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應該輻射出生活型態的想像 從金旋獎看音樂創作比賽

自民歌時期開始,各大專院校逐漸興起了一股舉辦音樂創作型比賽的風氣。歷史悠久的政大金旋獎初賽在本月初落幕,北大北韻獎、北科大赤旋獎、世新新弦獎、淡江金韶獎也各具不同特色,都曾挖掘出不少知名的音樂人。此外,政府、民間單位開辦的音樂創作比賽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像是桃園鐵玫瑰熱音賞、H.O.T. 全國校際原創音樂大賽、新光三越不插電音樂大賽等等。但是在這些比賽林立的當下,學生創作人是否好好把握住了這樣的機會?從過去到現在,又有哪些現象值得我們深入探討?

這次我們邀請了曾經五度擔任金旋獎評審,分別評過一屆 Demo、一屆初賽與三屆決賽的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來分享他對於這些音樂比賽的觀察,並跟著今年金旋獎創作組評審:八十八顆芭樂籽主唱阿強、Frandé 法蘭黛鼓手孟諺,以及曾經製作巴奈陳建年專輯,橫跨樂手、唱片製作人、劇場與電影音樂設計的鄭捷任,一起回顧初賽的精彩內容。

不只是吉他彈唱 對「創作」的想像應該更多樣化

多次擔任各大專院校評審的小樹發現,雖然近幾年慢慢看見少數幾組阿卡貝拉、饒舌、電音的出現,但是吉他彈唱仍佔了大部分,對於這樣的現象,他備感擔憂。「不是說吉他彈唱不對,它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容易上手、容易表達,對於聆聽者沒有那麼多門檻的方式。可是我覺得在這個年代,特別是在這十幾二十年,我相信大學生的生活應該起了很大的變化,『吉他』是不是還包辦了這麼大量的生活想像,我覺得應該要被討論一下。」

小樹解釋,並不是說吉他彈唱只能唱某些主題,而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會選擇用吉他唱歌?可能傳承了某一個音樂的脈絡,例如靈感來自某些創作歌手、以那種方式創作的歌手。然而在這個年代,音樂人的啟蒙來源更多了,受到世界各地、不同人種、不同的區域來的影響更大,應該發展出更多元的樣貌。「比方說,這個年代嚮往的自由,跟三十年前嚮往的自由顯然已經不是同一件事情了,但是我們仍然在一個類似的想像裡頭。特別是在一個創作歌手,或是一個創作演出,都還在類似的想像,我覺得這件事情聽起來有一點點危險,老實說。」

小樹回憶某年和阿凱擔任金旋獎初審,「那一次我們連續聽了二、三十個團吧!聽到我們都覺得痛苦萬分。這樣講好像在詆毀學生,其實不是那個意思。重點是你透過你手上的那個東西、或腦中的東西,你想要幹嘛?我們覺得困擾或尷尬的是,大家想要做的事情很容易猜到,或是同質性非常高。我們很難在歌曲、聲音,甚至是詞曲內容發現很大的差異。可是應該要有很大的差異才對。如果大家在不同的狀況下,都解釋成同一件事情,就表示我們對於創作的理解有點太簡單了,大家像在寫作文一樣。」

13267891_10208135420517164_8171583753569717799_n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

走自己的風格 來點有意思的

那麼究竟什麼樣的音樂,比較容易吸引評審的目光呢?「標準其實永遠都在浮動,不會只用同一套標準去檢查所有的人。但我覺得最簡單的邏輯就是『有一點不一樣』,或是就算一樣,但如果你是一個練家子,我也會把分數給得很高。比如說民謠吉他、藍調吉他彈得非常好,或聲音非常好,那也都是一個很重要的評分標準。另外有些人就是讓你一聽到就是有天分,這很難講,有時候你真的發現有些人做到詞曲咬合,其實並不是因為他刻意的,就是他的耳朵比較好,或是這個人的聲音、旋律感有天分。」此外,小樹自己對於學生的比賽,還有另一項標準,「請不要學大人唱歌或寫歌。既然沒有商業壓力,不必背負上百萬、上千萬的唱片銷售壓力,為什麼要學大人唱歌、寫歌?」

小樹也提醒大家,參加比賽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是來幹嘛的,不要管決審是誰,請把自己最厲害、會嚇死人的那一面拿出來,無論它是不是很怪。

