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聞噩耗!Hidden Agenda 危在旦夕?

hidden agenda

香港本地最重要、最道地的展演空間「Hidden Agenda」(HA)再傳可能被迫結業的消息。日前 HA 負責人許仲和(阿和)於 Facebook 貼出一張照片,宣稱收到地政處來信,該處指 HA 違反租用契約,政府有可能會展開進一步行動追究責任,換句話說,這間一直處於灰色地帶辛苦經營、幾乎是香港唯一意義上的 live house,很有可能到此為止。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 HA 遭逢迫遷或歇業的壓力,一直以來 HA 都是在夾縫中苦苦掙扎求存,而導致這全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香港政府並沒有針對這種 live house 展演空間的法律條例,沒有相關的執業牌照,HA 一直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經營。政府好時算了不管你不理你,但當有什麼「特別情況」就會來騷擾你。尤其是在「活化工廈政策」後,因為工廈的用途可以更改,大大增加其商業價值,業主們與政府為開發更多「商業用途」,趕走了不少原本寄居於工廈間的藝術工作者。

上月香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表示將會放寬工廈非工業用途,而政府的活化工廈政策也告一段落,種種跡象似為藝術工作者提供了生存空間。但在這一切還沒真正落實的一天,HA 的命運也是未知之數。香港這個國際都市,政府多番宣稱高度重視藝術文化產業,每年投放各「文化項目」的津貼投資等多達千萬,但現在連一個自力更生沒有要你一毛錢、舉辦過幾百場演出、受到海內外各方藝人高度重視的道地 live house 都要如此趕盡殺絕,政府真正的遠景,究竟是甚麼?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