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創作宇宙裡低調跳舞 ─ 奇哥 X 陳惠婷

想要做出流行的電子舞曲卻還是走成了冷冽風格,然而對於樂迷的耳朵來說,這一點都不意外。文字與旋律從她的血液中緩緩飄升,一種難以捉摸的簡單模樣,這就是陳惠婷 

_CCC3222

音樂基因決定一切

奇:聊一下第二張個人專輯《成人世界》的創作契機吧!

惠:之前在第一張個人專輯時,會把自己想做的、會做的通通丟進去,風格比較雜,後來發現自己其實更想在電子音樂上專精,好像也滿適合的。

奇:對對對,宅宅的。那在 Tizzy Bac 之後,除了發行個人專輯之外,在創作上有什麼改變?

惠:想要創作的東西不一樣了。像第一張還會有樂團的影子,但這張我就立志要離 Tizzy Bac 越遠越好。團員也是建議說,團就是團的風格,個人妳就真的去做想做的,嘻哈、或是超流行,都可以。所以我就想做一個超流行的東西,但是呢,因為我人就是這樣啊,以為已經夠流行了,最後做出來還是不流行。我個人的血液會把它稀釋掉。

奇:我覺得如果真的要走流行,直接就唱跳,EDM。

惠:我這次有試一點 EDM,但做出來還是屬於比較冷冽的電子。應該就是血液的關係吧。

_CCC3231

神秘力量主導 創作就是「下載」

奇:專輯的概念怎麼設定出來的?

惠:我通常都是音樂做完,再來找到底想要講什麼。因為我會規定自己某一段時間就是寫歌期,那段時間我在想什麼、看什麼,都會投射在歌裡面。對於創作我有一個迷信,就是冥冥之中會有一個什麼,是透過我寫出來的。

奇:就像 magic,可以下載那樣。

惠:對啊,像我正在寫歌詞時,其實是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都是寫完之後再讀,才知道原來我是要說什麼。非常直覺、很像起乩的感覺。而且我不修歌,我是弄出來的東西如果不夠好就不用,不會說先寫出來再慢慢琢磨。

奇:所以這張很有趣耶,是在一種「下載」的狀態下完成的。就是說東西都已經有了,只是透過妳這個媒材 Download 下來這樣,很順。

惠:我的創作就是這個狀態,因為我寫歌很快,melody 一天、詞一天。寫完就寫完了,能不能用是另外一回事。比方像這張我可能兩個月寫了三十幾首歌,再從裡面去挑可以用的。

奇:有點像海選,自己海選自己,三十幾首真的滿多!

惠:可是不一定都好呀!

奇:很密集的創作狀態,有點像發爐的感覺。

惠:就是把自己當工人、當生產線、寫歌工人。我是可以一直寫啦,但製作人就說夠了夠了。

_CCC3274

做音樂是天命 開店的人說話大聲

奇:妳都沒有離開過音樂這條路?沒有做過其他工作?

惠:沒有耶, 就是運氣好,畢業以後剛好接上去,靠表演、做音樂就可以生活。不過中間一度想說這樣到底夠不夠?也想說是不是要去做朝九晚五的工作,可是後來想想,我好像只會做這個耶,不然我真的都已經跑去跟人家應徵了。

奇:所以做音樂應該算是妳的舒適圈?

惠:對,講好聽一點是天命啦,就做音樂還是最有把握,而且最覺得有意義。

奇:會想做什麼副業嗎?

惠:我有一陣子想開咖啡蛋糕店,還跟我妹去學做蛋糕跟麵包,可是後來覺得開店風險很大,就沒有再繼續了。總覺得開店的人講話好像比較大聲,自己可以有一個自己的店呀!

奇:那為什麼是咖啡店?

惠:感覺比較適合我們做音樂的,也可以辦個表演啊、展覽啊!但還是不敢啦,賠了怎麼辦,又不是很有錢。

音樂修行的女俠客

奇:妳的生活聽起來都圍繞著音樂。

惠:對啊,超無聊的。我做任何事都是為了做音樂,比方我看書看電影,都是為了養分,運動是為了表演、肺活量,學樂器、學唱歌,全部都是為了音樂。

奇:我覺得很專注耶!像修行一樣。妳在古代就是一個俠客來著,練劍十年那種。而且從來沒停過,幾乎每年,不管樂團或個人,都會發一個作品。

惠:不然我不知道要做什麼事欸,很無聊。不做音樂,每天要幹嘛?睡覺嗎?沒有別的事好做啊!

 

整理|洪瑋伶 攝影|Cheng Chen

資料提供:LET’S MUSIC 音樂誌 12 月號

關於陳惠婷的音樂

更多 LET’S MUSIC 音樂誌

標籤 奇哥 陳惠婷

作者

LET’S MUSIC 音樂誌

LET’S MUSIC 音樂誌

【Let’s Music 音樂誌】 華人世界唯一品牌 所有音樂相關的大小事,都是我們關心的議題,將音樂依主題做深入淺出的趣味包裝,增添閱讀的樂趣;另外還有現場直擊,讓音樂透過文字重回現場,感受音樂的魅力,而每月嚴選專輯與單曲,分享聆聽好音樂的方法;同時音樂相關的出版、電影、舞台劇、表演藝術等,我們更不會遺漏,一起欣賞音樂的多元展現。 讓喜愛音樂的讀者,「聽懂音樂」、「看懂表演」,音樂除了是娛樂,更可以是一種生活態度。了解音樂世界,也用音樂看世界,就是我們存在的目的。