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的節拍與音符 ─ MassMan《A Trip Into The Rabbit Hole》

《A Trip Into The Rabbit Hole》
《A Trip Into The Rabbit Hole》

在能夠完美詮釋樂團的特色之前,談在地/國際化我覺得算是相當不切實際的。MassMan 的歌曲比起土地或是社會,跟團員們生活的連結相對下強烈許多。

 

關於 MassMan X 《A Trip Into The Rabbit Hole》

李宗儒:吉他
來宥丞:鼓
徐煒寧:吉他
鍾佳豪:Bass

Q:請用 15 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李:行銷實力有限,嚴重滯銷中。
來:素材新鮮但缺乏調和的醬汁、以至於整體性有點低落的一道沙拉。講完自己發現根本是李嚴的龍蝦。
徐:初試啼聲,不一定悅耳但蠻有活力的。
鍾:力有餘而心不足的青春少年兄。

 

Q: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來:沒有,我們算是一個無趣的樂團。
李:發現漢堡王離錄音室很近。
徐:一邊當兵一邊錄音好累,錄完還要回去晚點名。
鍾:嗯,很累。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來:我們的設計師是陳則安,曾任職於 manual-B,現在是 3D 列印品牌 FLUX 的視覺設計。我個人覺得他是一個美感敏銳、有幽默感而且個性蠻好的人。他說他不想解釋太多,所以我們也不太明白視覺設計跟音樂之間的關聯。有時候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我們音樂上下段落之間的關聯。
李:老實說,這些歌究竟除了音符與節拍之外,要表達的東西是什麼我也還真的不太明白。
徐:唯一的關聯大概都是抽象主義或超現實主義,想怎麼詮釋就怎麼詮釋。
鍾:3.5磁片?

 

Q: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李:〈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送給廖鵬傑,因為你在這首歌寫完之後就消失了。

來:〈Intertidal〉送給饒舌歌手熊仔,少了他這首歌變得有多麼乏味。

徐:〈Cloudburst〉送給生活被各種死線炸得一塌糊塗的人。

鍾:〈Basalt〉送給喜歡蹦蹦蹦、蹦蹦蹦的台下點頭觀眾。

 

Q: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李:〈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最後面的編排意外地還蠻爆炸性的。
來:〈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算是大家都絞盡腦汁的一品,最後的虛脫感反映了我們真實的創作狀態。
徐:〈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寫最久、最後一首完成、我自己認為編曲上最有趣的一首,作為歷時四年 Alice 系列的收尾恰如其分。
鍾:〈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在錄音時才真正完成的……吧!

 

Q: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李:擔任打槍跟被打槍的角色比例約六比四,對於這點感到相當自責。
來:音樂創作上我光說不做居多,而且東西編下去還經常會想改,所以在樂團中擔任懺悔者與告解者的角色。
徐:擔任被李宗儒跟他的 Gibson 霸凌的角色,主要的任務是表演時叫李宗儒把 Gain 轉小一點,讓我至少能聽得到自己在彈什麼。
鍾:默默耕耘。

 

Q:發行這張專輯的意義在於?希望能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什麼還想改善的地方?

李:徐煒甯要出國了。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全數銷售完畢。希望自己可以彈得更好,也希望可以用更抽離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彈奏與編曲,才能看清歌曲在沒有偏心的情況下到底算是好還是不好。
來:整理大學時寫的歌,留作紀念。希望可以受到喜歡樂團、音樂人的好評價或賞識。還可以錄得更好、編曲可以更有律動、混音可以有更多巧思。
徐:MassMan 四人時期的一個總結,希望能讓多一點人聽到,得到多一點回饋。覺得接觸的音樂類型太少,樂理素養太低;希望能更有系統地理解音樂以及補充創作的靈感。
鍾:以上皆是。

 

Q: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

李:洗澡的時候。
來:對於過去創作的不甘以及對於喜歡音樂的解構與辯證。
徐:練團 Jam 的時候。
鍾:搭公車的時候。

 

Q: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呢?

李:或多或少有種無法走出西方或是日本窠臼的感覺,而在這既定的架構中又做得不夠精細。在我看來,台灣的音樂祭有些叫座不叫好的氣氛。
來:台灣的樂團實力普遍偏弱,不過大家感覺還是一團和氣的,有點無聊。台灣音樂祭感覺就聯誼功用居多。不過這當中還是會有一些你很欣賞的音樂人,會想跟他們混在一起,大家都這樣想就形成上述的狀況。話說回來,比起寫好自己的歌,台灣的音樂生態或音樂祭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徐:有趣的東西蠻少的,曲風和編制相較之下很少突破。對音樂祭不熟,感覺像是各圈子自己的聯誼吧?
鍾:沒什麼想法,做好自己就好。

 

Q: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什麼連結嗎?

