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好聽的台語歌!陳建瑋《古倫美亞》展野心

去年十二月,聽說陳建瑋即將推出新專輯《古倫美亞》。出自對《30 出頭》的驚艷,還沒聽過一首歌,就迫不及待想要買來收藏。原本預計 12 月 28 日發行,卻不知怎地延宕多時,直到 2015 年最後一天,終於在唱片行正式上架。陳建瑋十年磨一劍,首張專輯《30 出頭》果真讓他在金曲獎上一戰成名,抱走最佳台語專輯、台語男歌手。對於陳建瑋「慢工出細活」的實力,師父謝銘祐(同為金曲獎台語專輯、台語男歌手雙料得主)曾開玩笑道:「看到很有功力的人卻一直不出招,能怎麼辦,只能打他、激他。」

陳建瑋從小就對音樂懷抱夢想。高中畢業後,他不顧家人反對,北上逐夢。白天是唱片公司助理,晚上是夜間部學生。2005 年,陳建瑋一度有機會發片,卻因唱片公司計畫生變,與歌手夢想擦身而過。如同出道作品〈台北哪會攏嘸人〉唱道:「無人欲留落來,逐家攏飛向西。」當時實體 CD 銷量逐年下降,不少唱片公司面臨改組,許多同業「西進」到大陸尋求發展,陳建瑋卻選擇留在台北/台灣。寧可放棄繼承家庭事業,也要留在唱片圈,守住年輕時的夢想。

圖一:陳建瑋在去年底推出第二張專輯《古倫美亞》。
陳建瑋在去年底推出第二張專輯《古倫美亞》。
圖二:陳建瑋與師父謝銘祐(圖左)同為金曲歌王。
陳建瑋與師父謝銘祐(圖左)同為金曲歌王。

 

以台灣首家唱片公司為名 向流行音樂史致敬

過去十年,陳建瑋沉潛幕後,為歌手製作專輯、替廣告打造配樂。功力深厚的他,決定開始張羅個人專輯那一刻,心中只有一個信念:「我要唱台語歌」。陳建瑋自幼耳濡目染,跟著阿公聽文夏、聽阿爸唱江蕙、洪一峰,血液裡都是閩南語歌曲的時代故事。不同於《30 出頭》有著尖銳批判,《古倫美亞》十首歌曲滿滿都是愛。這次,陳建瑋追本溯源,以日治時期第一家製造、發行黑膠的唱片公司為題,回顧了台灣流行音樂史上曾經成功運用的曲式(民謠、鄉村、迪斯可、靈魂樂、節奏藍調)。藉著不同元素(摩城、饒舌、舞曲)的融合處理,唱出對長輩的愛、對妻小的愛、對台語歌的愛。

《古倫美亞》的開場曲〈勸世歌〉源自台灣早期的民間說唱音樂。通常由賣唱藝人以月琴自彈自唱,歌詞以勸人向善為主。陳建瑋透過改編,祈望在小小島嶼上,台灣人民能不分你我、彼此合作,迎接更美好的未來。〈勸世歌〉令人聯想到美國的藍調音樂─同樣抒發著情緒,同樣是源自生活的肺腑之歌。乘著陳建瑋的音樂時光機,《古倫美亞》停留在 30 年代。接續而來的〈透早就出門〉,取樣自作詞家陳達儒於民國37年發表的台灣民謠〈農村曲〉,訴說著早期農業社會,辛苦卻知足的恬淡生活。

圖三:陳建瑋透過新作《古倫美亞》向台灣早期唱片時代致敬。
陳建瑋透過新作《古倫美亞》向台灣早期唱片時代致敬。

 

中西音樂養成創作背景 廣結人緣邀集各路好漢

小時候,陳建瑋跟著長輩聽台語歌;青春期後,他開始接觸西方流行樂。於是在新專輯裡,他選擇向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和娃娃臉〈Babyface〉兩位天王致敬。〈Would you be my girl〉以 80 年代麥可傑克森作品中常見的 Disco/Soul 為基底,找來饒舌歌手大支幫腔,宛如美式拿鐵碰上台味啤酒,滋味相當特別。〈傷心的我 傷心的歌〉以濃烈的 R&B 曲風佐上煽情的口白,堪稱是專輯中的 K 歌代表。不禁讓人想起娃娃臉在 90 年代替不少男子團體量身打造的暢銷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曲子的開頭:「山盟海誓…」與江蕙〈酒後的心聲〉如出一轍,無疑也是陳建瑋對這位國寶級歌后的另類致敬。

