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c Tac 加拿大 CMW 演出行「歸國心得報告」

「過了一無所知的兩三個月吧,他們終於又有另一個人說他是表演場地的負責人,跟我們確認表演細節,我們才有『喔~真的可以去』的感覺,也是這時候才敢跟大家說我們要去加拿大表演。」

 The Tic Tac 日前順利結束加拿大 Canadian Music Week 演出行程,甫歸國隨即於粉絲專頁簡短地報告這次旅程的心得,然而遠赴直飛需十幾個小時的異鄉演出,背後或許簡單也沒那麼簡單,一起來看看 The Tic Tac 為我們帶來的「歸國心得報告」中,完整故事來龍去脈的之外,又藏有什麼難得一見的觀察體悟呢?

spillmagazine
The Tic Tac 於多倫多當地 The Spill Magazine 網站報導畫面,除此之外在以訪談影片著稱的 AMBY(A Music Blog, Yea?)網站中也有照片露出。

真的要去加拿大演出了

「由於 The Tic Tac 受到蠻多加拿大樂團影響,Feist、Broke Social Scene,更不用說 Arcade Fire,所以決定去加拿大看看,也剛好發現 CMW 在徵團,就決定報名試試看,等到他們通知的時候,都已經有點忘記。」

談到收到回覆信件的心情,主唱小茶坦承其實一開始的狀態是很懵懂的,信中除了「很高興邀請 The Tic Tac 去多倫多演出」之外,沒說明在何時、何處演出,當下真的沒有任何資訊。一直到兩三個月後,主辦單位再次聯繫確認細節,出國演出才有了真正要發生的踏實感。

Fidlar 於 2015 年在 CWM 的演出現場。CWM 是一個模式類似於 SXSW 的音樂活動。
Fidlar 於 2015 年在 CWM 的演出現場。CWM 是一個為期一週的城市音樂活動。去年由浪漫工作室和有貓音樂所合辦的潮州街音樂節也有類似的概念。圖片來源:CMW官網

CMW 更像是超大型的表演活動集合

小茶解釋, Canadian Music Week 與台灣一般理解的音樂祭其實不大相同,而是與著名的 SXSW 模式類似,期間內會有各式相關講座、影展與音樂活動一同展開,並拉到城市中各個表演場地進行,參加的人在奔走造訪不同場地的途中,還可以順便觀光、認識多倫多呢。各唱片廠牌在此時也會於不同的場館中相互較勁,積極宣傳自己的活動。與其說音樂祭,CMW 更像是一個超大型的表演活動集合,不論喜好為何,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表演、廠牌,甚至場地。

The Tic Tac 團隊於演出會場開心地合影

音樂在這個地方真的是一個產業

「The Tic Tac 這次一共有兩場演出,第一場在 Drake Hotel 場地很不錯,技術人員很 chill,但很專業,動作很快。一起表演的 Laura Stevenson 表演很棒,比起專輯或是 YouTube 的影片,張力大很多。第二間 C’est What 雖然不大但佈置的很有氛圍,而且他標榜 Wilco、Feist 都有在他那裡表演過。」

說起印象最深刻,小茶談到去租鼓的經驗,在當地一般來說器材都是要自己租的,包括音箱、鼓等器材都是。走訪樂器行,選定要租借的東西以後,店員會與你確認最後的租借程序,並且要核對身份、信用卡、保險,才能將器材借出。除此之外,小茶認為這次經歷過的場地,設備水準其實跟台灣差不多,但相關人員對於自己的器材都非常熟悉,也很清楚接下來要做什麼、可以做什麼,沒有太多多餘的動作,跟表演者的溝通也很清楚,顯得十分專業,不論場館的大小皆是如此。

「應該說,音樂在這個地方真的是一個產業,有很多穿西裝處理行政的角色,其實沒有像台灣那麼浪漫,音樂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職業。這點跟台灣很不一樣。」

The Tic Tac 於 Drake Hotel 進行演出

在專業人員的協助下 The Tic Tac 這趟加拿大行一路都十分順利得進行,加上演出的時間點不錯,結束後也順利地獲得當地媒體採訪。除了音樂內容之外,小茶回憶起記者問:「為什麼你們明明是台灣來的樂團,卻這麼像北美的樂團?」有感當地的記者其實對於台灣、中國的音樂場景十分好奇,也體認到華人文化和市場,在美加其實是越來越受到重視。

了解 The Tic Tac 加拿大行的故事後,感到台灣其實有很多優秀的獨立音樂,在音樂水平上其實是值得、也會被國際所認同讚許的,無奈在傳統主流音樂產業結構之下,即便是優秀、資深的獨立音樂人,不論在媒體、資源甚至技術上的援助,或許也不如大型唱片公司栽培的新人。希望這次 The Tic Tac 的經驗,能為台灣獨立音樂帶來更多自信,並提供同樣努力的獨立音樂人們,一個對於「舞台」、「自己的聽眾」不同的視野和想像。

13248323_10209141827766453_3343397051725293446_o
演出行程空檔 The Tic Tac 全團偷閒造訪尼加瓜拉瀑布
13246254_10209141828526472_9179566920270479324_o
The Tic Tac 於借宿的地方為即將到來的演出展開練習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