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雷鬼、西非音樂與國台語創作 ─ 嬉班子樂團《那些非洲人教我的事》

《那些非洲人教我的事》
《那些非洲人教我的事》

十年有成,這是台灣第一張以西非音樂為基底,揉合本土國台語創作的概念專輯。除了兩首以曼丁語言唱的非洲樂曲,團長江鳥更以國台語重新編製西非傳統歌謠與全新詞曲創作,更具流暢性的旋律,呈現融合部落打擊與民謠風,賦予非洲音樂新面貌。

關於 嬉班子樂團  x 《那些非洲人教我的事》

Q:請用 15 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江鳥:融合西非與雷鬼曲風的台灣創作專輯。

 

Q: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江鳥:〈作食人〉這首歌前面引言是我新港阿嬤清唱的,這首歌曲唱的就是從阿嬤身上感受到的傳統農家吃苦樂天態度。阿嬤一隻眼睛瞎了,腰桿子打不直,腳膝蓋打鋼釘,八十幾歲年紀卻堅持每天煮飯給全家吃。阿嬤喜歡唱歌,會拿著我們早就淘汰不用的卡帶,錄下喜歡的台語歌,在忙完家裡大小事情後坐在她專屬的椅子上,放著卡帶,湊在已經重聽耳朵旁跟著唱,要把歌詞背起來,如果聽得不是很清楚,還會抓家裡的人來問歌詞在唱什麼。錄音當天本來製作人只要錄一首,老人家一開心覺得有人拿器材感覺自己是歌星,於是就一連唱了四五首。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江鳥:為我們視覺操刀的是台灣知名的印花設計師 Eszter Chen,針對我們豐富的非音樂與色彩作設計,大家喜歡可以搜尋喔!

 

Q: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江鳥:專輯中第九首歌〈流浪〉,送給在工作、家庭與生活當中努力打拼的朋友,希望可以隨著「流浪」的音符,跟著嬉班子作一次短短心靈旅行。

Q: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江鳥:我最喜歡的歌曲是專輯第三首〈出力歌〉,這首歌主要描繪農人賣力耕作的狀態。他們是台灣土地上最重要的勞動者,但是現在的音樂界卻甚少紀錄,嬉班子成員皆來自雲嘉南平原,藉由這首歌表達對農夫的感佩。〈出力歌〉除了非常熱血的強力西非節奏和饒舌外,音樂製作上更加入了電吉他和大鼓重擊,風格上多了廟會精神,成為非常台灣在地的台式搖滾歌曲。

 

Q:是什麼動機讓你們選擇了非洲音樂來創作?在推廣的過程中有什麼困難或美好的事情?

江鳥:其實嬉班子從十年前創團開始,就是走非洲部落鼓舞演出形式,衷於非洲風味呈現、唱的也是非洲當地樂曲、舞台上打打跳跳本來就是我們所擅長。觀眾透過我們的演出了解非洲藝術文化的美好,也給予嬉班子非常高的評價。

但是這些年演出下來逐漸浮現一個問題:不管舞台上怎麼賣力怎麼揮汗,跟台下觀眾始終還是有些距離。細究原因是非洲歌雖然有很好的文化意涵,因為語言問題台下觀眾難有共鳴,非洲鼓舞雖然熱鬧卻沒有太多層次。於是在 2011 年底,我決定讓嬉班子從非洲鼓舞團轉型成為一個跟台灣有所連結的創作樂團。

這些年我自己一直有在寫歌,紀錄生活中的故事,而非洲音樂在當地正也是記錄生活的呈現方式之一,所以能夠將不同國度、不同文化圈卻擁有類似的價值觀(例如分享的精神、濃厚人情味等等)用音樂來作連結,成為嬉班子非常有意義且富挑戰性的嘗試。我們花了將近四年的時間將創作與音樂演奏結合,發展成為非常特別的西非融合音樂風格,並且在去年爭取到文化部的錄音補助,在年底發行了我們創團十年來首張唱片《那些非洲人教我的事》。

 