2014 年,陳建瑋從江蕙手中接過金曲獎,開啟兩人的友誼。江蕙鼓勵他用創作為社會帶來正面能量,遂發展成為新專輯概念。《古倫美亞》發行後,江蕙更在臉書上專文推薦,公開稱讚他:「新人能做出這樣的專輯,真是讓人佩服啊!」陳建瑋不僅作品好,人脈也夠廣。他還在專輯中請來江蕙演唱會固定嘉賓──浩角翔起擔任〈啊嗚〉饒舌橋段演唱。兩人喜感、「戲感」兼具,替這首充滿放克味道的歌曲,帶來了畫龍點睛效果。

圖四:陳建瑋在第25屆金曲獎上一鳴驚人,從江蕙(圖左)手中領過最佳台語專輯獎。
陳建瑋在第 25 屆金曲獎上一鳴驚人,從江蕙(圖左)手中領過最佳台語專輯獎。

 

 

時而動感時而感性 十八般武藝兼容並蓄

陳建瑋的現場演出跟浩角翔起一樣充滿「笑」果。不輕易展示的「戲劇魂」,在新專輯中似乎能略見端倪。〈牛郎〉神秘詭譎的編曲,好比一齣華麗舞台劇。從低沉到高亢、從呢喃到嘶吼,陳建瑋變換自如的唱腔,讓人見識到金曲歌王「唱什麼像什麼」的實力。無獨有偶,〈我愛你〉中結合源自阿爾卑斯山的 Yodelling 唱法,也不是一般人能夠駕馭。這首曲子與〈水某〉同為陳建瑋獻給愛妻黃舒蔓的情歌。兩人不僅是終身伴侶,更是工作夥伴。《古倫美亞》的服裝造型,皆由黃舒蔓一手包辦。

圖五:陳建瑋去年底完婚,新專輯服裝造型交由老婆黃舒蔓(圖右)一手打造。
陳建瑋去年底完婚,新專輯服裝造型交由老婆黃舒蔓(圖右)一手打造。

陳建瑋去年底完成終身大事,更為新專輯忙得不可開交,平時和老婆幾乎沒空「做人」。他在新專輯裡寫了一首〈歡迎光臨〉,獻給兩人未來的孩子。由師父謝銘祐譜寫的歌詞,揭示了一個父親迎接新生命的惶恐與期待,以吉他、手風琴做為襯底,不瘟不火剛剛好。謝銘祐這次為愛徒貢獻了兩首創作,另一首〈生份的情歌〉背景源自陳建瑋的阿公阿嬤。陳建瑋的阿公過世後,阿嬤記憶力持續衰退。某一天,阿嬤在廣播裡聽到一首歌,卻憶起那是她從前最喜歡的歌。有感於阿嬤和阿公的青春回憶,陳建瑋每每唱起這首歌,情緒都無法自己。

 

致力推廣母語文化 讓台語歌登上世界舞台

伴隨著〈生份的情歌〉營造出的感性氛圍,《古倫美亞》以〈黑鳥〉做為壓軸,將情緒推至最高點。陳建瑋像個勇士般,堅定地唱著:「若是全世界的人攏唱咱的歌,黑人白人攏知咱的文化,我不管路有多難走,我的膽是鐵打。」隨著歌曲鋪陳,他愈唱愈高、愈唱愈猛,曲末一聲嘶吼,震撼力十足。〈黑鳥〉創作靈感源自披頭四(The Beatles)名曲〈Blackbird〉。披頭四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在 1968 年受到美國黑人人權運動啟發寫了〈Blackbird〉。陳建瑋的〈黑鳥〉唱出台灣人嚮往自由,同時也許下自我承諾,有朝一日將母語(閩南語)推上更高的舞臺,爭取台灣的國際能見度。

《古倫美亞》頭尾呼應,〈勸世歌〉點出台灣外交趨於弱勢,國人努力爭取認同,〈黑鳥〉不畏前方路途艱難,以發揚母語文化為己任,全曲如同驚濤駭浪般,激起無限漣漪。台灣是個多元社會,在國民政府國語運動推行以前,閩南語是台灣的本土語言。曾幾何時,年輕的一輩不說閩南語,不喜歡聽台語歌。台語歌曲在他們心目中是俗氣、落伍的。如果你對台語歌曲曾經抱持懷疑,如果你願意相信五月天、滅火器玖壹壹,請你也給陳建瑋一次機會,你會在《古倫美亞》發現,這些年,台灣最厲害的母語創作。

圖六:陳建瑋新專輯拼貼新舊元素,成果令人驚艷。
陳建瑋新專輯拼貼新舊元素,成果令人驚艷。

 

文/Angus Lee(李權哲)

學生電台DJ,唱片公司宣傳,私立大學公關。七年級生的音樂聽寫練習。
學生電台 DJ,唱片公司宣傳,私立大學公關。七年級生的音樂聽寫練習。

 

標籤 陳建瑋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