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們都這樣玩春吶!

台灣歷史最悠久的音樂祭「春天吶喊」即將在本周末於墾丁鵝鑾鼻公園登場,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瞧瞧八十八顆芭樂籽放客兄弟煙圈B.B.彈董事長樂團夾子電動大樂隊小應都是怎麼玩春吶吧!

煙2

「除了交通方式和住宿地點之外,請完全不要做任何規劃」八十八顆芭樂籽一句話說完參加春吶的重點,煙圈、B.B.彈也呼應道「吃睡都在會場裡,毋須規劃。」  (註)、董事長更是建議來春吶不要睡飯店,最好帶著睡袋來搭帳篷。

(註:今年春吶的露營範圍改到「清涼露營區」(距離鵝鑾鼻公園入口大停車場出去約 850 公尺)更多詳情請洽 春天吶喊官方網站

BB

會場豐富的活動,足以充實每一天的生活。「來春呐就是要欣賞台灣獨立樂團,所以是一件很累的旅程,先不要去逛墾丁其他地方,因為絕對不夠時間,而且以後一定還有機會來。想要節省一點,可以買連票加上音帝大地的戀愛巴士加住宿。因為是群體,不但節省,節目單還可互相討論,彼此交流看團經驗,與這些人接觸,真正能學到搖滾知識,說不定能交到戀愛對象,非常棒。」夾子小應說。放客兄弟這次將和日本團 Digda 一起從鐵花村巡演到山羊飯館,行程滿檔,他們也強調,「不要被侷限在一個框框內,就是最好的行程」。

董

不刻意安排會場內的行程,但是樂團們來到春吶還是有幾件必做的事情,夾子小應提到他特別期待樂團表演節目之外的小組演奏活動,以及實驗電子音樂影像的作品欣賞。放客兄弟大麵則會藉此機會欣賞還沒有看過,相對陌生的樂團,藉此認識新的、厲害的樂團。八十八顆芭樂籽則透露他們會去恆春某店家吃他們的滷豬腳,無論是會場內外,都值得大家來探索。

882

 

【快問快答】

Q:今年必看誰的表演?

八十八顆芭樂籽:八十八顆芭樂籽

煙圈:去那邊就知道了

B.B.彈:B.B.彈、Violet Lens、奮樂團、二手菸、五五身、點二二、百合花、達卡鬧、八十八顆芭樂籽

董事長:董事長樂團(因為還不知要唱什麼?)

夾子小應:放客兄弟

放客兄弟:
大麵:「Digda」:這日本團已經第三次來春吶,她們什麼音樂都會玩,所以沒有一個人能不喜歡!
「末日之猩」:演出超帥很有活力!
「Nawan」:專輯有很新鮮的感覺,很期待看表演
「凍頂樂團」:最好笑的。無敵!
還有很多……但是自己先安排去看的樂團跟事實上真的會看到的演出平常差很多

櫻木:煙圈

捲毛:我每年幾乎都在神遊,比較不會設定一定要看誰,這樣才有驚奇。真的要說的話,應該會是凍頂

香蕉:凍頂樂團

夾2

Q:看過最印象深刻的演出?

八十八顆芭樂籽:2002 年的交工樂隊

煙圈:約莫 2001 年左右(你沒看錯)「波西米亞」 ,他們每一次表演都是現場 Jam,無法言喻,那時只有讚嘆

B.B.彈:有一年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還在當兵,他在台上不停做伏地挺身猛操自己,一直有莫名其妙的人上台拿樂手的樂器亂彈

董事長:有個日本團全裸演出……

夾子小應:夾子的演出……

放客兄弟:
大麵:放客兄弟。是我第二次,跟最後一次看到放客兄弟表演。當時就 100% 確定我會想辦法加入這個團
櫻木:沒啥印象
捲毛:基本上我都有點失憶了
香蕉:就是台上有人邊彈貝斯邊被脫光光演出(Blow:想這位貝斯手是誰嗎?往下看就知道了!)

放客

Q:今年準備什麼特別的演出?

八十八顆芭樂籽:我應該會準備一支威士忌、一支紅酒

煙圈:會有新的歌曲(春吶版)

B.B.彈:有新歌會在春天吶喊第一次演出

放客兄弟:
大麵:秘密
櫻木:絕對不再脫褲子
捲毛:如果到時能正常演出的話,應該會有一些小驚喜在我們的音樂裡。這陣子都沒看過我們演出的朋友,應該也會覺得我們有寫新歌還蠻特別的
香蕉:因為有經歷過團員的汰換,所以歌曲上會有一些小變動,但會給大家一個不同於以往放客兄弟的感覺

 

獨家加碼:我在春吶做過最 ㄎㄧㄤ 的事情

206501_215337521815081_3439223_n
八十八顆芭樂籽:三小時喝掉兩瓶 88 坑道
煙圈:有次春吶表演前嘟嘟很認真仔細地調 tone,Tony(猴子飛行員)也在旁邊一直幫忙聽聲音,他們一直在轉旋鈕之類的搞很久。表演唱完時,嘟轉頭跟我說,「 ㄟ,我剛整場都沒彈到貝斯耶」風塵僕僕扛貝斯到墾丁,結果沒彈。
煙圈:有次春吶表演前嘟嘟很認真仔細地調 tone,Tony (猴子飛行員)也在旁邊一直幫忙聽聲音,他們一直在轉旋鈕之類的搞很久。表演唱完時,嘟轉頭跟我說,「 ㄟ,我剛整場都沒彈到貝斯耶!」風塵僕僕扛貝斯到墾丁,結果沒彈。
988512_10152865301099065_5614883135473556089_n
B.B.彈:有人跌倒流血以後拿啤酒洗傷口結果沒有比較好,有另一個人說可能要用烈酒吧,拿威士忌倒傷口,受傷的人還說「真的耶~好多了」。
董事長:全團喝掛,睡在沙灘上。
董事長:全團喝掛,睡在沙灘上。
夾子小應:喝到忘了做什麼事的那件事
夾子小應:喝到忘了做什麼事的那件事
放客兄弟: 大麵:這個是我們團長負責。我很乖 櫻木:隨時會在草地上睡著 捲毛:我都很正常......好吧,我忘了。 香蕉:我超級正常 只是常要顧酒鬼罷了.....
放客兄弟:
大麵:這個是我們團長負責。我很乖
櫻木:隨時會在草地上睡著
捲毛:我都很正常……好吧,我忘了。
香蕉:我超級正常 只是常要顧酒鬼罷了…..

作者

Shock Lin

Shock Lin

用文字替音樂記憶,以攝影凝結時間,我想要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獨立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