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與欺騙中尋找真理 ─ 烏鴉航班《The Truth?》

《The Truth?》
《The Truth?》

當你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去懷疑、思考的機會就越多,不公平的事情就容易會被質疑,所以看到這些事情就容易感到不悅,這些也變成創作的來源。

關於 Flight Of The Raven 烏鴉航班 x 《The Truth?》 

主唱:Punch
吉他手:Han
鼓手:Jesse

 

Q:請用 15 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Punch:試著去探索真相。
Han:人類社會裡很多看似理所當然的規則都是有心人所制定的,不一定是事實,所以一定要獨立思考,眼見為憑。
Jesse:對所有事物都該保有懷疑和客觀判斷的原則。

 

Q: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Punch:都還好,沒特別的。
Han:沒有特別印象深刻或有趣的事。
Jesse:去麗風錄音室一天錄完五首歌的鼓,回到工作室整理完器材已虛脫!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如果可以也請分享設計者讓大家認識)

Punch:這次包裝設計主要跟著「The Truth?」這個核心,目的是希望大家去找尋真理,試著去思考很多看似美好的事情,但其背後常隱藏著另一個目的但很多卻不一定是對的,如同被糖衣包覆的謊言。這就是為何「The Truth」後面總會加註問號,要提醒大家去思考事情的另一面。而封面用美鈔的原因,主要是美金是世界通用的幣值,金錢的誘惑總讓人容易腐化,所以挖掘金錢的背後才能找到最終的真理。這張 EP 涵蓋的層面比較廣,但主要還是描述在現代社會中,快速變化的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生命的冷漠工業化所產出的必要之惡,以及沒有勇敢去正視延伸出的問題,而權利只被極少部份的人掌控,普羅大眾只能默默承受,其實很不合理。(包裝設計由主唱 Punch 所設計)

 

Q: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

Punch:〈Never Surrender〉 送給追求正義的勇者。

Han:〈The Truth?〉送給每一個覺得自己被生活所逼,就算被老板(或體制)壓榨也不敢放手一搏的人。很多生存的潛規則是他們設定來控制你、要你乖乖被他們奴役的,現代社會爭口飯吃沒那麼困難到需要處處委屈求全,活下去並不需要那麼多的物質需求。你的物慾是他們用來控制你的陷阱,你只能活一次,所以該放手一搏追求你想要的。

Jesse:〈迫害者〉送給那些殘害動物的人,還有愛護動物的人。有人聽了該慚愧,有人聽了該感到暢快!

 

Q: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Punch:〈Light Up The Darkness〉 因為是能讓整團中最流暢的一首歌,讓每個配置都有很平衡的感覺。

Han:〈Light Up The Darkness〉 原因是歌詞加上中段的演說取樣元素(取自 1940 年的卓別林電影 《大獨裁者》),有充分表達了我想傳達的獨立思考精神。

Jesse:〈Never Surrender〉 鼓組編曲很爽快。

 

 

Q: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你們的憤怒與控訴主要是怎麼來的?

Punch:生活在網路化的世代中,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資訊不斷更新,同時也有許多以前不知道的真相,慢慢地由某些族群去研究、探討,所以當你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去懷疑、思考的機會就越多,不公平的事情就容易會被質疑,所以看到這些事情就容易感到不悅。這些也變成創作的來源。

Han:時代精神運動 the zeitgeist movement 給了我許多思想啓發,因為我們喜歡搖滾樂,所以用憤怒的方式來控訴。但不一定要憤怒才可以傳達理念,任何方式都可以。

Jesse:有用心過生活的人才會對周遭環境有感覺。

 

Q: 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Punch:大多是處理影像、設計包裝、寫詞。本身在從事影像工作,理所當然這工作就必須我來擔任。加上這是個影像化的時代,對於樂團的包裝,視覺影像類是不可或缺的;而寫詞這工作,因為是擔任主唱,寫詞也是理所當然。

Han:我在音樂中負責作曲架構的部分,在樂團裡負責製作人的角色,讓每一個團員的創作想法都能融合發揮。

Jesse:我在樂團裡是擔任鼓手的角色。對內,統整團務、規劃練習時間、規劃樂團行程進度;對外,擔任樂團的發言人。

 

Q:這次發行的意義在於?希望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還想改善的地方?

Punch:沒特別計畫、想過。

Han:發行的意義是希望做出一張真正理念誠實、音樂精緻的作品。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讓自己問心無愧,這樣我覺得就已經突破了。還想改善的地方未來一定會有,但這階段的我們還沒有辦法發現。

Jesse:發行的意義在於希望有一個很好的開始,雖然也知道現在的實體唱片銷售狀況,不過這就是一種態度。把眼前的每一步都走穩,走正,就會慢慢的跟理想中的狀況接近。

 

Q:三人編制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嗎?是否還想增加什麼樂器或器材?    

Han: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因為不想被現場演出的人數編制限制了音樂上的創作,少即是多,任何樂器跟器材都會按需求增加,無固定編制。

 

Q: 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呢?

Punch:樂團越來越多,很棒!期望樂團場景能更成熟,大家能習慣付費看表演。

Han:音樂生態是跟著人類需求走,所以台灣會有的生態困境基本上全世界都一樣。希望樂團朋友們在還沒有商業包袱的獨立時期,可以創作出更多具獨特色彩、不自我設限、具有存在感的音樂,關於台灣音樂祭我認為以現階段的音樂風氣已經夠好了。

Jesse:台灣的音樂生態已經逐年在進步了,看到越來越多集結世界各國樂團的音樂季不斷舉辦,也讓更多台灣人看到,進而有機會體驗國外樂團的不同,很棒!但是大家要有尊重著作權以及付費的觀念!別嘴裡愛音樂,卻不願意用行動支持!那只會讓大環境走回頭路。

 

Q: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什麼連結嗎?

