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音樂大不易,探討近年休團與復出現象

2015 年,微光群島(前身為「甜梅號」)正式解散、回聲樂團宣布休團,而近年來也有不少資歷匪淺的樂團,像是 Tizzy Bac、啾吉惦惦、熊寶貝、棉花糖、薄荷葉、週休八日、Double 2……等相繼公布停止(暫停)活動的消息;甚至有些人並未公開說明,而選擇默默淡出音樂圈。這些或明或暗的消息相繼釋出後,震驚的不只是他們的樂迷,也讓更多人開始討論此現象的產生與延續。

12370894_10153222619922967_4367598993633652094_o

「休團」和「解散」只是人們對於未知事件的一種定義與形容,有人離開、相對也終將有人回歸,Blow 吹音樂特別採訪到洛客班主唱王爺(王斯禹)和 Legacy 總監舌哥(陳彥豪),請他們聊聊對於休團與復出現象之觀察;並訪問了五組曾經休息了一段時間、近年重新啟動的樂團,分別是四分衛、洛客班、不是桃樂絲落日飛車雀斑,到底他們為什麼停止樂團的活動?又為什麼重新啟動?目前重聚的狀況是暫時性的、還是會繼續走下去呢?

 

年輕樂團存活率低落 VS 資深樂團的解散與休團

大環境是否真的會影響樂團的存亡?王爺與舌哥都認為,雖然沒有直接性的關聯,但是從經濟環境、產業的社會定位與其他不可抗因素(例如政策)等面向綜合觀察後,得以發現這些都是息息相關的。

一是年輕樂團的存活率降低,二是資深樂團的解散與休團,從這兩個面向著眼看整個音樂產業的變化,王爺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在於現今社會的平均收入與物價水平之比例越來越歪斜,年輕人光是養活自己就相當困難,遑論將心力放在音樂上。「當無法靠音樂生存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常態時,我們的音樂環境、市場和競爭力都會漸漸走下坡,非常令人憂心。」

資深樂團的休團現象與經濟壓力關係較小,反倒偏重於團員彼此間的溝通,以及問題的累積和消化是否順利。四分衛表示,當初會休團,正是因為樂團核心人物虎神和阿山吵架;雀斑的情況也差不多,關於解散,斑斑似乎不想多談,只表示當時因為發專輯、活動很多,自己覺得應該要趁機往前衝,但有些人想休息,最後沒有共識只好先維持現況不動,就沒有再繼續了。

王爺
洛客班樂團主唱王爺(王斯禹),目前致力於幕後音樂製作;另與朋友組了凍頂樂團,2014 年發行專輯《下面更精彩》,2015 年 2 月於淨化音樂節結束後宣布暫別舞台。

相較於王爺對音樂產業環境的憂心,舌哥反倒從另一個角度提出看法。網路發達、 資源取得便利,這些發展都有助於音樂人提升自我能力;加上社群網站的盛行,以及製作音樂與影像的門檻降低,自我經營和行銷相對容易;此外,錄音補助的門檻逐漸降低、募資平台興起,這些都是近年來才逐步發展出來的資源。與過去十幾二十年前相比,現在的年輕人其實擁有更多機會。

「大環境的改變當然對樂團有所影響,但其實正面的影響不比負面的少。我寧願相信一個樂團的解散和休團,是因為他們各自面臨到人生抉擇或在相處溝通上出問題,而不是因為無法在大環境中生存。」提到老團的復出現象,舌哥表示,或許是因為市場性比以前更好,大家紛紛覺得現在出來更有機會能有一番作為,因此躍躍欲試、重出江湖。

unnamed-6
Legacy 總監陳彥豪(Arthur),人稱舌哥、阿舌老師。

 

休團不等於離開音樂,反倒走出更寬廣的路

休團與解散當然不一樣!休息,意味著未來的某一刻有重聚的可能;解散,等於一切歸零,過往的美好只存在於回憶。除了四分衛與雀斑,同樣在 2015 年復出的落日飛車、不是桃樂絲和洛客班,當初又是因為什麼理由而休團這麼久呢?

落日飛車的主唱兼吉他手國國:「我們其實沒有正式宣布休團,只是當初發完專輯後,大家有種『我們這個團玩了一兩年,有個作品,就先這樣吧』的感覺,加上錄專輯這段『定型』的過程花費了很多心血,反而跟原本想要很敢玩、隨時轉換樂風的想法有些不同,因此大家便開始分頭做自己的事,讀書的讀書,而 Kevin 就找了我、Jon 和尊龍一起玩 Forests 森林。其實中間也有練團寫歌和表演,但可能沒什麼動能吧,就一直這樣到現在。」

不是桃樂絲的吉他手小仲:「我不覺得我們有休團,只是可能沒有運作。2009年發完單曲後,到2015年才又出現,中間主唱小夫出國working holiday了,鼓手生小孩、貝斯手結婚、我跑去彈凍頂樂團;我們三個還是會出來玩、jam,只是沒有演出而已。當時林正如老師還介紹詹宇庭來唱我們團,不過玩了一陣子她可能覺得我們沒什麼積極動作,後來就去Hello Nico了。」