Q: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江鳥:我目前是嬉班子樂團音樂與舞蹈總監,同時也是詞曲創作者。在嬉班子擔任表演者是一個困難的挑戰,因為團裡編制不會固定角色,我常開玩笑說在舞台上,我們 11 人要做 30 人的工作,舞者沒有跳舞時要分攤樂手或合音、鼓手如果演出需要也要下場跳舞、樂手演奏兩種以上非洲樂器等等。所以團員常常在台上玩大風吹,依照不同歌曲在編制與人員的調度上保有很高的彈性和挑戰。嬉班子團員都非常棒,大家都是風雨當中建立革命情感, 10 年來一起克服很多問題,所以我們才能堅持到現在。

 

Q:發行這張專輯的意義在於?希望能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什麼還想改善的地方?

江鳥:這張專輯是我們成軍十年的階段性的成績單,也是嬉班子在西非音樂中嘗試尋求創作突破的首張作品。在台灣土地生活經驗是養分、音樂演奏是美妙的手段,這張專輯雖然乍看之下讓人以為是整張炒得熱熱鬧鬧的非洲專輯,其實裡面都是我們生活在台灣的感動與紀錄。希望未來更多朋友能透過這張專輯,了解嬉班子用心製作的音樂,能有更多機會到台灣甚至世界各地演出,同時爭取更多音樂平台曝光機會,分享我們的創作。

至於想改善的部分,則是整個錄音過程因為都是唱片製作團隊和嬉班子的第一次嘗試,有許多很棒的點子感覺意猶未盡。非常期待下一張作品能有更多耳目一新的元素帶給大家驚喜,我已經開始發夢了哈哈。

 

Q: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可否分享創作的過程?以及如何把一首歌的樣貌定案的?

江鳥:所有詞曲創作來自於我的生活經驗以及對周遭的觀察,鄉下的生活步調相對都市來說顯得非常放鬆,所以有比較多時間可以放慢腳步思考音樂與土地的關係,以及如何將這些關係用嬉班子做得到的方式連結起來。

西非音樂許多歌曲演奏背景源自於大小節慶時的歌頌、歷史文化的傳承、甚至是排遣勞力時候的無聊。了解動機後再回頭看看我所居住的台灣,其實能夠串連的面向很多:像專輯裏頭的台語創作〈作食人〉、熱鬧的〈出力歌〉節奏底蘊,在非洲當地本來就是農耕時演奏曲目,另外加入大人小孩都會唱的〈白浪滔滔〉創作曲〈討海人〉,則是改編自西非靠海部落有名的捕魚慶典歌曲。這些歌保留西傳統樂曲想表達的精神,改用自己的母語來重新編曲與詮釋,讓十萬公里遠的西非國度與台灣,產生情感的連結,不論是台灣或是西非,都有十分美麗的風土民情與旋律值得被記錄被演唱。

 

Q: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與表演環境呢?

江鳥:我本身是蠻少關注台灣的流行音樂(笑),可能大半時間都是泡在非洲音樂裡,而且也過了追星的年紀,除非非常特別的音樂類型:例如我喜歡陳建年乾淨的音樂風格,巴西瓦里濃烈的古巴風情……等,特別又喜歡的專輯我一定是買唱片表達支持,不然其實現在流行樂的風格都很類似。有時候廣播不經意聽到一些歌,都會分不清楚是誰的歌,感覺所有音樂元素都差別不大,可能所謂流行音樂就是大家要相似才能算是潮流吧。

至於因為景氣越來越差,表演環境不如以前是不爭的事實,要靠音樂工作過日子真的很辛苦。所以嬉班子成軍以來,我要求團員第一件不是把技巧練好而是把日子過好,因為只有日子過的穩,才能放心一起並肩打拼,才能穩穩地走下去。因為任何音樂舞蹈技巧只要肯努力就會獲得,但是餓肚子卻直接影響生活,所以嬉班子樂團不是一開始就是號招業界好手加入,而是一群理念相同並且願意投資自己興趣在嬉班子裏頭的一群好友,平時把自己、工作和家庭打理好,然後大家每周聚在一起賣力練團,就像好酒越陳越香,力量當然也會越來越強。

 

Q: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這次的音樂在土地或社會環境的連結?

