一樣的變化,而且可以將「看法」放到廣告中,讓它真的商業化。「以往做配樂除了製作費,還有一個項目是公播費,而現在問題是,電視廣告與網路廣告相互消長,在台灣有個現象,做配樂(尤其是廣告配樂)的人會把公播費當成是製作費的補償,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陳建騏表示:「如果你一開始就把製作費降低,就表示音樂品質有可能被妥協,而你在期待(廣告)可能會被播放很多次的時候……你的品質不好,怎麼能讓這個廣告好?」

陸續播放了四部廣告作品後,陳建騏將話題轉向電影配樂製作。以布袋戲電影《奇人密碼》為例,這部動畫電影的錄音、混音和動畫製作都在台灣,是部相當優秀的在地原創作品典範。「只要有心、願意投注資源,其實我們是可以做到很好的品質。」陳建騏覺得,台灣人普遍容易自我設限,不敢放手去做,其實我們是做得到的!

IMG_8375

配樂需求逐漸提升 如何顧及品質?

近年來,台灣與大陸陸續興建了不少表演場館,華文音樂劇的需求也逐漸增加,2015 年大陸音樂劇演出場次為 2088 場,觀眾人數 124 萬,票房 2.26 億人民幣,原版引進音樂劇票房 1.45 億人民幣;有些劇場甚至致力於推廣本土創作,僅上映原創音樂劇。「我覺得有一兩個劇場在做這件事情後,內容就會開始被建立起來。台灣北中南各地也開始蓋了許多場館,對於劇團的戲劇、對於配樂者而來說,目前的發展我是樂觀的,再來就是看品質了!如何讓大家願意花錢買票來看,我覺得這個是很關鍵的事情。」

在產業蓬勃發展之下,如何留住專業人才,是業界普遍面臨到的問題。其中,預算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目前有多少配樂的製作,有辦法以真實樂器錄製?」陳建騏表示,以台灣現況來說,大約有八成是用軟體編曲完成,當然這也與預算高低有關;此外,就算預算增加、製作的品質提升了,聆聽的習慣沒有養成,也是白搭。「我們對於視覺的差異比較敏感,大家看影片都能感受到畫質的差別,但為什麼我們的耳朵對於 MP3 和 WAV 似乎沒有太多的判斷力?」當儲存與傳輸速度都不是問題的時候,數位音樂平台或許也該思考,是否該升級音樂檔案的品質(例如至少要有 192K 的 WAV 檔),為下一代留下良好的教育。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