不是桃樂絲
「不是桃樂絲」前身為曾在 2004 年貢寮海洋音樂祭打進決賽的「綠野仙蹤」,歷經休團與團員更替後,2015年重新出發,並推出首張專輯《三十四十.停電通知》。

洛客班在2004年由主流公司發片後,通告活動相當密集,幾乎沒有休息,團員們逐漸感到體力與精神疲乏,後期則以練團寫歌居多,鮮少表演。2007~2008年間,大家開始有不同的計劃(王爺開了當道音樂、吉他手欽聖去Berkeley學木吉他、鼓手米奇在東區開了iMusic音樂教室),所以樂團就真正停擺了。

 

復出關鍵字:契機

雀斑解散後,靈魂人物斑斑和森林組了 BOYZ & GIRL,後來去了北京;2013 年從北京回台灣。當初的意見相左並沒有在團員間造成隔閡,因此在 2014 年接到海洋音樂祭 15 周年的演出邀約時,大家都表示贊成。雖然最後並沒有在海祭表演(主辦方出了一些狀況),卻也因為這個開始而陸陸續續接了一些活動,持續練團寫新歌。

斑斑
獨立音樂人斑斑(林以樂)不只是雀斑樂團的主唱,她個人的音樂特別企劃 skip skip ben ben 日前也已發行新專輯《鏡中鏡 Mirror in Mirror》。

落日飛車復出的契機應該算是參加了 2014 年的 revolver 周年慶演出,當時的陣容與現在差不多。後來國國開始處理兵役問題,確定不用當兵也是復出的關鍵原因之一;加上他因為與張懸合作而認識了鼓手浩嘉,而自己也開始想寫寫東西,飛車就這麼發動了。

不是桃樂絲秉持著一貫的步調玩音樂,小夫出國後,其他人依然沒有離開音樂,偶爾練個團、表演一場,不過那段時間也是大家家庭最忙的時候,因此沒有特別想在音樂上往前衝刺。小仲表示:「我們從 2009 年左右就想要做專輯,然後做了四、五年,到 2015 年做完,發片,然後就復出了。」

四分衛則是因為 2013 年阿山接到一個罕見疾病父親的紀錄片《一首搖滾上月球》詢問,需要一支樂團,趁著這個機會阿山就打電話找了虎神,就從那一次的合作再開始繼續往下走。「隨著紀錄片上映,從協助這群『罕爸』中我們也學到很多東西。看到很多人的情況更覺得自己應該要努力,也要更珍惜身邊的事物。」虎神說。

洛客班由於和河岸留言關係密切,因此在河岸周年慶時回去唱了一場表演,王爺表示:「這也算是一種重聚,不過我們並沒有聊到真正復出的事。我有自己的錄音室,錄音功力也比以前更好,要好好地把一首歌做出來其實並不難,但大家有沒有在那個情緒當中、有沒有想要做?這些都可以再討論,不過現階段看來是沒有這個打算。」

四分衛
四分衛成立於 1995 年,多次入圍金曲獎;2009 年主唱阿山離團,樂團暫停活動;2012 年 3 月重新復出。

 

【採訪幕後花絮】

Blow哪些樂團的休團/解散讓你感到錯愕?哪些在預料之中?

小仲(不是桃樂絲):回聲宣布休團,我覺得是在預料之中的事。如果都不休息一定會累的,像四分衛之前也休息很久,我覺得都正常,畢竟團不是個人,而是集體意見的總和,當大家的意見沒辦法達到一致性時,休息一下不是壞事。

浩嘉(落日飛車):最不意外的應該是熊寶貝。其實很多樂團要休息也不會特別跟大家說,但我覺得任何原因都很合理。

斑斑:閃閃閃閃、落日飛車,我都覺得還滿預料之中的。

Blow:今年復出的樂團中,有特別喜歡或讓你感到開心的嗎?

小仲:輕鬆玩,他們現在做這些事情我覺得滿酷的!還有四分衛,當初看到他們回來真的是熱淚盈眶,很替他們感到高興。

國國(落日飛車):傷心欲絕和透明雜誌。他們當時似乎沒說要正式休團,而是玩到一個階段,大家就去過一過自己的生活;然後時候到了,或是有一些新的想法,就覺得好像可以回來再玩玩看,很自然,超好的。另外還有仙樂隊,但不知道是不是正式復出;以及前陣子在小地方表演的 Sloth Machine(Sloth Scamper),酪啃從法國回台,所以又繼續表演,覺得很好。

浩嘉:最近刺客將在一月中旬舉辦「80 金屬搖滾歡樂趴」,雖然是一夜限定而已應該不算復出,但好朋友聚一聚我覺得蠻好的。我比較期待 Tizzy Bac 重新回復運轉。無論如何,樂團經過解散或休息後再度結合,某方面而言都是在尋找一些新的刺激,畢竟有時候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就會變成一個慣性消耗。

斑斑:傷心欲絕。我覺得台灣的龐克、龐克場景已經變成是歷史,現在新團很多但龐克很少,我覺得傷心欲絕就是龐克團中,最能夠凝聚大家的一個團。他們可以聚集很多年輕人,讓大家更喜歡龐克,喜歡來玩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