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更迭的儀式 不都媽生的 2.0

2014年六月「NO PARTY FOR ARMY」的演出之後,時任草東貝斯手、FUBAR主唱的 Sam 受到國軍徵招,迫使兩樂團開始長達近一年的休息;草東在 2015 年一月徵求代打貝斯手後,組成了現在熟悉的陣容,第一次的復出首演,便是同年 5/20 與鐵屋莫名其妙的一天一同於 Revolver 的「不都媽生的」。

可以說草東沒有派對 2015 年的「崛起」便啟程於此;不但在經營演出活動的態度上有了顯著的改變,包括首次製作質感在水平之上的活動宣傳短片、自己在內三支演出樂團介紹影像,自五月初就公佈、開始醞釀,也讓劉立在日後團隊角色上的扮演埋下伏筆。

這支由劉立操刀影像的活動宣傳片,已透露了草東從 Intro [2013-2014] 變成了《醜奴兒》專輯中的〈Intro〉,演出當日下著「不只解渴,還會釀災」的大雨,他們演唱了〈醜〉、〈頂樓〉、〈鬼〉、〈大風吹〉,更記錄下最早的〈情歌〉影音,讓這首作品成為了草東現場的人氣經典;這一場演出的 setlist,也成為後來登上大舞台、發片巡迴的曲目安排模式。

經過了一整年,草東沒有派對六個字已經成為了售罄、排隊入場的同義詞,樂迷與評論、解讀、分析隨著他們的名字蜂擁而至,容積不到 200 人的小場地對他們來說,好像成了一個回不去的家。

螢幕快照 2016-06-03 下午8.26.57

「不都媽生的2.0」默默的出現在 Revolver 五月的演出節目表上,草東直到演出前一刻才發文提到「不都媽生的一年了」,並作為不在名單上的嘉賓,與加入新成員的老朋友新墨鏡、改名後再開的灰矮星一同演出,獨厚那些密切關注台灣樂團、livehouse 動態的老朋友們。

日新又新的帥氣墨鏡:右拳、大慶、新作品

新墨鏡不但自去年加入來自野樂派右拳擔當鼓手,最近受邀錄製《about her》合輯後,舞台演出加入了長期協助 DJ、Beats 的夥伴大慶,也讓主唱范姜更能投入寫歌創作,誕生出新歌如〈正義〉、〈嘟嘟車大冒險〉,也分擔了舞台上的壓力。

由大慶手中催生的電聲頻率讓新墨鏡更加摩登,合成器點綴了吉他主旋律,也顯現出范姜演唱聲音的重要。當天熟悉的〈文明之火〉、〈你的腦袋破大洞〉已讓台下撞成一片;身任今日「Feat.王」的草東沒有派對鼓手劉立,上台與范姜一同演唱了〈你的眼神〉再次引起現場騷動。因貝斯點弦而有高辨識度的抒情作品〈時間〉一出,才稍稍平復了觀眾高昂的情緒,靜下心體會新墨鏡不斷演變的感動。

1

2

3

4

Beyond All Repair:FUBAR 與灰矮星

自主唱 Sam 從軍旅生涯結束、放下草東沒有派對貝斯手任務,由 FUBAR 改名為灰矮星、重新出發的關渡半山腰愁雲慘霧青年樂隊,用簡單旋律、副歌置前組成了勾耳的新作〈浴室〉、溫柔地演唱著深刻失落的〈夢〉,嗅到不同於舊作的氣息。

樂團將許多 2014 年的 demo 作品,在近期現場不斷放送:例如一樣乘載著那句「我把故鄉給賣了 愛人給騙了」的〈橋〉,或邀劉立上台打起 Sampling Pad 的〈blow out the sunlight〉,更與「淡水饒舌素人」Stein Shen 重現了當時「主唱不在家、新歌大家唱」Rap 版本的〈Woodude〉,〈乏善可陳〉則由草東沒有派對主唱巫堵登台合唱,最後樂團以熟悉的〈艷紅〉作結,灰矮星的正式專輯是讓人更加期待了。

1

2

3

4

5

6

團隊營運,術業專攻:歡迎草東沒有派對 2.0

草東沒有派對登台時即讓觀眾一陣疑惑,因為鼓手已換成來自 Triple Deer 的蔡憶凡。樂團選曲也不同這一年來熟悉的安排,由〈頂樓〉開場,經典魔術橋段後接著〈艾瑪〉、台語新歌〈滔滔〉(囝仔)與新版本的〈老張〉,當〈我們〉、〈在〉結束後迎來了〈山海〉作結。中間還因為新墨鏡范姜、小嗨上台合唱,樂團用 stage diving 的方式送下台(結果又送回來),這已經是草東沒有派對在安排緊湊、步調拘謹的大舞台上,難以與台下樂迷和朋友進行的真切互動。

當天的安可觀眾喊的並不是熟悉的「殺了它 順便殺了我 拜託你了」,反而因為劉立終於出現,台下出現此起彼落〈斑馬, 斑馬〉叫喚,卻喚來焦安溥上台,與劉立和草東大樂隊一同獻唱〈我期待〉並夾雜〈因為愛情〉組曲。最後,團員和劉立擁抱,巫堵也向歌迷相約「不都媽生的 3.0」再見,台下的我們都知道草東即將不同,隔日樂團便釋出正式消息

1

2

3

4

5

6

攝影提供/ 渵渺影像創作、陳羿軒、Elvensong Photography

文/ 李鑫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