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身份 一樣的熱血-查瑪克、阿三&Eric 專訪

這兩屆來,在創造了解原住民文化契機的骨幹之下,『海邊的孩子』逐漸往「提供有才華的年輕世代一個展現平台」的方向邁進。今年也特別邀請到了身兼圖騰樂團與七字輩主唱,號稱「山上的孩子」代表的查瑪克;與擁有四分之一原住民血統,卻生長於傳統台灣家庭的阿三所領軍的新生代實力樂團阿三 & Eric 參與演出。跳脫「海邊的」孩子掛帥的印象,多元化的陣容讓早成為舒米恩樂迷間認定的年度盛事,持續注入不同過往的嶄新能量。

查瑪克 阿三&Eric
「山上的孩子代表」與「台東幽默人氣王」之間會擦出什麼火花呢?

專訪當天,查瑪克從一開始就展現了懾人的霸氣,引領全場的對談,連珠砲似的這樣來、那樣去,彷如說書般,直白坦率的搗出部落文化發展的現況,並娓娓道出自己是如何在創作中,拿捏傳統與現代音樂的平衡。而阿三在特殊的身份背景下,又是如何放下包袱,與背景驚人的團員一同在創作中走出一條幽默自信的道路呢?讓我們一起看下去吧。

本次的合作契機、當初協商狀況

查瑪克:「我們喔?其實是因為受到邀約啦,一起來參加活動這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是查瑪克的關係,所以就先約了這樣。」

查瑪克霸氣自滿的口吻,馬上引起阿三等人咯咯大笑。查瑪克隨即緩頰。

查瑪克:「沒有啦,因為其實我們自己都是台東的一家人,一起表演是一件很好的事。」

面對查瑪克突然襲來的氣勢,吹編輯一時亂了陣腳,慌忙地提出了下個問題。坐在一旁的阿三&Eric 則像尚未暖機似的,沒能抓到空隙回答。

雖然講話直白,但在針針見血的談話之中,仍不掩查瑪克對於部落發展的關心
雖然講話直白,但在針針見血的內容中,仍不掩查瑪克對於部落發展的關心

年輕一輩文化傳承與音樂創作的風氣與現況

查瑪克:「我們卡拉魯然(新園)部落的話,其實在文化恢復已經做了將近二十年,所以像是傳統的東西是一直在恢復的。然後你說像是音樂的話,是沒有人在玩的,應該就我一個。」

這時舒米恩的經紀人阿寶插話提醒,問起教會也沒有嗎?

查瑪克:「沒有⋯⋯是沒有像我這樣出來玩啊。阿我不是最近組了一個團叫七字輩,我們從國中開始一起玩,是因為之前豐年祭晚會啊,長輩從台南把朋友叫回來,誒這個怎麼會有樂器,我們就很土啊,看他們打鼓阿彈吉他幹嘛的,就開始想找他們拜師學藝,才開始接觸音樂和創作這一塊。」

那像是古調、原住民的傳統旋律,那些是長輩傳下來的吧?

查瑪克:「應該說,我們從小就這樣聽著長大吧。他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這樣唱歌啊,做家事啊、幹嘛啊,都是用唱歌去表達自己的心情。」

「只是說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年輕人比較沒有在講母語了,落差已經有點太大了,只有長輩會講,不然就是一些哥哥像是六字輩的這樣,我們七年級是全部都不會講。所以現在都在學習啊,就是盡量多留在部落啦,盡量跟老人家學習傳統的東西。」

所以不只是音樂環境,應該說成長經驗上跟一般人就很不一樣嗎?

查瑪克:「喔完全不一樣啊,對啊你看,如果我們在台北讀書的話,我們不是都會被白浪(原住民對於漢人的俗稱,源自閩南語「歹人」)欺負嗎?阿在台東讀書的話就是我們在欺負白浪啊。」

對於查瑪克的直白的發言,眾人大笑。

查瑪克:「不是那個意思啦。可是不一樣就在這邊啊, 我們在這邊就比較強啊。」

阿三&Eric
生長於傳統台灣家庭,因原住民朋友啟發音樂之路的阿三,在雙重文化影響下,音樂總帶著一股豁然爽朗的自信

阿三自身與原住民間的相處經驗,以及音樂創作的起點

阿三:「我喔,我是讀台東高中啊。高中我就是算比較不喜歡讀書,喜歡玩啊,都在後段班。後段班就是很多⋯⋯怎麼講,特別多原住民朋友,哈哈哈哈。」

大家也跟著笑了起來。

查瑪克:「你不是原住民嗎?你是吧!?長那麼像。」

阿三:「我不算啦,不過我外婆是阿美族啦。」

查瑪克:「你在外面一定講自己是原住民喔,這麼像。」

阿三:「我可能是米酒喝比較多啦,所以有一點像。就高中比較多原住民的同學,跟他們玩在一起,去他們家,不論環境或是他們的一些習慣,跟我們從小到大接觸的真的不太一樣。雖然說我的外婆是原住民,可是爸爸這邊是比較傳統的,就是比較漢人這樣。我也是到高中才比較了解原住民的文化。」

所以像是創作或是樂器彈奏上你有受到啟發嗎?

