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滿酒瓶扔上台!濁團希望農友適可而止

讓廣大農友「盡情射出、身心解放」的濁水溪公社,不但有著高水平的現場功力,面對每次演出排山倒海的垃圾攻擊,成員更有著超常的高 EQ。但最近卻發生有觀眾將沒喝完的啤酒鋁罐飛上台,朝著貝斯手江大、鼓手阿牛的頭部而去,讓他們開始覺得樂迷有點太超過了。

就像看閃靈不免冥紙漫天飛舞,團齡同樣超過二十年的濁水溪公社,在演出時,樂迷向台上丟擲各種垃圾已是長年必備橋段;過去是因為濁團演出時,主唱小柯各種「垃圾話」,招致樂迷(俗稱「農友」)以「真垃圾」回應,不論是摺紙手裏劍、捲筒衛生紙、紙屑傳單、衛生紙坨,直到後來陸續出現空保特瓶、空鋁罐、保險套氣球,或是這次大港開唱的「黃安」,都讓現場演出增加更多樂趣和不可預期的發展,濁水溪公社亦十分樂於跟台下分享丟上台的各種「創意」。

然而正常能量釋放的爽快其實與危險只有一線之隔。近期濁水溪的現場出現沒吃完的便當、烤肉鐵網、沒喝完的玻璃酒瓶、鋁罐飲料,有樂迷甚至將現場垃圾桶內的整包垃圾投擲上台,先前「搖滾辦桌」演出後甚至滿地飯菜;因此,上個月底舉辦的大港開唱,濁團演出的舞台,主辦單位特別檢查樂迷的包包,限制具危險性、不合理的物品攜帶入場;至此之前,也都未曾見到團員主動針對丟垃圾行為有所反應。

直到上週,為紀念台獨運動家鄭南榕逝世,於台南所舉辦的言論自由日暨紀念活動「傲!少年 — 年輕世代的反抗哲學」,農友的舉動真的讓團員們忍不住了。

槍林彈雨。(Photo by 林大鈞)
槍林彈雨,地面能見到大量液體潑灑留下的痕跡。(Photo by 林大鈞)

江大表演結束後立馬在臉書開砲:「幹一直瞄準頭往死裏打,你們到底是來幹嘛的?」在一旁的董事長樂團金剛更清楚看到鋁罐啤酒伴隨著酒水飛濺上台,大怒「萬一弄壞效果器是誰要負責?」鍵盤手蛋也以自己個人立場,分享從台上看這樣的表演過程;雖然很過癮,但將含有液體的物件往台上丟實在不妥,不論是不小心還是刻意瞄準都是危險的行為,若液體讓麥克風、監聽與音響、樂器受到毀損該如何究責與賠償?

蛋_濁水溪
參演的鍵盤手蛋跨出樂團成員身份,單以個人立場來思考樂迷投擲物品的現象;他認為雖然參與感很爽,但如果是投擲可能噴出大量液體的物品,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就跟「衝撞」一樣,渲染十足的舞台互動方式都具有危險性,各種油膩、尖銳或具有污損力的垃圾,不但影響到表演者安全,有損壞器材之虞,更可能危害到在舞台前方的工作人員或樂迷,濁團經典的紀錄片《爛頭殼》中已有意外讓觀眾受傷見血的先例;站在舞台前方的工作人員、搖滾區農友更時常遭到各種垃圾洗禮,潛在危機讓靈魂人物小柯早在先前接受訪時表示,希望樂迷應研發更具創意的互動方式,不要一直用這個老招;小柯也曾因為多次在現場演出時被砸到手、樂器、身體,當場向樂迷大呼「丟小力一點」。

此番討論也讓音樂季主辦人老諾、潘宏大、覺醒音樂祭、內地搖滾、巨獸搖滾等單位分享與聲援,皆認為樂迷在參與演出爽快之餘,應捏好分寸,不論是對台上的表演者或是器材,都應該更加注意手上即將丟出的物品,是否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結果。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