Punch:在這網路世代,地球村的概念越來越明確,對於在地化和國際化的差異不會像以前這麼大,如果硬要說,我覺得是加入一些鮮明的在地音樂元素,讓一般人聽起來比較特別。我們的音樂主要都是針對生活中所看到的現實問題,不管台灣或是其他國家,很多問題都是大同小異,只要多去思考就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Han:所有「國際」作品都是由「在地」出發,在創作上我並不認為有分別。但在有歌詞的作品裡,不可否認在地語言會影響傳達範圍。在台灣我們講中文與英文,比起很多語系國家我們是超國際的環境,我比較在乎的是品質有沒有國際化。每個音樂一定跟自己出生長大的土地有連結,只是看創作者想不想特別強調出來,我們目前並沒有。

Jesse:我們討論的問題面相很廣,基本上這是全人類都應該重視的議題,只是同一個議題放在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的範例而已。

 

Q:接下來有沒有相關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是?

Punch:詳情請上官方臉書。
Han:這部分由鼓手 Jesse 統一回答。
Jesse:我們計畫在二月底會找幾個友好團,認真辦一場好表演!

 

Q: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Punch:天冷了記得穿些衣服。
Han:誠實面對自己,沈穩地慢慢往前走。
Jesse:互相體諒。

 

Q:請用一句話推薦自己的音樂!

Punch:討厭情歌的人歡迎來聽看看。
Han:言之有物態度誠實的搖滾樂。
Jesse:追求付出不在乎收益的 EP。

 

 

【快問快答】

Q:如果可以跟一個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Punch:還沒生病(死掉)的賈伯斯。
Han:沒有想過。
Jesse:希望能跟我的愛團「KORN」的鼓手 Ray Luzier 交換一天,讓我去幫 KORN 打一場專場演唱會。

 

Q:如果你們的音樂是武器,你覺得會是什麼?

Punch:只裝一顆子彈的左輪手槍。
Han:日本武士切腹用的小刀。
Jesse:奪魂鋸中的腳踏車小人。

 

Q: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Punch:些許的成就感和興趣。
Han:自我肯定的成就感。
Jesse:如果真心的喜歡音樂,為什麼需要靠能得到什麼來維持這個熱情?

 

Q: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Punch:調劑生活。
Han:工作兼娛樂。
Jesse:除了家人,就是音樂。

 

Q: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Punch:只要有人在現場可以從頭到尾跟著唱就很夠了。
Han:有存在價值的音樂。
Jesse:不斷地挑戰自己的極限。

 

Q: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Punch:沒有特別規劃。
Han:生活瑣事以外的時間都脫離不了音樂工作。
Jesse:我的職業是一個專業的全職樂手,所以應該要學習如何分配工作與休息的時間(這個部分還在調整)。

 

Q:可以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Punch:河童 core。
Han:沙士與各種帥。
Jesse:鬆獅犬好養嗎?

 

Q: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Punch:If you stand for nothing you’ll fall for anything(其實一直都喜歡)
Han:擁有越多包袱越多。
Jesse:No pain, no gain.

 

Q: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Punch:完全活在自己世界的人。
Han:羅大佑,因為想翻唱他的〈亞細亞的孤兒〉。
Jesse:已經過世的奶奶。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Punch:陳雷〈Never Surrender〉
Han:黃安〈The Truth?〉
Jesse:蕭敬騰〈Never Surrender〉

 

Q: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Han:與羅大佑一起演出。與台灣所有認真的錄音師製作人一起錄製專輯。

 

Q: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Punch:Fight Club. 一群臭男生大亂鬥的感覺,蠻適合的。
Han:V怪客。關於獨立思考與反抗。
Jesse:〈迫害者〉這首歌部分段落其實就是電影「青田街一號」預告的配樂。

〈Never Surrender〉 很適合當一個戰爭電影的主題曲。例如:紅翼行動英勇行動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Punch:Enter Shikari 的 The Mindsweep. 也是把這個世代碰到的事情表達出來,很貼近現實。
Han:滅火器 2016 新專輯。成熟真誠的搖滾樂。
Jesse:我們的這一張 EP《The Truth?》。只有我們知道我們的投入!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Punch:Enter Shikari.音樂厲害,樂團辨識度很高,也不浮誇做作。
Han:看見鯨魚的眼睛。對於自我音樂美學的堅持。
Jesse:The Devil Wears Prada.樂團辨識度高,以 Metal core 來說,他們算是非常有特色而且很耐聽。

 

Q: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Punch:太多了。
Han:Incubus 樂團的吉他手影響我對於吉他的思維。
Jesse:前衛大師 Virgil Donati. 因為他永遠在進步,這才是鼓手的本質及本份。

 

Q: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Punch:沒特別想過。
Han:肯花時間評論就是有存在感的專輯,無論是夠好或夠爛。
Jesse:我們永遠無法控制別人怎麼看待我們。

 

Q: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Punch:Foo Fighters 的任何一場演唱會。
Han:Summer Sonic。
Jesse:Summer Sonic。

 

Q: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Punch:收集公仔、玩具。
Han:自己買菜自己煮飯餵飽自己。
Jesse:喜歡帶著狗兒子王國強到處去玩。

 

Q: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Punch:日文。去日本玩很方便。
Han:鋼琴。可以獨立完整呈現音樂想法。
Jesse:想多學習有關於鼓組錄音這部分的事情,因為這跟我的工作息息相關。

標籤 烏鴉航班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