阿三:「應該說我高中的時候,剛好遇到那群朋友都很喜歡彈吉他,那個時候我也會一點吉他,剛好跟他們一起玩。印象最深是在一個午休,我們就是不喜歡睡覺的壞學生嘛,那時候教室有放一把爛爛的吉他,一位原住民的朋友他就彈,然後唱古調,然後我就 Wow!怎麼可以這麼好聽,就在一個平常的午休,平常的教室裡。這算是打開我靈感、寫歌、唱歌的原因吧。」

查瑪克在2012年發行的《古調在都會漫步》,試圖運用現代的元素,讓古調可以更容易被大眾了解。
查瑪克 2012 年發行《古調在都會漫步》,試圖運用現代的元素,讓古調更容易為大眾了解

流行與傳統元素的平衡 / 是否受到原住民文化影響

查瑪克:「像我在 2012 年出了一張自己的專輯,叫《古調在都會漫步》。第一個用意就是想把古調跟現在的音樂型態結合,讓更多人可以藉由這樣的方式,更容易親近古調這樣。因為不見得古調就是要很嚴肅、很像唸經。」

「做這樣的嘗試剛開始我也很害怕,覺得我會被罵死,可是如果不做的話,也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一個東西出來。所以基本上我還是比較偏向於用母語去創作啦,就是希望讓大家容易了解古調,了解我們在唱的東西。」

阿三你也有四分之一的血統,那原住民的文化對你有什麼樣的影響?

阿三:「因為我大概高中大學學吉他的時候,剛開始一定是民謠,我就開始聽原住民的東西,也才可以跟原住民同學一起聊這些東西,問是什麼意思,瞭解其中的意義。那個時候有出一張 CD 可以聽,叫作《美麗心民謠》。」

查瑪克:「其實前輩就有在做這樣紀錄的事情,早期的時候像角頭出的《AM到天亮》,你可以查一下。」

坐在阿三旁的 Eric 主動希望說明了對阿三創作的感想。

Eric:「我覺得阿三其實個人風格蠻強烈的,因為阿三是在台東環境下成長的一個孩子,他是漢人,但也有接觸到原住民的文化,所以他的步調跟台北很不一樣。然後我們的音樂都會帶有一種很奇怪的台東調調,因為我是台北人,所以對這份影響會比較有感受。」

這時我們注意到其中一位團員一直沒有機會說話,就直接詢問起他的名字。

Vincent:「我是&。」(註:阿三 “&” Eric)

所有人同聲大笑。

Vincent:「我是台東人,跟阿三是國小同學。我不是原住民,但是很想要接觸原住民的文化,自己的專業是音樂,剛好可以藉這個管道去了解。」

1999 年由角頭發行的「am到天亮」,標榜紀錄原住民與現代都市、文明的互動心路歷程。
1999 年由角頭發行的「am到天亮」,標榜紀錄原住民與現代都市、文明的互動心路歷程。

這次活動的演出安排,合作內容

查瑪克:「這一次喔,我蠻想合作的啦,這之前我有跟寶哥講過,看怎麼搭配這樣,可以講嗎這個?」

阿寶回說當然可以啊,眾人又笑了起來。

查瑪克:「可以就是譬如說搭配古調啊,我覺得蠻好的。因為你們的歌應該很少原住民的東西吧?我覺得可以來試一下來合作,結合這樣。」

阿三:「我覺得我們還是會做我們自己吧,像我們是一個正面能量的團,應該會在歌裡面講一些搞笑的話,很綜藝之類的東西吧,哈哈哈⋯⋯」

在愉快的氣氛下,大家跟著阿三莫名笑了起來。

訪談最後,編輯與查瑪克跟阿三&Eric 聊起近期的個人計畫,查瑪克透露圖騰樂團目前其實正在籌備新的作品;另外今年也是一樣會舉辦圖騰的招牌活動「拖鞋趴」。阿三則說雖然自己和團員們一直有在創作和討論正經的事情,只是執行力仍有待加強啊,不過也承諾樂迷將會在海邊的孩子當天演出最新的創作歌曲喔。

離開之前,查瑪克抓著空擋的時間和我討論起七字輩的發展情況,展現出了霸氣表象下意外的細膩心思,也讓我感受到,其實不論是山上的孩子、海邊的孩子,或是都市的孩子,在面對音樂時展現出的熱情,那份令人動容的本質都是一樣的啊。

2016海邊的孩子演唱會

日期:2016.5.15(日)
時間:13:00 開始
地點:離線咖啡 Offline Cafe(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演出陣容:Suming 舒米恩、吳元楷、Nawan 阿修、Shan Hay 高偉勛、Zamake 查瑪克、阿三 & Eric
購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sumingstudio/event-post/18042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