他曾經碰到一個學生這樣問,「『老師,我們這樣的風格好像在比賽裡頭比較不討好,是不是要更改風格?』我說:『當然不要,無論如何都不要。』為了比賽去更改風格是全天下最傻的事情之一。得獎可能只有在那個時候給了你一點小獎金,跟一些小名氣,你的路是自己要走,不是獎給你的。除非十個獎的評審都跟你說,你這樣做很不好,那可能可以稍微想一下是不是真的不好,但如果你想了之後,還是覺得我這樣很好,那就繼續這樣。我覺得有自信是一回事;有自知之明是另外一件事,這是創作人自己耳朵、眼睛都要打得很開。不要為了符合比賽而做改變。」尤其像是金屬樂團因為性格的關係,比較難出線,但是金屬有金屬的世界,就算這些獎不理解你們,一定有別的地方理解你們。

在音樂比賽當中,從音樂風格到表演方式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小樹堅定、眼神盼望地說,「來點有意思的!」期待能在台上看見更多小瘋子,在不為了怪而怪的情況下,為這個場景注入一點新意。

20160518_04

融入氣氛、更多層次、繼續創作

看完了小樹對於校際音樂比賽宏觀的現象觀察,今年擔任金旋獎創作組評審阿強、孟諺,捷任,其實也有不少心得以及建議想分享給參賽者。整場比賽看下來,阿強發覺女貝斯手特別多,並意外地說:「沒想到純民謠或一個人唱歌的參賽者這麼多!」與上述小樹的看法不謀而合。捷任則提到他相當喜歡參賽者以恒的表現,儘管他因為學籍不符,所以不列入評分,但也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在台上的表現特別放鬆。其中令三人印象深刻的「五人四腳」,被評為帶點邪氣、本土味,是一組台語口音非常特別的組合!

最看重參賽者哪個部分?阿強開玩笑地說「長相」,緊接著補充道,「先看你可不可以把想說的說出來,再來看創作內容,再來是詞曲。」捷任也認同:「表現出來很好,才會去看到他的詞曲表現。如果他本身有故事,內化到心裡,情緒有出來就有差。」孟諺則表示,「我會憑著樂團編制去猜測他將會是什麼曲風,然後看看在這個曲風內的東西是不是有做足,該有的要有。我覺得創作內化很好,他們會先告訴觀眾是什麼故事,然後在台上身體該怎麼呈現就是個內化的呈現。」

最後三人也給予參賽同學不同的建議。阿強認為音樂表演的每個場地、比賽的氣氛是不一樣,參賽者應該盡量融入當地氣氛、玩音樂的感覺,才可以把原本的東西表現出來。捷任提及今年的民謠組合特別多,但是歌詞寫得太長可能就會有一些問題,「大家年輕時都會有很多故事,如果弄得好,不錯,弄得不好就像流水帳。除非夠厲害,一個人就可以成功吸引我們的目光,否則可以多找一些人,呈現出更多的音樂層次。如果之後要持續做民謠的話,在音樂層次上要做更多不同的樂手或聲音的表現。」孟諺則認為比賽只是過程,無論入選與否都要繼續創作下去,「我們打的每一分都是鼓勵,比賽的流程必須要有分數的高低之分,但不代表你的音樂不好。因為有創作這件事情,能記錄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一定要一直創作下去,就算沒有進入決賽,這都是一個開始而已。」

20160518_01
晉級決賽的獨唱組參賽者姚光庭在舞台上呈現出自己的獨特風格,將五月天的〈離開地球表面〉改編成輕柔的抒情版本。
這次的重對唱組有多組都加入肢體拍手展現活力,Acapella純人聲樂團搭配BBOX的呈現也很常見,其中晉級決賽的尋人啟事人聲樂團更是曾經榮獲美國Acapella比賽冠軍的優勝隊伍,一曲「一想到你呀」讓現場的人都跟著搖擺了起來。
這次的重對唱組有多組都加入肢體拍手展現活力,Acapella 純人聲樂團搭配 BBOX 的呈現也很常見,其中晉級決賽的尋人啟事人聲樂團更是曾經榮獲美國 Acapella 比賽冠軍的優勝隊伍,一曲〈一想到你呀〉讓現場觀眾都跟著搖擺了起來。
挺進決賽的楊肅浩藉創作曲「阮的青春,汝的汗 」訴說對過世祖母的懷念,回憶的片段透過歌聲感動了在場的每個人。
挺進決賽的楊肅浩藉創作曲〈阮的青春,汝的汗〉訴說對過世祖母的懷念,回憶的片段透過歌聲感動了在場的每個人。

 

金旋獎 決賽

時間:5/22(日) 12:30 開放入場
地點:國立政治大學 藝文中心大禮堂
評審:Doris、林正如、姚可傑、陳子鴻、陳如山、薛忠銘
表演嘉賓:非常口、非人物種、麋先生、柯泯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