李:在我自己能夠完美詮釋樂團的特色之前,談在地/國際化我覺得算是相當不切實際的。MassMan 的歌曲比起土地或是社會,跟團員們生活的連結相對下強烈許多。
來:我也覺得先變強再談這些,琢磨自己的心意、技術以及律動反映出的東西是最真實的。我們的音樂跟土地或社會環境沒有什麼連結。因為沒有歌詞,從發想到歌名都是比較空想的東西。寫到這裡感覺多少可以體會則安的設計概念。
徐:每個樂團創作的心境都不一樣,我只想創作自己有興趣的音樂,而非刻意連結特定的概念。
鍾:沒什麼想法,做好自己就好。

 

Q:接下來有沒有相關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是?

李:暫時沒有接下來的表演。下一波計畫是以三人樂團形式發行 EP,預計在我或阿來入伍前生出來。
來:寫歌、錄音、畢業。
徐:拿到 PhD。
鍾:拿到 PhD, too。

 

Q: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李:早睡早起,準時如廁,規律的生活是健康的身體所不可或缺的。
來:煩ㄟ為什麼你們都一副可以準時畢業的樣子。
徐:準時畢業是什麼?你們有聽過博七嗎。
鍾:練團不要太早到。

 

Q:請用一句話推薦這次的音樂。

李: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來:其實沒有很好聽,也有點粗糙,但我覺得還算特別,也蠻有 soul 的。
徐:讚讚讚。
鍾:小鮮肉。

 

【快問快答】

Q: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來:對點有中的爽感。
李:可以多少混過一些時間。
徐:脫離常規生活的無趣。
鍾:喘息。

 

Q:如果可以跟一個音樂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來:竹林七賢阮籍

李:Action Bronson

徐:Murderface of Metalocalypse

鍾:街頭藝人。

Q: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來:比電動重要一點。
李:比念書重要一點。
徐:比睡覺重要一點。
鍾:睡覺跟念書都比較重要。

 

Q: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來:鬆鬆的態度寫緊緊的歌,保持實驗精神。
李:盡量。
徐:whatever。
鍾:身心愉快。

 

Q: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來:尿尿的時候想 riff。
李:洗澡時想歌曲進行,練團時想如何準備 presentation。
徐:練團的時候想 riff。
鍾:練團室,實驗室。

 

Q: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來:NBA、勇士隊、KOBE。
李:我拔了智齒。
徐:時代廣場跨年要憋尿十二小時看不到舞台不能坐在地上還被威脅會有 ISIS,但我還是去了。
鍾:林智勝要去哪一隊。

 

Q: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來:王若琳,感覺我們的 nerd ㄎㄧㄤ會打中她。
李:Death Grips 任一人。
徐:沒想過。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來:希望通感症患者(那些聲稱自己可以看見聲音的顏色的人)可以把我們的音樂用繪畫表現出來,哪首歌都可。
李:Napalm Death〈Escape from the Rabbit Hole〉。
徐:Justin Bieber,哪首都可。

 

Q: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來:Cornelius,希望他教導我們如何把複雜的東西編的有層次又有 groove。
李:Slint,告訴我們音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Q: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來:今敏的盜夢偵探,裡面有很多不合常理的視角跟場景還有角色跟我們的音樂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李:劇場版機動戰士 GUNDAM00 -A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
鍾:EVA,因為使徒來了。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來:Ovum 的《Ascension》,旋律情感豐富而不氾濫、節奏特別但不會太生硬,是我最喜歡的 instrumental rock album。
李:John ColtraneGiant Steps》,因為經典。
鍾:MassMan 同名 ep, 因為滯銷。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來:台中的眼球殺手,因為他們是台灣最帥的樂團。(李:這是在你加入 BHD 之後才會這麼覺得吧……)
李:Heaven in her arms,最催淚最灑狗血的 screamo 團。

 

Q: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來:Peak 大家都有根本不稀奇,真正研究光譜裡面 broad band 一堆狗屎才會發 Nature 好不好!(這句話出自 BHD 的吉他兼合成器手大酷)
李:早日康復。

 

Q: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來:Zazen boys 的編曲方式告訴我們只要點對準,歌寫的歪七扭八還是可以很帥。這很勵志。
李:Pantera,riff 才是歌曲的關鍵,而不是其他附加性的副產物。
鍾:康熙來了,吃晚餐或宵夜的時候,沒有了怎麼辦。

 

Q: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來:是好東西但沒有存在的必要,大概跟漢堡裡的培根一樣。
李:台灣樂評盡說些好話。
鍾:虛心接受。

 

Q: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來:十月初的時候去了日本看 Spangle Call Lilli Line & Ogre You Asshole 的 two man show 大受感動,後者一月中要來台灣巡迴,精彩可期。
李:City Jive。

 

Q: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來:打電動、看漫畫。
李:玩世紀帝國、看漫畫、寫 leetcode。
鍾:看綜藝節目。

 

Q: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來:Bass,因為我覺得我可能可以彈得比我打鼓還好。
李:學寫前。

標籤 Hot MassMan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