江鳥:個人感覺大家對於追求日韓或是歐美的音樂類型趨之若鶩,不少流行歌曲投加入大量的電子音樂編排,雖然時髦的走在流行樂的尖段,卻缺少了那麼一點「人味」,這樣的國際化感覺卻是冰冷沒有溫度的。當然我這樣的說法也不盡然客觀,或許有很多音樂人不是像我講的這樣,這只是就我目前能接觸到的音樂做出感想。

早期嬉班子也一直以能夠成為「台灣最像西非部落演出形式的鼓舞團」目標努力,感覺這也是一種追求像非洲的「國際化」吧……但是就像我在前面所提到關於演出發現的問題,長久在執著像不像、厲不厲害與正不正統的同時,忽視了與土地或社會環境的連結,於是乎「往內求」成為我們轉型成樂團的重要觀念。自從那時候開始我們把腳步放慢,開始搬出我在 2009 年從非洲扛回來、原本以為只能放在櫥窗當展示如 Balafon、Kora 等樂器,跟團員嘗試將音樂旋律帶入原本乾枯的鼓類節奏裡,並帶入自己的創作重新開始。

 

Q:接下來有沒有表演活動行程?進行中和策劃中計畫是

江鳥:在這一波專輯宣傳行程結束後,我們會開始製作全新音樂創作,嬉班子都是靠精彩的現場演出賺得經費來邀請師資培訓、並且累積下一張專輯的製作經費,真心期待有更多的演出機會給嬉班子,讓我們把一場好秀帶給你們。

除此外,樂團的樂手也預計在暑假跟南部的舞蹈教室做一場小小的跨界演出,嘗試更多元的演出方式與磨練。

 

Q: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江鳥:謝謝團員一路以來對我的癡人說夢沒有存疑,大夥才能現在拼出一張專輯出來,不論是舞台上舞台下,我們都有非常好的默契,十年其實剛剛好要精彩,未來繼續大膽做夢吧!

 

Q:最想推薦音樂中的什麼部分?

江鳥:專輯裡頭幾乎所有音樂旋律都是來自當地的傳統樂器,例如 Balafon 琴、Kora 琴、Ngoni 琴等樂器,製造出豐富的音樂層次,呈現濃厚的西非音樂律動,希望收聽專輯嬉班子音樂的朋友都能感受到西非旋律的優美。

Balafon 琴
Kora 琴
Ngoni 琴

 

 

【快問快答】

Q: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江鳥:人情味。

 

Q:如果可以跟一個音樂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江鳥:麥可傑克森。

 

Q: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江鳥:挺重要的。

 

Q: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江鳥:希望能夠把西非和台灣文化作更深入的串聯。

 

Q: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江鳥:生活過得好,樂玩的久。

 

Q: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江鳥:大選前是淡水阿嬤和新港阿嬤,最近是聊通告到底能怎麼跑,尾牙場怎麼還沒人找。

 

Q: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江鳥:多一些音樂製作人能聽到並且給予意見。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江鳥:伍佰,〈出力歌〉。

 

Q: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江鳥:陳昇豬頭皮

 

Q: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江鳥:《一首 Punk 歌救地球 》(Fish Story),〈出力歌〉,感覺很搭。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江鳥:巴西瓦里的《老老車》專輯,因為風格很喜歡。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江鳥:StayCool ,因為音樂風格喜歡。

 

Q: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江鳥:堅持久了久是你的。

 

Q: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江鳥:林懷民,藝術用企業方式來經營這一點非常認同。

 

Q: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江鳥:都歡迎指教。

 

Q: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江鳥:非洲大師級樂手在非洲自己的家鄉開的工作坊。

 

Q: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江鳥:好好過日子。

 

Q: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江鳥:想學一些基礎的錄音技術與知識,方便未來創作用。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